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需求供不應求 外籍黑工成隱憂

記者 李筠、楊婷羽、簡少琪/採訪報導

台灣日益嚴重的高齡化問題導致對看護需求增加,但台籍照服員因數量稀少,便開放大量的外籍看護以補足台灣對看護的需求,面對品質參差不齊的外籍看護,雇主經常面臨到部分外籍看護有逃逸、偷竊、偷懶等不良的問題,無人照顧老人的情況下雇主只好尋求未經訓練的看護應急,或者又因等待不到合法外籍看護,便直接雇用「黑工看護」,這些未經正確管道來台的外籍勞工成為台灣長照的隱憂。

台灣外籍看護幾乎年年增加。資料來源/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製圖/李筠

外籍看護為何會失聯

根據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的統計資料可以明顯看出,台灣民眾對看護的需求逐年遞增,除了民國109年因受新冠疫情影響,限制出入境,暫時停止引進外籍看護,數量才暫時降低。但台灣對外籍看護的需求卻沒有因疫情的影響而減少,反而透過這次疫情,可以了解到台灣對外籍看護需求有多麼龐大。

疫情限制外籍看護來台,影響許多需要外籍看護的家庭,許多家庭面對無人照顧老年人的窘境,於是只能自行照顧家人,除了無法上班之外,也導致生活品質受到影響。原本經常就發生許多外籍看護因不明原因逃逸相關案例,如今因疫情影響下更加雪上加霜,面對部分外籍看護逃跑、偷懶等狀況,究竟外籍看護失聯時該怎麼辦,好不容易有來台工作機會的外籍移工們,為何又為何會選擇逃逸呢?

薪資低還遭扣留 

外籍看護失聯的原因有許多種,其中阿雪(化名)便是因為受到原雇主不公平的對待及想獲取更高的薪資,而逃跑至別的場所工作。兩年前從越南離開來到台灣工作的阿雪,家中欠債所以有急用錢的需求,雇主卻經常以事情做不好為由,扣留阿雪的薪水,還時常對阿雪冷言相向,讓阿雪覺得不被尊重。忍無可忍的阿雪最後只好逃跑至工業區當作業員,阿雪透露,「當作業員比看護輕鬆,除了有冷氣吹,還能有固定上下班時間,雖然不合法但可以賺更多錢,所以才不想繼續做看護的工作。」

像阿雪這樣想找個薪水更高的工作而選擇逃逸的案例不在少數,長期關注老人照護的天下為公基金會祕書長王冠今表示,希望政府能更注重外籍看護的權益,別因為是非本國人,就忽視勞工應有的權益,同時,外籍看護也可以向原申請的仲介公司及相關單位尋求協助,不需要一再忍受雇主不合理的要求,因為擅自離開工作崗位,淪為非法勞工,若是被取締,恐將永遠無法再來台工作。

台灣失聯外籍看護人數統計表,前三名國家依序為:印尼、越南及菲律賓。資料來源/內政部移民署、製圖/李筠。

一人身兼多職 薪資卻沒調整

23歲來自印尼的桑妮,為了撫養六個妹妹,她兩年前離開故鄉,飄洋過海來台,便是希望能讓妹妹們讀書並且改善生活品質。她跟親戚借了一大筆錢的金額,經過特別訓練及繁雜手續後,終於順利來台工作。但她實際到台灣後才發現,擔任看護這項工作,並沒有像親戚說得如此好。

來到異鄉工作的桑妮,除了需克服語言障礙及水土不服的問題外,還須面對越來越繁重的工作內容。原本合約中所註明工作內容為照顧一位中風的老先生,但久而久之,桑妮還要身兼雇主家中的傭人及保母,除了原本合約中需完成的工作內容外,她還須幫忙照顧雇主的小孩,洗衣、煮飯、採買生活用品這些也都成了她的工作範圍。

儘管做的工作變多了,但桑妮的薪水依然只有基本薪資台幣1萬7000元,桑妮形容自己好像是一名奴隸,為雇主家做牛做馬,她時常覺得自己好像被騙來台灣工作,好幾次都有逃跑去其他地方工作的念頭,但是為了能夠撫養年幼的妹妹,她選擇咬緊牙關繼續苦撐。因為仲介曾告訴過她,若是逃跑當黑工的話,將無法享有任何的權益保障,沒拿到薪水也將求助無門。

