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方舟公益募資 陪伴偏鄉兒少長大

記者 游家瑄、李昶霆、陳怡潔/採訪報導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衝擊,許多慈善機構經營困難。綠色方舟全人關懷協會與永壽文教基金會合作,在紅龜好事群眾募資平台(以下簡稱紅龜),共同協辦「久久偏鄉慈善公益專案」,幫助桃園角板與桃園砂崙子的偏鄉社區弱勢兒童募款。專案於今(2020)年1018日截止,總共募集新台幣177500元,全額將運用在陪讀班與關懷站,藉由大眾注入心力,給孩子們關懷與陪伴,為他們帶來成長的力量。

綠色方舟全人關懷協會(以下簡稱綠舟)為全國性非營利社會團體,成立至今將近八年,服務項目主要為陪讀班、部落關懷站與兒少品格培育。綠舟理事長黃惠君看到許多面臨單親家庭、隔代教養等家庭失衡的孩子,不僅放學後沒有人照顧,更缺少心靈上的關懷陪伴,因此長期致力於幫助弱勢家庭偏鄉兒童、關心特殊家庭與學生課後的陪伴與照顧。

「一個陪讀班一年最少要耗費六十萬」黃惠君說道,除了孩子的伙食費用,還有教室設備 、學生教材等支出,每個月也須支付老師、司機以及廚娘等人事費用,花費金額相當高。協會目前已在全台設立13個關懷站與6個陪讀班,學童放學後會由司機接送到陪讀班,享受熱騰騰的晚餐與溫暖的讀書環境。

綠色方舟全人關懷協會目前在台灣已設立13個服務據點。製圖/劉冠儀

對這群需要關愛的孩童而言,可能連吃飽飯也相當困難,因此就算需花費大筆金額,綠舟仍堅持不懈的經營陪讀班。社工專案人員徐璟玓表示「很感激能有這樣的公益募資平台,能夠支持需要幫助的孩子,是一件美事」。希望透過募資,幫助孩童擁有快樂健全的成長過程。

孩童加入陪讀班 成長看得見

學生若想參加綠舟經營的陪讀班,需經過評估,並在牧師與傳教士了解家庭狀況後,由協會審核資格。平均一個陪讀班會有20位學生,與學校課後輔導不同的是,學校一般是由一位導師照顧全體學生,綠舟則是一位老師分配45位。因此老師能更關切注意同學的學習狀況,使學生上課專注力。

社工專案人員阿戴分享桃園三民陪讀班的卓越表現,許多孩童經過志工老師一學期的陪伴後,平均考試成績由20分成長至90分。角板教會的傳道士比戴.古耀(Pitay Kuyaw)也說明孩童於角板陪讀班,不只提升閱讀能力,也能看見成績實質的進步,並進一步認為學習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受幫助的教會孩童繪製賀卡,表達對綠色方舟協會的感謝。攝影/陳怡潔

除了每個月的陪讀關懷費用外,綠舟也會定期募集物資給服務據點或特殊家庭,包括民生用品、衣物、乾糧食品等,由社工或是教會人員開車至台北物資倉庫搬運必需品。

不只在公益平台上進行募資,綠舟也曾與企業合辦「公益一日捐」,創下一百萬的募款金額,而協會本身有定期定額捐款企劃,目前已有70位民眾響應,黃惠君則期盼更多人能加入,讓協會長期穩定的發展,幫助更多孩童。

「每位來自失衡家庭的孩子,並沒有權力去選擇原生家庭,每個人都是孩子的天使,企業跟民間單位都是我們的好朋友。」黃惠君希望大眾能更熱絡的響應公益,給予弱勢家庭與偏鄉兒童更多的支持與理解,分他們一點力量,讓生命擁有更多無限的可能性。

綠色方舟協會定期定額捐款宣傳單,幫助偏鄉孩童。攝影/陳怡潔

專訪紅龜創辦人  林群洲:專案社會價值要明確

台灣的募資平台雖不多,但正因為有這些平台,給了許多新創業者實現理想的機會,而近年來已不再僅是為了一個物品而募資,而是轉為呈現活動企劃,並進行集資,像是環島、遊行、營隊等等,提案者透過募資平台,向閱聽者傳遞企劃的理想與實踐。台灣的紅龜好事群募正是這樣的募資平台,而也同時身為公益性質導向的捐獻型平台。

「這種幾乎不會與人接觸的工作模式,讓我重新思考了工作對我的意義」,紅龜創辦人林群洲說,在創立平台之前,他曾任職於電信公司,負責處理通訊與手機程式的問題,但這種缺乏互動性的工作,讓他沒有動力且感到疲乏。因此他決定想要在做工作的同時,又能幫助他人,所以林群洲與四位友人合夥,共同出資成立紅龜募資平台。

