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報導】保留時代回憶 全台最後手工雞毛撢子

記者 陳詠妤/採訪報導
陳忠露是目前全台僅存的手工雞毛撢子職人。攝影/陳詠妤

走進陳忠露家的三合院,插滿雞毛撢子的簍子高得像小樹,一叢一叢聚集在眼前,地上也放著雞毛做的毽子。78歲的陳忠露與太太許金英坐在「雞毛樹」前,腳踩麻線,手揀雞毛一根一根貼上去,再塗上白膠加以固定。這樣的日子,陳忠露持續做了63年。

雞毛必須用腳拉著麻線加強固定,使羽毛不易鬆脫。攝影/陳詠妤

陳忠露做雞毛撢子時,手藝俐落,拿起每根雞毛順著固定方向貼上,沒有絲毫猶豫,只要五分鐘,一隻短版雞毛撢子就完成了。

「我做的雞毛撢子不掉毛,而且好看。」陳忠露拿著自己做的雞毛撢子,用手撥弄整理,也不見雞毛落下,因爲麻線拉得夠緊,雞毛貼得夠牢,這就是陳忠露家「尚水、尚耐用」的雞毛撢子。

陳忠露綑緊雞毛後會再以白膠加強固定。攝影/陳詠妤

只見新品笑 不見舊物哭

數十年前,彰化縣埔鹽鄉高產雞毛撢子,多戶人家也能看到「雞毛樹」整齊樹立的模樣。但隨著「吸塵器」、「除塵布」等多樣打掃用品的出現,如今全台只剩下陳忠露夫婦還在手工製作雞毛撢子。

「時代不同了,連雞毛也不同了!」不只打掃用品日益改變,雞毛的品質也變得不一樣。陳忠露分享,以前的雞都是放養,吃得也多樣隨意,所以雞毛鮮豔有光澤,如今關在籠裡的雞都吃飼料,雞毛品質已是肉眼可見的下降。

陳忠露不願用籠飼雞,問了不少家終於找到放養雞,因此他的雞毛撢子還保有現代雞毛少有的光澤感。

製作雞毛撢子前,需要人工精選每一根雞毛。攝影/陳詠妤

雞毛如人 充滿生命力

問及雞毛的保養方法,許金英拿起雞毛撢子打掃家裡,她說,雞毛的保養非常輕鬆,只要多曬太陽,平時揮一揮、動一動,雞毛的光澤就會很好看,不會壞。

許金英說,不同大小的雞毛撢子皆有用處,並且只要常使用就不容易壞。攝影/陳詠妤

「其實只要有心,雞毛就像人一樣。」陳忠露認為,雞毛是很有生命力的東西,只要多活動,雞毛就會閃閃發光。

雞毛多元化 羽扇、毽子樣樣來

現在很多產業,為了提升競爭力,會開發不同商品,讓產品多元化。陳忠露的雞毛也在跟隨多元趨勢呈現,跳舞用的羽扇、娛樂用的毽子都能在陳忠露的三合院中看見。

陳忠露製作的產品多元化,不只雞毛撢子,也有跳舞用的羽扇。攝影/陳詠妤

因年事已高,踢不了毽子,於是陳忠露拿毽子玩起了「拋接球」。除了毽子,還有羽扇,利用黑色與棕色的雞毛,排成漸層製作而成。這些都是陳忠露參考客人的意見,做出的不同產品。

陳忠露參考客人意見,也以傳統手法製作毽子,拿來踢、拋接都沒問題。攝影/陳詠妤

DIY體驗 保留時代記憶

全台手做雞毛撢子的職人只剩下陳忠露,原以為會就此沒落,但近幾年陳忠露的名聲大噪,各家媒體相競採訪。許多政府單位、機構,也邀請陳忠露做雞毛撢子DIY教學,促使年輕世代更了解這項傳統技藝

陳忠露夫婦一起清洗雞毛,兩人合作無間。攝影/陳詠妤

「明天有120個要來學做這個!」許金英說,現在來找他們的客人大多是想學習做雞毛撢子,陳忠露夫婦也毫不吝嗇地教到會。她認為,DIY教學是在提升年輕人對這個「古早物」的認識,不讓它從時代記憶中完全消失。

許金英認為DIY教學能提升年輕人對雞毛撢子的認識。攝影/陳詠妤

不讓傳統技藝消失更快的辦法,即是代代傳承。造訪陳忠露的三合院時,長孫陳振豪在幫忙加固雞毛撢子的藤條。對於雞毛撢子的傳承,陳振豪表示,還沒有特別的想法,只希望幫阿公分擔一些體力活。

「未來只能當副業,不然吃不飽!」如果子孫願意,陳忠露希望雞毛撢子的手藝可以盡可能傳承下去。但一支雞毛撢子300至500元而已,利潤不高,很可能只當副業,貼補生活。

但陳忠露覺得,如今越來越多青年世代知道雞毛撢子,證明雞毛撢子不會被遺忘,而他也會一直把這份「古早物」帶給大家,直到體力不支那天。

陳忠露製作雞毛撢子超過一甲子,他與太太會繼續攜手製作,希望能傳承這份技術。攝影/陳詠妤

 

延伸閱讀:

【攝影報導】上達天聽的工藝 黃奕薰再現不朽竹頭筊

【攝影報導】手工被生存難 陳鴻銘縫出貼身棉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