對此,外勞仲介所經理駱志毅表示,現今通訊軟體溝通方便,若外籍看護遇到任何疑問或是不合理的地方,都可直接與原仲介公司聯絡,請仲介公司處理。但他特別提醒,切莫尋求不合法的仲介公司,除了會有被詐騙的可能,遇到狀況時,非法的仲介公司也不會幫外籍看護解決問題,因此慎選合法且可被信任的仲介公司相當重要。

桑妮身兼多職,平常除了需要照顧中風的老先生,還須做許多家事。攝影/楊婷羽
桑妮的工作內容包山包海,從日常生活的洗衣、煮飯到與照顧年老生病的阿公都是她的工作範圍。攝影/楊婷羽

非法雇用外籍勞工 政府裁罰應加

在社會新聞中時常可看見外籍勞工失聯事件,但由於政府無法確認這些移工是否真的「逃跑」,於是採用特定「失聯移工」名詞來指稱。根據就業服務法第56條規定,當受僱用的外國人「連續3工作日曠職」,就可將其視為這3日都是「失聯」的狀態。

外勞仲介所副理戴秀玲表示,說到逃跑,一般民眾經常認為可能跟外籍勞工偷竊、僱主虐待外籍勞工等負面情形有關。但實際上,外籍勞工會失聯,絕大部分是被非法仲介吸引聘用,對他們而言,雖然說能獲取較高的薪資,但實質上一點工作保障也沒有,還會對原仲介及僱主造成很大的困擾。

外籍勞工逃跑,表面上擺脫掉原僱主的管制與仲介的抽成,但在非法仲介地下工作,實則沒有合法安全的工作待遇和環境。非法仲介將外籍勞工集中管理並收取住宿費,生活環境惡劣且髒亂,工作也多是短期黑工,若有薪資問題,外籍勞工也無政府機關等公權力管道能申訴,勞工們長期入不敷出,欠債成了非法仲介控制他們的理由。

最終若被政府查出是「失聯移工」,不只罰鍰還會被遣返回國且依規定不得再來台工作,不只如此,這也犯下刑法中第294條「違背義務之遺棄罪」,依法可處6個月以上5年以下有期徒刑。對此,戴秀玲也說,若政府能加重對經營非法仲介公司及外籍勞工非法行為的罰鍰並嚴格稽查,或許是解決黑工問題最根本的方法。

外籍看護若受到雇主不合理的對待可向合法仲介所諮詢。攝影/簡少琪

疫情下外籍看護人手短缺  導致黑工增

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統計顯示,台灣的社福移工以印尼籍為最多約19.2萬人,占總人數的76%,國內使用外籍看護工的25萬個家庭中,有19萬是引進印尼移工協助照護工作。

截至2020年底,台灣的社服移工仍以印尼籍的最多,占總人數的76%。資料來源/勞動部勞力發展署、製圖/洪勝鴻

因全球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影響,自2020年12月18日起,疫情指揮中心宣布將持續暫停引進印尼籍移工,隨著管制措施加嚴,國內已出現搶工、缺工等問題。此時僱主若想聘用外籍看護,需要等待以往更長的時間,也可能需要支付更高額的費用,引進的人力供給驟減,就業市場需求增加,造成市場需求大於供給時,就容易產生移工逃逸問題。

其中最直接且巨大的影響就是合法勞工被吸引到非法市場就業的現象。外勞仲介所經理駱志毅表示,現階段長照缺口不斷擴大,目前只能國內相互轉移勞工,這樣的供不應求也導致不少黑工增加,非法仲介藉著疫情招攬更多僱主的生意,利用走偏門的方式安排更多便宜且低薪勞工。

此時,外籍勞工可能私下被違法二次僱用,形成一人兼兩份工作,或是超時工作的情況。面對合法勞工的薪資不斷上漲,雇主需要負擔的費用增加,但雇主若投機取巧,想尋找薪資便宜的外籍勞工,有極大的機率會碰上逃逸移工,聘用恐有觸法之虞。

面對非法市場影響,移民署推動「不收容、不管制、低罰鍰」專案,但由勞動部相關數據看來,此政策並沒有減緩家庭看護工逃逸前往非法市場工作的趨勢,駱志毅呼籲,建議政府更加積極查緝非法移工、僱主和仲介,並嚴格執行法案,才能制止不良現象,避免「黑工看護」成為台灣一大長照隱憂。

台灣高齡化問題日益嚴重,極度仰賴外籍看護。攝影/楊婷羽

延伸閱讀:

直聘移工問題多 仲介制度難廢除

飄洋過海 移工來台做工或為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