極具特色、手繪的紅龜協會滾筒存錢筒。攝影/游家瑄

紅龜為目前台灣唯一以公益性質為出發點及目標,不具商業利益的群眾募資平台。起初紅龜好事群募創立,就只有「好事」這個類別,只要是「好事」就能提案。

然而,紅龜卻被質疑「好事」的定義不明,「界定與分類不清楚,的確造成了一些不便之處,無法明確審核提案。」林群洲表示,也因如此,集資專案改以兒童教育、弱勢關懷、動物保育、環境保護與轉動人生,五大類專案項目。

在紅龜的眾多專案中,成功例子達上百件,但其中也有少數遺珠,由於沒能在期限內達到募款金額,因此募資只能宣告失敗。林群洲指出,未達標的專案通常無法明確表達其社會價值,而社會價值就如同人的堅持與觀念,未達標專案通常難以讓人體會其真正的訴求。

延伸協會與市集 審核專案可行性

不限於募資平台,紅龜還額外延伸出紅龜協會與紅龜好市集。林群洲提到,紅龜協會創立緣由,是由於協會不直接收受捐款,因此才想給予民眾能夠直接贊助的管道。而協會每年也會於宜蘭縣南澳金洋國小定期舉辦兩次活動,像慈善餐會等等,透過常年服務,陪伴孩子一同歡笑。

紅龜好市集則為協助銷售的角色,林群洲說明,多與原住民小農合作,只上架能直接供貨的商品,將供貨的不穩定性去除,賣出商品所得也全數交予小農。

辦公室牆上所掛的畫作,來自於金洋國小學生的作品與寫著標語的旗幟。攝影/游家瑄

「好提案必需有合理性、公益性與直接性,能讓人清楚得知其社會價值。」林群洲強調,平台成立至今,部分民眾提出專案想申請募資,必須符合公益社會價值,也說在收到提案後,會與提案人討論並協調,若具可行性,最終將上架至紅龜好市群募平台,讓社會大眾一同來做「好事」。

群眾募資正夯 你認識群眾募資嗎?

近年群眾募資平台在台灣興起,許多文創、科技、遊戲等商品,皆登上各大群眾募資平台。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的研究員張嘉玲在分析報告中提及,旗下FINDIT募資協助平台,於2019年募資金額超過12億、成功案件超過600件,皆創下歷史新高,為群眾募資大爆發的一年。而2020年第三季,總成功案件近300件,募得金額超過6,刷新單季紀錄。

募資平台在台灣主要分為兩大類,分別是「回饋型」及「捐獻型」。回饋型,顧名思義為民眾付錢,才能拿到回饋品項;捐獻型則大多是公益性質,群眾出錢投資,但不一定可以拿得到實質上的回饋品。

此外,國外還有「股權型」與「債權型」群眾募資。股權型為投資者贊助該專案即成為公司股東,根據投資比例取得股權;而債權型則為借貸關係的募資類型,投資者透過網路借貸給募資公司,公司再按照約定償還本金及利息。

目前線上募資平台分為四類,台灣主要以回饋型及捐獻型為主。資料來源/INSIDE網站 、製圖/陳怡潔

世新大學財務金融系副教授曾昭玲表示,目前台灣股權型跟債券型的市場皆未成熟,原因在於台灣政府態度較為保守,著重防弊多於興利,管制審查十分嚴格,避免不肖公司,用募資平台騙不清楚平台操作之人的錢。

目前國內外的募資平台,皆會設定期限以及募資金額,期限內未達標時將全數退回募資金額,這跟一般募款方式不同。對此曾昭玲認為,紅龜這種公益性質募資平台,只要出資者能掌握金錢流向,即可採取募得多少金額,就得到多少金額的方式,畢竟即使未達標,這些善款仍然對受益單位有所幫助。

民眾可以在網路上看見個群眾募資平台所發起的專案,進而選擇支持自己感興趣的案子。圖片來源/紅龜好事群眾募資平台

眾多類別商品、活動出現在群眾募資平台上,但不是每項皆能達標,使用介面與使用經驗都是關鍵。曾昭玲分析,若想成功募資,網站的更新頻率相當重要,他舉例,若廠商沒有更新動態,投資者無法掌握商品動向,即可能存疑;另外,投資者也同樣重視商品照的呈現,商品的特色照片,確實較能成功吸引投資者,而提案支持人數的多寡,也會左右投資者的決定,這些都是影響募資專案能否成功的因素。

 

延伸閱讀:

網路群眾助圓夢 募資平台正崛起

公益二手市集 創造弱勢員工新價值

教育到不了的遠方 台灣偏鄉學校分布與孩童教學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