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彩虹」標誌就對性別友善嗎?

得榮基金會國小生命教育教材。攝影/陳怡璇
記者 黃靖、陳澤玲、潘玟卉、陳怡璇/採訪報導

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在晨光時間使用的教材爭議不斷,各界對於彩虹愛家多元教育與性別平等提出質疑,呼籲政府應積極把關外界團體進入校園機制。

根據自由時報2014年報導,具有宗教背景的「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多年來藉著教育的名義進入校園,傳輸孩童宗教觀念與性別刻板印象

民進黨立委林靜儀在2016年立法院質詢與臉書指出,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在招募師資的檢核表上,要求老師認同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等反同觀念,並在性別教育中要求孩童簽訂具有宗教意識的「守貞卡」,與教育部推行的性別平等教育背道而馳。

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總部辦公室位於新北市新莊區。攝影/黃靖

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在《呱吉脫殼屑》節目中提到,彩虹媽媽使用的教材與性別平權和多元性別教育不盡相同。

邱威傑表示,他相信每個人都是良善的,但彩虹愛家畢竟不是一個嚴謹的組織,與經過正規審核的專業人員不同,若每個人都把自己的價值觀傳輸給孩童,對未來教育將有不良影響。

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秘書長陳進隆對此回應,當時法律上尚未通過同性婚姻,因此教材與婚姻教導無衝突,且性平教育在立法院討論時,就主動更改了師資信念檢核,教材也有所刪減與修改,並不如外界所說的仍繼續沿用相關教材。此外,「守貞教育」也不再要求學生宣示婚前守貞,而是提醒在未成年前不適合太早嘗試與發生性行為。

新北市中和國民小學教師溫皓嵐。攝影/潘玟卉

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進駐全台多所校園,其中包含新北市中和國民小學。中和國小五年級導師溫皓嵐表示,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教導內容與學校有高度重疊,雖然彩虹媽媽的確曾在課堂中講到關於聖經的故事,但是關於品德教導,並無宣揚基督教教義。

參與彩虹媽媽課程的中和國小五年級陳同學與廖同學表示,在課堂中並無教導兩性相處,課堂是以戲劇方式呈現品格教育的故事

陳進隆說明,彩虹媽媽進入校園是經過學校輔導處詢問老師的意願,教材則是學校審核後使用,且授課時導師陪同在旁,並無偏差言論。

陳進隆提到,近期新聞提及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關於性別教育絕大部分是錯誤的,包含教課過程中有以「口香糖」形容女性貞操,都不是彩虹愛家的課程及彩虹媽媽訓練的部分,直言都是「以訛傳訛」。

彩虹愛家協會秘書長陳進隆。攝影/陳澤玲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翁麗淑表示,儘管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表示,教材已修改並符合普世價值,但一夫一妻、一男一女拒絕婚前性行為等觀念仍隱晦存在於教材中,教導孩童正確的性觀念和價值觀才是首要任務。

性別平等教育上的教導尤其應該改善,守貞教育迴避了孩童對自己的身體和親密關係的認知,更導致孩童因認同守貞教育而忽略了安全性行為,讓孩童知道並認識才是首要課題。

廣納多元族群 以尊重、開放態度看待性教育

繼今年9月24日,台北市議員黃郁芬在質詢時以《妮妮的紅長褲》繪本帶出彩虹媽媽進入校園爭議後,議題不斷延燒,許多家長對彩虹媽媽如何進入校園及其所使用教材是否經教育單位審核抱持懷疑態度。

台北市議員邱威傑表示,彩虹媽媽教材中「青春啟航」章節內,以連連看的方式告訴小朋友應在幾歲的時候與異性交朋友、開始喜歡異性,這樣的內容隱含著對多元性別與性傾向的歧視,邱威傑認為,這些事情是依照小朋友的個性與自主性去決定,學校應教導孩子如何尊重並理解多元族群間的差異。

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在《呱吉脫殼屑》節目中提到當彩虹媽媽進入校園的議題,引起社會關注。圖片來源/呱吉脫殼屑EP13

「無知的善意往往成為傷害別人的武器。」邱威傑認為彩虹媽媽雖是出於善意來陪伴小朋友,但對小朋友來說,站在台上的彩虹媽媽就相當於是老師,老師說的話對孩子多少會有影響力,因此彩虹媽媽是否能進入學校,應是教育單位該審慎評估的事情。

性別平等協會理事翁麗淑。圖片來源/臉書翁麗淑-歐巴桑來了

對此,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翁淑麗則表示,目前彩虹媽媽所使用的教材中,對自我探索「性」方面以及同性關係的描述仍是隱晦態度,她認為是一種不恰當的做法。

翁淑麗補充,在孩子進入青春期後一定會面臨對性的渴望、性的探索等,因此以開放態度進行性教育是一種尊重。而同性間的感情也是健康、正常的關係,理應向孩子們介紹並了解到多元族群。

台北市議員苗博雅也在今年927日市政質詢中重申《性別平等教育法》對學童的重要性,強調抵制「不良性平教育教材滲透校園」,並希望教育局能對教材及進入校園教學的人士進行進一步審核、把關。

用生命感動生命,用愛傳播愛

同為進入校園陪伴學生晨光時間的得榮社會福利基金會,其課程核心主旨為「生命教育」。基金會召集有意願、有時間、有愛的志工進入校園,並依據不同年齡的學生使用不同教材,將處世之道以簡單易懂的方式傳遞給學生。

得榮基金會講師楊明田。攝影/潘玟卉

致力於生命教育的得榮社會福利基金會創立於1994年,因當年台灣社會接連發生多起青少年自殺案件,基金會創始人林注進意識到生命教育的重要性,並秉持著「用生命感動生命,用愛傳播愛」的初衷創立了得榮社會福利基金會,希望透過生命教育教材內容延伸、多元應用, 可推廣至各年齡層,各社會團體等,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得榮社會福利基金會講師楊明田表示,「生命教育」課程在過去的台灣不被重視,因此缺乏系統性教材,甚至很多學生到出社會都不明白生命教育這四個字到底是什麼意思。

「生命教育的重要性其實一點都不亞於國英數。」陽明田坦言,生命教育的核心價值在於能培養學生對事物的思辨能力。學生習慣了從考卷中選出對的答案,再由老師告知他們是否正確。然而踏出校園後,學生們對自己人生所做出的選擇卻必須靠自身的思辨能力去判斷。

德榮社會福利基金會志工到國小班上教導生命教育課程。圖片提供/德榮社會福利基金會

對於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教材事件,陽明田則表示,雖不清楚彩虹愛家生命教育協會的教材內容是否屬實,但目前的爭議部分應為「性別平等教育」。

他指出性別平等教育的本質應在於尊重,要達到相互「尊重」,就必須先了解差異,不論是生理或心理上,深入了解後才能體會、諒解、包容對方,達成兩性相互尊重。

得榮基金會的國小生命教育教材,以繪本故事來授課。攝影/陳怡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