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洋過海保鮮美 外銷鳳梨拚轉型

栽種鳳梨大約要花費1年4個月,鳳梨害怕下大雨,水量過多容易造成果肉水分含量高,果肉容易發酵。攝影/洪嘉欣
記者 張維軒、洪嘉欣、許槐恩/採訪報導

2021年2月,中國以檢疫不合格為由,全面禁止台灣生鮮鳳梨進口。政府在第一時間採行大量收購,並與國內企業合作推廣認購,積極鼓勵國人購買,民間掀起一陣「吃鳳梨救農民」的風潮。隨著禁令沒有解除的跡象,農民紛紛開始思考轉型,朝向品質提升、農產品加工的方向前進,積極拓展多元的銷售通路。

禁令生效 產品滯銷   

雲林永興果菜生產合作社主席黃威騰透露,中國禁令頒布前兩個月就已收到對岸貿易商通知,但眼看鳳梨採收期在即,不僅憂心突然消失的外銷通路,更煩惱鳳梨滯銷後的連帶效應,原先準備外銷的鳳梨無法即時尋找替代海外市場下,勢必流入國內市場,價格將面臨供過於求而下跌,影響到基層農民。 

黃威騰進一步表明,在地農民並不會因禁令就減產鳳梨;雲林縣自營鳳梨果農陳進南則透露,他擔心市場上龐大的鳳梨產量與消費者購買數量不成正比,導致價格下跌,倘若利潤低於成本,農民更會選擇直接放棄採收,心血付之一炬。 

黃威騰表示,面對禁令生效,雖然日本及時伸出援手,將鳳梨轉銷至當地,但適逢疫情攪局,航運大亂,種種因素綜合之下,讓情況雪上加霜。不過,黃威騰也提到,所幸政府及時呼籲國人、企業購賣鳳梨緩解困境,這股愛國鳳梨潮帶動市場買氣,使價格不降反升,順利讓基層農民渡過難關。 

鳳梨採收依照水分含量分為「鼓聲果」和「肉聲果」。攝影/洪嘉欣

栽種耗時  存放不易 

永興合作社鳳梨果農黃韋智說明,鳳梨栽種過程需要一年四個月,期間果農除了完全沒有收入之外,還要面對天氣、人力以及肥料等所帶來的財務壓力。 

栽種鳳梨約需1年4個月,期間最怕下大雨,雨水過多易造成果肉水分含量過高,果肉易發酵。攝影/洪嘉欣

此外,黃韋智透露,產期的雨量多寡會影響鳳梨果實的含水量,分為「肉聲果」以及「鼓聲果」。鳳梨外銷除了須考量運送航行時間外,也要考慮超市商品存放期,因此,相較於水分較多、容易發酵的肉聲果,選用含水量較低、耐儲存、運送,存放時間可達十至十四天的鼓聲果則更為合適。 

台農17號金鑽鳳梨甜蜜多汁、肉質細膩,且一年四季皆可栽種,台灣約九成都是種植金鑽鳳梨。攝影/洪嘉欣

蟲害須解決  品管待強化 

針對中國以介殼蟲因素為由禁止出口,黃威騰坦言,介殼蟲問題確實存在,也困擾農民許久,要在鮮果上做到百分之百零介殼蟲難度很高,需要高成本的源頭品質管理。 

目前廣泛使用農藥「陶斯松」以解決介殼蟲問題,根據研究發現,陶斯松屬於有機磷劑,毒性較強,會對兒童腦部造成傷害,且對水生動物、鳥類都是劇毒。黃威騰指出,許多農民已囤積大量農藥,而台灣禁用政策即將實行,在面對農藥轉型,對於介殼蟲防範勢必面臨另一波成本上升的挑戰。

雲林縣政府企劃行銷科長柳昆宏指出未來勢必要將農產品導向加工製品發展,除了可以調節市場鳳梨數量外,也能維持鳳梨價格延長保存期限。他也坦言,要找尋與中國人口相當且語言、飲食習慣都與台灣差異不遠的替代市場難度不小,且若重新建立台灣的鳳梨品牌形象讓國外消費者認識,仍需要長時間的推廣,難以在短時間內達成。

