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石材產業 尾材重塑新生

記者 王穎皓、米世婷、陳文馨/採訪報導

已故導演齊柏林透過紀錄片《看見台灣》讓社會看見花蓮的勇士山因開採石礦而露出光禿禿的山面。齊柏林的遺作已響起石礦過度開採的警鈴,為減少源頭的開採,台灣有人正在為此付出努力,從剩餘石材再利用開始改變。

台灣石頭工藝興衰 

走進位於花蓮市的石藝大街,放眼望去便是一整排的石頭手工藝品店,店內琳瑯滿目的商品都是由各種不同的石頭加工而成販賣的品項從印章、項鍊手鐲到裝飾蘋果,無奇不有。這些石頭都是在花蓮當地的加工廠批發回來,但若要做成項鍊或串珠手鍊,就得親手一顆一顆地串

石藝大街老闆娘親手串的水晶手鍊。攝影/王穎皓
用石頭做成的裝飾蘋果石藝品。攝影/王穎皓

石頭藝品店的老闆娘賴寶蓮,一邊摸著自己串好的水晶手鍊一邊說,她每天都拿著透明的細線將石頭一顆顆串好,是項非常吃眼力的工作,若遇上店內生意興隆的時期,四、五個人一起串,一天可以串上好幾千條。隔壁店家的老闆娘林愛卿也分享,台灣目前都是老一輩的人在做石頭手工串珠,但這實在太傷眼力,再過不久又有一批人要退休了。

老闆娘歷經歲月的雙手拿著透光的墨玉,向客人介紹墨玉手鐲。攝影/王穎皓

逛完整條石藝大街,在石頭藝品店中,販賣石頭藝品的人,年紀約莫在五、六十歲唯獨一家店裡,站著一位31歲的男子石柏偉在幫忙顧店,他表示,現在年輕人對石產業的工作多半沒有興趣,就連自己也是因為家族企業的關係,才從台北回到花蓮來幫忙

走在大街上,還可以很明顯地發現,有部分店家已經沒有營業,幾乎所有店家都一致認為,這個產業的繁華已成過往雲煙,近年隨著陸客與日本客的減少,有很多石頭藝品店都只能賤價賣出,石藝品的勢已經大不如前。

還在營業中的店面則擺滿各種石頭藝品,有些是還沒有加工過的石頭,老闆娘林愛卿表示,加工後剩下的石材,以前都直接丟掉,但現在有些人就是喜歡石頭原本的樣子,這些石頭不須經過拋光處理或特定形狀的裁切,就直接原形賣出,讓原本是垃圾碎石發揮自己的價值。

藝品店內擺滿各式各樣加工過的石頭。攝影/王穎皓

石之無味 棄之可惜

不管是在石材加工廠,或是建設的工地,四處都會看到石材碎片,有些會直接送到加工廠丟掉,有些則會被回收再利用。一年多前在石產業從事業務工作的石晏慈發現加工後剩餘石材的價值,便將加工廠或工地的石材碎片拿來回收再利用,並且開始在網路上經營石頭藝品店雖然石藝品的買氣已經大不如前,但她秉持著「石之無味,棄之可惜」的信念,堅持利用剩材製作石藝品。

石材加工廠內,堆疊許多裁切下來的廢棄石板。攝影/王穎皓

石晏慈說,人們把天然的石頭挖出來,最後若是把它們像垃圾一般地丟棄,那真的非常浪費,而這就是她開創石頭藝品店的原因,希望利用加工廠或建設工地剩餘的石材,回收再利用,做成漂亮的石頭藝品,充分發揮石頭的價值。

石晏慈利用大理石尾材所製作成的戒指。攝影/米世婷

此外,石晏慈拿起手作的大理石戒指,介紹戒指上面的大理石是加工廠剩下來的角料。它的大小比一般戒指大,因為這已經是大理石可以承受最薄且最小的狀態了。

談論到堅持用剩餘石材製作藝品的困難,她表示,因為自己不是石藝品的批發商,所以只能少量生產並限量發售,對加工廠來說少量製作是不符成本的,所以光是要找到願意與她配合的加工廠就已經很艱困了,目前找到的廠商可以幫她加工石材,同時又能接受她的設計,是非常難得的事。

石晏慈分享,她曾經接過一個設計獎盃的案子,獎盃是要頒給客戶公司裡有達到績效的員工。於是她將獎盃設計成一座山的樣子,並開始幫產品套入故事「一山還有一山高」,希望獲得獎盃的人,了解未來的路還長,強者也處處皆是,因此要記得保持謙虛的心。

