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服員勞動條件差 台籍長照人力難招募

記者 李宗澤、黃玟綺、程淇/採訪報導

長照2.0上路後,政府雖積極辦理服務體系資源,但對於照服人才的培育卻有限,除單一級證照考核外,便無其他認證專業度提升的證明。根據2018年監察委員陳小紅《國內照顧服務員之實際發展概況》調查顯示,照服員受訓結業後實際執業率僅有21%,顯然長照人力資源陷入困境,恐嚴重影響受照顧者權益。

高齡社會 掀看護荒

世界衛生組織(WHO)定義,65歲以上老年人口占7%以上即為高齡化社會,14%為高齡社會,達20%為超高齡社會。內政部統計處數據顯示,2018年台灣老年人口為3312024人,占總人口數14.05%,顯示台灣已邁入高齡化社會。

老年人口占比逐漸成長,預估在2040年占總人口數三成。資料來源/國家發展委員會人口推估查詢資料庫、製圖/黃玟綺

行政院衛生福利部於2016年開始實施長照2.0政策,隨著人口老化及多元化的照顧服務需求,長照需求人數逐漸增加,照服人才卻相當缺乏。根據衛福部在2016立法院會報告,迄今取得照顧服務員結業證書者,總計11263人,實際從事長照相關工作者卻只有35286人,顯示照服員人力未能充分投入勞動市場。

長照人力主要有兩種,分別是機構型照顧服務員和居家型照顧服務員,目前長照人員的證照制度採單一級證照並無分級制。輔仁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林珍珍表示,照服員照顧年長者不可能依照個案的病況配合該需求,因為長照人力在知識和實務經驗可能出現不足的情況。

長照人才留任率低,人力資源嚴重不足。攝影/黃玟綺 

產學合作 困境與突破

長照人力不足其中原因之一是,台灣相關科系畢業的學生直接進入職場就業比例不高,甚至不超過15%。」高雄醫學大學高齡長期照護碩士學位學程教授兼主任陳桂敏說。中華醫事科技大學長期照顧經營管理系副教授杜玉卿也認為,學生對於照服員這項職業普遍有一定的興趣,但就長遠而言,未來職位升遷不明確、工作環境選擇少,往往讓學生止步不前。

不願具名的長照機構表示,其單位裡沒有任何相關科系畢業的照服員,且照服員屬於勞動性的工作,多是考取照服員證照,極少是擁有相關科系的學歷背景。

高雄醫學大學高齡長期照護碩士學位學程助理教授陳昱名說,從90年代末期開始建立照服員資格考核的概念,慢慢有專業訓練的共識。教育部目前正推動產學合作,提倡畢業即就業,讓學生在學期間能實際進入產業中學習,實習期間除了有支付薪外,如果工作表現亮眼,業者也會積極爭取留下優秀人才。

考取照顧服務員單一級技術士技能證照流程懶人包。資料來源/家天使、製圖/陳妍瑧

健康計畫 望減照護依賴

衛福部《長期照顧的整體政策藍圖》中提到,長照2.0旨在向前端銜接預防保健、活力老化、減緩失能,提升長者生活品質。向後端提供多目標社區式支持服務,自宅安寧照顧,減輕家屬照顧壓力及長照負擔。建構以社區為基礎的健康照護團隊體系,並將服務延伸至居家醫療。

林珍珍認為,年齡到達80歲時,需要依賴照護員是常態,65歲以上低於80歲的年長者則提倡「活躍老化」。活躍老化的意義是讓年長者能自由安排生活,建立互動充足的社交圈與經濟規畫,並參與社會各項健康活動。

林珍珍也提及,可利用既有的公共場所,例如里民中心、區公所、衛生所等地建立活動據點,建構社區網絡。政府設立相關機構像是日照中心、共享據點時,盡量以年長者的家為圓心,半徑為行走不超過半個小時的距離,讓年長者外出時得以輕鬆便利取得相關社會資源,也能解決在地老化需要照服員的問題。

