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延燒 健保修法再陷僵局

記者 李承家、楊蕎瑜、林旻柔/採訪報導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以下簡稱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全世界,旅居海外人士紛紛返台,全民健康保險(以下稱健保)修法議題也再次浮出水面。由民進黨立委林俊憲提出的修法草案被譏為「黃安條款」,引發國民黨立委反彈,經過多次協商仍無共識。

台灣全民健康保險的優良福利於國際名聲響亮。攝影/林旻柔

修健保防「黃安們」 各方持不同意見

「黃安們」泛指長期旅居海外人士,民眾大多以此形容長住在中國卻使用台灣健保的藝人或台商。他們長期不住在台灣,卻能與台灣人享有同樣的健保費率,引起不少民眾反彈。

根據全民健康保險法》第十條的規範,被保險人區分為六類,林俊憲對此提出修法建議,認為應該新增第七類「一年內在台灣未住滿183天、無法提供收入證明及繳稅記錄者」,並提高他們的健保費用。林俊憲說,健保的構想需要修改,他們長年不住台灣,卻與台灣人民享有一樣的健保費率,並不符合社會保險中量能、平等的精神。

國民黨立委陳玉珍則有不同想法,只要是因工作、嫁娶等因素來到台灣的外國人,所有長期居住台灣的人民都應該享有健保的福利制度,人民的健康和國家安全息息相關。陳玉珍也呼籲,修法提案不應該特別針對哪一個族群,而是應該一視同仁,平等對待,因為這是基本人權的保障。

林寶貴遠嫁中國杭州達20年,她表示,若是要調高非長期居住台灣者需繳納的健保費用,應該要針對具有雙重國籍的高收入族群,而非所有旅居海外人士,住國外不等於收入高,以偏概全不免失了公平。

衛生福利部部長陳時中為防範新冠肺炎出席指導示範演習。攝影/林旻柔

健保一直修 共識談不成 

針對林俊憲提出「黃安們」修法問題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以下稱健保署)署長李伯璋認為,健保署都是依照法律規定執行,若是民眾對此有其他想法、意見,健保署都會尊重民意,共同討論是否需要調整或修改。

談到健保問題,李伯璋製作圖表說明歷年健保財務收支情形。攝影/李承家
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署長李伯璋說,有效運用資源才是最重要的。 攝影/李承家

健保修法的提出已非頭一遭,李伯璋表示,健保的意義是提供台灣人民的健康照護,應當將現有的資源做最有效的運用並合理給付,如何平衡支出是相當重要的一環。

民眾因為健保便宜大肆濫用,而醫護人員則認為付出與報酬不對等,健保金流的去向一直為大眾所重視。李伯璋說,健保初期本是想採用「使用者付費」的支付設計方式,但發現這個方式不能保障醫療品質,大家想要衝量,反而適得其反,花費成本更多。

至於該如何改善?李伯璋說,現階段的作法應先盡可能縮減不必要的醫療行為,維持健保點數的價值,避免遭到有心人士鑽黑洞。往後健保會如何改革,又如何在健保財務健全與保障人權間拿捏,健保署與全民需要更多的雙向溝通以尋找平衡。

健保怎麼了 「逛」醫院成主因

歷年健保財務收支情形。資料來源/李伯璋、製圖/李承家

對照歷年健保財務收支情形得知連年虧損程度,即便二代健保上路一度緩和入不敷出的現象,但苦撐七年仍無法平衡收支,呈現虧損狀況,醫療資源濫用為主要原因。

國民黨立委陳玉珍表示,由於醫療支出的不斷擴大,導致醫護人力的吃緊,甚至長期勞累,進而使醫療品質下降。而醫療支出擴大也衍生出健保財務負擔過重,面臨虧損的情形。

而對此台北醫學大學醫務管理系講師張維容指出:「全民健保並不等於社會福利,而是社會醫療保險。」解釋了多數民眾對健保的誤解,保險最終還是歸咎於到底要繳多少錢,即使全民健康保險法中有提及根據收支彈性調整保費的部分,但往往會因民粹而在立法院止步。

健保問題究竟如何在費用及福利間取得平衡。攝影/林旻柔

根據健保署統計資料顯示,2019年平均每天就有100萬人就醫,每人一年平均就診次數達15次以上,為已開發國家的三倍。民進黨台北市議員阮昭雄指出,若能制定合理的部分負擔,採累進稅制,讓民眾每次領藥、檢查都要再支付合理的費用,民眾掏錢才能更珍惜每一分健保資源,盼能藉此導正民眾「逛醫院的習慣。

針對健保每年的慘賠,是否調漲保費的問題備受討論,阮昭雄也指出制定合理負擔費用才是目前改善健保的下一步。

為什麼「 藥 」退出台灣?

近年原廠相繼出走台灣,包括憂鬱症患者常服用的百憂解及抗生素泰寧等等,皆以藥價不敷成本為由於去年宣布退出台灣。原廠藥的這波「撤台潮」,不少人將矛頭指向連年砍價的健保制度。

藥師洪偲薰表示,健保宗旨原是希望無論原廠藥或是台廠藥價格都能一致, 但進口藥價成本相對較高,其實不是政府叫他們退出的,是因為政府的價格過低讓藥商沒辦法接受。

受到健保制度影響,原廠藥無法負荷低廉藥價紛紛退出台灣,導致藥品選項減少。攝影/楊蕎瑜
洪偲薰說,希望健保保障藥品種類並給付基本藥價,讓患者有更多的選擇。 攝影/楊蕎瑜

原廠藥的意思是第一個研發出新藥的廠商,資金、人事成本相對高,若是配合我國的健保制度,原廠藥商肯定入不敷出,因此才會選擇撤出台灣市場,取而代之的藥物雖然標榜同成份卻是不同廠商製作,這對部分患者造成影響。

洪偲薰以甲狀腺患者為例,他們對藥物的改變相當敏感,即使是同一種成分,也可能影響甲狀腺的控制,患者必須重新適應服用藥物後產生的副作用。

原廠藥的退出對處理處方籤的專業藥師們也是一種困擾,患者大多無法理解更換藥物的原因,甚至懷疑藥師偷換藥。面對這些質疑,藥師們只能無奈表示:「就是再也沒有這種藥了!」

藥師洪偲薰說明原廠藥退出台灣市場原因。

除了一般成藥,藥局專業藥師也會協助分配醫院處方籤。攝影/楊蕎瑜

調漲健保費用是否能與藥價平衡?洪偲薰坦言,調不調漲是其次,希望政府至少要保障原廠藥在台灣市場生存的機會,價錢較高的藥品也可改以自費的方式,使民眾有更多選項可以選擇。

藥物資源緊縮,導致民眾藥品的選擇減少,也對藥師在作業上造成困擾,原廠藥接連出走恐為政府須解決的一大問題。

 

《全民健康保險法》的提案目前已完成立委連署。資料來源/綜合整理、製圖/劉庭妤

延伸閱讀:

健保降價引藥品退場 醫界憂無藥可用

培養正確用藥觀念!楊振昌談常見用藥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