在製作獎盃時,石晏慈遭遇重重阻礙。獎盃總高度要十三公分,但一般剩材的厚度只有兩公分,於是,她便拜託加工廠將一片一片的大理石剩材疊上去,總共疊了七片,過程比起一般原石製作又多了一道手續。話音剛落,她也感恩廠商最終願意接受她的種種要求。不過以剩材堆砌而成,代替整塊完整的石材,才符合她至始至終堅持「石之無味,棄之可惜」的理念。

石頭產業力求轉型 邁向環保趨勢

利用剩餘石材將石礦價值發揮到淋漓盡致,這樣的理念起源可回溯到民國50年代,當時台灣東部位於歐亞大陸板塊與菲律賓海板塊的交界處,因此富含石礦資源,加上海運便利如虎添翼,使得東部的石礦開採以及加工出口占極大優勢。

石頭加工廠從國外進口的大塊原石。攝影/王穎皓

然而,人們對於環境與生態保護的意識漸漸高漲,再加上民國76年政府實施匯率自由化政策,不利出口,導致一些技術落後的傳統加工業經營困難,迫使石材產業轉型經營大理石企業的老闆娘吳麗香表示,當時有一些廠商還是持續在做石材加工,但很多沒賺錢的廠商就只好關門大吉。

因此,之後繼承的第二代設法轉型,開始引進國外的石材,一方面減少對上游的開採,一方面國外的石材選擇也較多,更能做出有力的建材價值。吳麗香也強調,由於在石產業打滾,耗時又耗成本,因此,不管是石材業的老闆或工人,都要有永續經營的心,否則就不適合投入石頭加工這個行業。

記者採訪當天正逢環保局稽查,吳麗香也順勢介紹在這些規範底下,加工廠所做的措施。因為傳統技術已經無法滿足現今的需求,因此加工廠新引進切割機,機器是以水刀來切割石塊,所使用的水資源會不斷循環,甚至可以看見魚兒在蓄水池裡優游,從沉澱槽、貯水池到汙泥暫存區,一連串的動作都是回收再利用的概念。

利用蓄水池貯存沉澱過後的水,可拿來以水刀切割石塊並循環利用。攝影/王穎皓

加工廠切割石頭所產生的汙泥會先放置汙泥暫存區,之後送到資源公司,他們會將曬乾的汙泥拿去亞洲水泥與台灣水泥工廠做水泥,這些汙泥的成本比開採加工後的水泥低,不過加工廠的汙泥也不足以覆蓋水泥企業的需求,所以繼續開挖台灣山林仍是石礦業的最終選項。

待送到水泥工廠的汙泥,會先放置在汙泥暫存區。攝影/王穎皓

「循環料」再利用—老屋廢棄建材與廢輪胎

水泥企業繼續開挖台灣山林,破壞美麗的生態環境,也會危害當地居民的生活品質,水土保持不佳更可能造成坡地滑動,威脅居民的生命安全。對此,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山林組主任黃靖庭認為,台灣許多山林不應該開採,但水泥需求量一直存在,要如何持續地產出水泥,同時又能保護環境,是地球公民基金會在水泥業目前希望達到的平衡點。

地球公民基金會花東山林組主任黃靖庭正在解說對循環料與廢棄輪胎的想法。攝影/王穎皓

因此,地球公民基金會提出廢物利用的概念,不直接從上游開採著手,而是藉由台灣廢棄老屋所棄置的材料,也就是所謂的「循環料」。透過將循環料加入水泥製作的環節當中,以減少源頭的開採這些環保水泥可以用在不需高品質水泥的公共工程上,像是道路工程同時地球公民基金會也希望找到國內公共工程水泥用量的所有數據,讓政府在未來的工程營建上,出統一規範,將環保水泥納入工程中應使用的材料之一。

此外,除了水泥材料本身,其製造的流程中,需要經過高溫的處理,因此,必須用到大量的煤礦然而花蓮沒有焚化爐,所以水泥業者會選擇燃燒當地垃圾,同時處理花蓮垃圾問題以及減少燃煤成本但黃靖庭認為,廢輪胎是更好的替代燃料,因為全台一年就可產生12萬公噸的廢棄輪胎,比起垃圾的複雜成分來說,廢輪胎的橡膠材質燃燒起來相對單純。

近五年環保署統計廢輪胎回收量均達12萬公噸。資料來源/環保署資源回收網、製圖/陳文馨

燃燒廢輪胎的水泥窯溫度可達攝氏1500度溫度達到攝氏850~950度時,燃燒輪胎所產生的有毒物質戴奧辛會自動被分解。不過當地居民聽聞要燃燒廢輪胎還是感到人心惶惶。所以未來循環料的構想能否推行、廢輪胎燃料是否能被接受,還是需要公部門、居民與企業互相協調討論,找出一個可被各方接受的解方。

 

延伸閱讀:

拒躺立院冷凍庫 礦業修法重起步

百年石頭屋聚落 馬崗漁村存亡關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