黃威騰對替代市場問題也提出相同論點,他表示,鳳梨是無法久放的水果,相較中國,銷往日本、韓國、新加坡的航程更長,因此,在外銷運送保存上,冷鏈設備是不可或缺的裝備之一。此外,資金、技術也是轉型的一大問題,更新設備價格高昂,負擔甚大,黃威騰坦言,期盼政府能夠發放更多補助資金,協助第一線農民。 

除此之外,黃威騰也提出,希望政府擬定相關食品規範,包含農藥使用、品質控管,讓農民提升自身鳳梨品質,他表明,品質提升能夠提高產品在市場上的競爭力,也能夠進一步拓展國際市場,打造台灣鳳梨的好口碑,以利銷往至更多國家。 

開發新產品  積極推廣海外市場 

透過政府協助、農民努力,台灣鳳梨成功外銷日本市場。攝影/洪嘉欣

雲林縣內栽種鳳梨的鄉鎮包含古坑鄉、斗六市、林內鄉,柳昆宏表示,2021年禁令發布時,政府推動企業認購並鼓勵國人購買,協助農民順利渡過難關。2022年在禁令持續的情況下,雲林縣政府也協助果農與手搖飲業者合作開發鳳梨飲品,將鳳梨元素加入手搖飲,增加消費者新鮮感,同時讓農民多一種管道銷售鳳梨。 

黃威騰透露,經過政府牽線與通路商合作簽約,目前已於平台上架販售,將自身生產的鳳梨成功進軍日本超市。 永興果菜生產合作社銷售部經理黃宛璇指出,除了傳統鳳梨鮮果販售外,目前也積極開發加工產品,包括鳳梨酥、鳳梨脆片、果乾以及鳳梨鮮果萃,不僅獲得國內優質伴手禮的認證,也成功推廣至海外市場。 

黃威騰提到,現代人習慣使用網路購物,因此透過自媒體行銷是不可或缺的,經由網路提升曝光度可以增加品牌的能見度,並促進消費者的購買意願,這也是成功將產品銷往海外的秘訣之一。 黃韋智有信心地表示,台灣譽為水果王國,農業技術精良,鳳梨的品種、口感、甜度都是無法取代的,透過發展自身的特色,精進鳳梨品質,依舊能夠在其他市場找到一片天。 

將鳳梨製成加工產品,提高價值並延長保存期限。攝影/洪嘉欣

銷路中斷  通盤檢視農產環境 

台灣大學農業經濟學系教授羅竹平指出,中國以介殼蟲為由禁止台灣鳳梨出口事實上存在些許的政治因素,兩岸關係熱絡時,中國通常會在檢疫時降低農產檢疫標準。 

《水果政治學》作者焦均進一步說明,以國際貿易面看,檢疫標準是國家保護本土農產的手段之一,但從政治角度,農產品進出口檢疫雖有明文規定標準,但隨著關係改變,檢疫標準也會有檯面下的變化,扮演政府間相互釋出政治訊號的工具。 

焦均談到,以往中國惠台政策,對台灣鳳梨大開方便門,寬鬆的檢疫標準造成銷量大增的假象,致使農民、進口商在品質控管上存有僥倖心態,依賴中國市場;當中國通路消失,台灣鳳梨要重新進入其他國家,反而成為台灣政府通盤檢視農業環境、農產品質的機會,並重新思考產銷失衡的問題。 

羅竹平表示,政黨輪替後,兩岸關係漸趨冷淡,連帶影響中國對台灣的態度,他指出,想要增加台灣農產的競爭力,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東南亞國家協會(ASEAN)等區域貿易協定是必要的選擇。 

羅竹平提到,中國身為台灣最大出口貿易國,在兩岸特殊的政治關係下,經濟受政治連帶影響,未來情況勢必更加嚴峻及艱辛。焦均建議,政府應該從觀念上輔導農業產業鍊,要求農民、進口商自發性地精進農產品質,改善產業體系。 

供需失衡使鳳梨價格浮動,利潤將受影響。 照片提供/黃威騰

延伸閱讀:

NFT系統創造新農業 解決萵苣斷鏈危機

農業面臨塑膠危機!紙缽苗技術成減塑新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