台灣整體人口結構快速趨向高齡化,長照需求增加,政策尚須完善。攝影/黃玟綺

仰賴移工勞動力 台籍照服員比例低

不願具名的長照機構表示,照服員人數不足是一定會遇到的狀況,其屬於勞動性工作、執業風險高,有時需要面對具有攻擊性的長者,也可能面臨業務糾紛。例如,四年前高雄一家私立養護機構發生高齡長者摔倒意外,傷勢嚴重、多處挫傷,照服員挨告最後法院認定其業務過失。

政府推動長照2.0,居家型照服員自由度高,不用同時照顧多人,而機構型照服員恰好相反,業務量大、工作責任也更重。機構型的薪資又比居家型低,大約只有2萬到3萬元。更何況,外籍移工只要申請就能到職,台籍人力相當吃緊,想找到願意輪班上工的照服員難度極高。

依照現有《老人福利機構設立標準》第八條規定,長照機構中外籍照服員不得超過二分之一,也就是本國籍與外籍照服員比例應為一比一。長照業者表示在難以應徵到台籍照服員的情況下,比例若能調整為二比一或是三比一,能減輕許多長照機構的壓力。

長照2.0將服務對象擴大、服務項目增加,希望可以減少民眾負擔。不過,改善長照政策仍是漫漫長路。攝影/黃玟綺

陳桂敏則持不同意見,照服員本身屬於較為辛苦的工作,聘用人力的確存在挑戰性,但是如果長照機構業主願意提高台籍照服員的薪資,機構將能徵得更多台籍照服員。

若是政府答應調整本國籍與外國籍照服員的比例,調整成二比一甚至比率差距更大,屆時有可能整個機構在溝通、生活方面會產生鴻溝。陳桂敏還說,外籍照服員只要在母國受訓,來到台灣即能從事照服員的工作,專業度其實相當不足。

訂定嚴謹制度 提升專業度

照服員周先生畢業於照服系,他談及,照服系畢業投入職場後,轉職的比率是百分之百,照服員的工作需要協助臥床的年長者翻身,長期下來恐造成手部及腰部受傷造成職業傷害。而照服系畢業後可從事督導工作,薪水約為新台幣28000元至32000元,但督導工作也可由社工與護理師擔任,替代性相當高。

陳昱名分享,日本面臨照顧年長者相關能力不足的問題,選擇制定嚴謹的照服員制度,若是要在日本當地照顧年長者,需完成專業課程的研習,表現優良甚至還能取得當地的居留權。外籍照服員需要通過相當高的門檻,一般民眾也不會覺得照服員專業度不足。

照服員是長照體系不可缺乏的重要角色,勞動條件卻不佳。 資料來源/翻轉醫療X長照喵、製圖/黃玟綺

台灣目前是單一級的技術證照,大多數照服員個案中,都以外籍照服員居多,一般民眾以及機構業主會認為照服員這項工作外籍移工就能勝任,何需大費周章去攻讀大專院校的長期照護科等相關科別,顯然是對照服員專業能力懷有質疑。

林珍珍認為,事實上照服員必須經過長期培訓,在態度、道德、專業、職能上進行完整的訓練,與個案接觸並了解年長者的身心狀況,應教育民眾尊重照服員的職業專業度。

照服員的工作項目多,應尊重照服員的職業專業度。攝影/黃玟綺

杜玉卿說,在長照科中學習的課程內容不只有技術上的照顧,目前長照有過多的醫療介入其中,同時也訓練學生在照服過程中,能教育年長者如何將日常生活打理好。制度面則是將單一級技術證照制度修改為分級制度,依照不同專業項目進行考核,提升照服員的專業。

 

延伸閱讀:

累了吧!長照家庭好辛苦 照顧咖啡館喘口氣

外籍看護因疫情缺工 長照家庭面臨困境

老年不無趣 長照課程延緩失能

「老童園」健康照護 長照2.0擴大服務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