【攝影報導】汽車美容師易志昇 浪子回頭逆轉人生

記者 徐郁惇/ 採訪報導

許多人會將愛車送往保養廠定期檢查、美容,使得近年汽車相關產業逐漸蓬勃發展。亞太區汽車美容培訓協會在2021年成立,擔任理事長的易志昇其實在21歲以前,都過著渾渾噩噩混幫派的日子。

亞太區汽車美容培訓協會理事長易志昇,致力於傳承汽車美容的技術。攝影/徐郁惇

年少輕狂的易志昇,在高中畢業後加入竹聯幫。直到21歲時,兄弟們找易志昇一起去尋仇,但他卻因為有事而無法到場,後來易志昇才得知,兄弟們下手太重,將仇人打到重傷而鋃鐺入獄。易志昇頓悟:「幹這一行三餐不穩定,甚至有可能會因此失去自由,所以要找一個正當的工作來做。」

易志昇年少時曾誤入歧途,左手小指留下當年受傷後的痕跡。攝影/徐郁惇

透過當兵時同梯的學長介紹,易志昇開始在大賣場的汽車美容廠工作,當時只想著「混口飯吃」,沒想到越做越有興趣,因此他開始會自行透過網路、書籍學習汽車美容相關知識。但直到某次活動中,遭到名車的車主喝斥、瞧不起,才讓易志昇發現自己的不足。

引進日本技術 展現職人精神

易志昇說:「在認知到自己的不足後,我認為臺灣的技術仍然不夠純熟,因此開始引進日本的商品、工法。」使用了日本產品後,易志昇發現還是有許多如研磨、拋光的技術層面問題無法解決,因此多次地前往日本尋找答案,雖然不會說日語,也遭到許多日本汽車美容職人拒絕,但易志昇從未想過放棄。

易志昇前往日本學藝的經歷雖屢屢碰壁,但他靠著不放棄的精神,成功學到各種技術。攝影/徐郁惇

憑藉著不放棄的精神,易志昇自學日語,並且持續前往日本求技,日本研磨大師金子幸嗣社長被易志昇的堅持感動,除了教導易志昇汽車美容相關知識外,也讓易志昇成為臺灣的產品代理,讓兩國的汽車美容業得以交流。

創立協會 推廣技術

易志昇除了遠赴日本拜師學技外,同時考取了日本研磨協會技能研磨士最高一級證書,並參加由日本研磨協會舉辦的技術講習,獲得研磨技術講師認可證書。2021年更創立亞太區汽車美容協會,並且在高職授課,將技術傳承下去。

易志昇順利考取日本研磨協會所頒發的技術認證證書。攝影/徐郁惇

談起亞太區汽車美容協會,易志昇表示:「雖然許多人會有汽車美容廠環境髒亂,或是『黑手』的刻板印象,甚至會有年輕人不學的斷層點,但這就是創立協會、改變大環境的重要性。」亞太區汽車美容協會常務理事鄭承恩也說:「目前協會以汽車美容行業職業化為目標,並且從學校開始推廣,設立執照制度,三級可以從事汽車美容行業,二級擔任技師,一級則是當老師。」

易志昇(中)希望改變一般人對汽車美容的刻板印象,並將技術傳承給年輕一輩的學徒。攝影/徐郁惇

保持熱情 擇善固執

汽車美容的步驟繁雜,首先要貼上膠帶,經過研磨、拋光技術後,再透過洗車、色澤測試儀和細紋檢測儀細看才大功告成。完成一輛車的美容,往往要耗時數十個小時,甚至需要花上一至兩天的時間。近年有許多汽車美容廠如雨後春筍般冒出,但易志昇笑說:「開得多,收得多!我們這行太枯燥乏味了,如果沒有熱情和耐心真的會做不下去。」

易志昇示範汽車美容步驟,貼上膠帶後塗上拋劑。攝影/徐郁惇
易志昇使用日本引進的拋劑、海綿等產品,示範研磨、拋光的技巧。攝影/徐郁惇
最後再用細紋檢測儀細觀察是否有疏漏的地方。攝影/徐郁惇

不僅引進日本技術,易志昇也會購買許多昂貴設備,只為了讓客人滿意。對於易志昇的熱情及遠赴日本拜師學技的擇善固執,易志昇開設的汽車美容廠員工賴延琮認為:「我想追求品質、精緻的感覺,包括自我提升,在老闆的堅持下看得到我想要的東西。」

易志昇使用較昂貴的乾冰清潔機,有別於以往清洗引擎時的黏膩感。攝影/徐郁惇
員工賴延琮(左)看見易志昇(右)對品質的堅持,工作時絲毫不馬虎。攝影/徐郁惇

回首目前人生軌跡,易志昇認為:「我很感謝我生命中貴人很多,雖然曾經誤入歧途,但回到正軌後都有很多貴人幫助我,讓我一路順遂,甚至創立協會。」易志昇之後也會致力在創辦比賽、基層推廣當中,讓臺灣的汽車美容業更加蓬勃發展。

 

延伸閱讀:

【攝影報導】從工地綻放出的水泥花 鄭志鴻翻轉泥作新價值

【攝影報導】細心灌溉毫芒藝術 進入陳逢顯的微小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