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燕窩走進日常生活 打造年輕人的「復古下午茶」

記者 黃宇/採訪報導

根據東南亞食用燕窩研究現狀指出,燕窩自古以來被視為名貴的補品,最早可追朔自唐朝,當時的燕窩是從南洋帶回來的珍稀貢品,只有皇帝與貴族能夠食用。千年後的今日,燕窩仍是人們進補的選擇之一,在傳統南北貨市場裡也不難發現它的身影。

在決定從上一份工作辭職後,Yen與友人合力開設網路燕窩品牌,致力於將傳統的燕窩推廣給年輕世代,欲打破燕窩陳設在伴手禮名店裡的「高貴」形象。

Yen分享,自己與燕窩其實沒有特殊淵源,是友人家裡親戚從事相關行業所以才認識了燕窩。親身食用之後發現困擾自己多年的過敏性支氣管炎好了許多,於是她從中嗅到可以發展的商機,因此Yen就想透過自身經歷來告訴大家「燕窩貴有貴的道理,花錢投資健康是不會後悔的。」

從行銷工作辭職後與友人共同創業的Yen,現為網路燕窩品牌創辦人。攝影/黃宇

燕窩高貴身價與大眾偏見

說到「燕窩」,一般民眾聯想到的關鍵字不外乎就是「貴」、「老一輩的人在吃的補品」。Yen也坦言這樣的既定印象確實是當今市場的走向,燕窩繁複的製作過程造就它不凡的身價。採集後還要挑出細毛、清洗燉煮才能送到顧客手中,多重工序使得燕窩價格居高不下,再加上台灣本島並不出產燕窩,其中國際運費與低溫保存更是隱藏成本之一。

Yen毫不避諱地說:「身為年輕人,我路過外面的燕窩店也不敢進去啊,如果不花個幾千幾萬怎麼能出來?」

除了貴之外,Yen還提到所謂的「血燕」其實不是大眾所想的「金絲燕吐血築巢而成」,而是生長環境的礦物質造成燕窩顏色偏紅。

此外還有採集燕窩需要殺害燕子、掠奪牠們的巢等迷思,Yen則是說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作法了,現代燕窩大多都採用「人工養殖」(也就是所謂的燕屋),透過架設溫室、提供場地,營造出適合的環境吸引金絲燕來築巢,形成一種互利共生的局面。

傳統產業新出路

2020年,彼時Yen想轉換事業跑道遂從行銷工作離職,被友人找上門一同創業,起初想法是幫在大稻埕經營南北貨的阿姨做品牌轉型,苦於溝通過程不如預期,二人於是決定成立一個全新的、面向年輕人的燕窩品牌。

Yen提到,傳統的燕窩販售模式就像是在「高級菜市場」的感覺,沒有太好看的包裝和外表,大部分的客群就是老一輩的人和孕婦。對此現象她毫不意外,因為在一般人的觀念裡,都是遇到事情才想著解決,自己真的身體出狀況才想要養生,年紀到了才覺得健康重要。Yen極力想反轉大眾的想法,既然現代人都開始注重養生、吃得健康,那應該也有人願意在能力所及範圍內花錢買燕窩滋補。

經過特別設計的包裝,讓顧客可以方便隨時品嚐燕窩。攝影/黃宇

既然要跳脫傳統銷售模式,Yen做了許多過去販售燕窩的店家沒做的事情,從簡單卻富有設計感的包裝,到一張張親手寫下文字的感謝卡片,以及近年備受歡迎的客製化禮盒,她樣樣不落下。在社群平台上也時不時分享燕窩食譜、養生知識等,為的就是讓燕窩「高冷」的形象能多出幾分「煙火氣」。

在社群平台上分享顧客能自行在家料理的簡易食譜。攝影/黃宇

當傳統燕窩遇上西式甜點

這樣的想法在心裡埋下種子後,Yen也在構思如何用「親民」的方式讓燕窩被更多年輕人所認識,思來想去就只有咖啡、甜點這種日常的「小奢侈」能夠與之融合了。但在初期網路品牌階段,首要面臨的挑戰就是運送問題,Yen心想,總不能做燕窩蛋糕、燕窩提拉米蘇吧?這樣送到客人手上都撞壞了,後來和甜點師朋友討論之下,「燕窩馬卡龍」就此誕生。

對此Yen特別提到,馬卡龍本身就是有著「高貴」形象的甜點,與燕窩不凡的身價不謀而合。雖然真正追求養生的客人不一定會買單,但色彩繽紛的馬卡龍端上桌就足夠吸睛,熱衷拍照打卡的年輕人會喜歡。她說:「我總不能用紅豆湯或車輪餅這種『台灣味』來做,這樣落差太大了!」

堅持手作的馬卡龍,內餡放入燕窩增添風味與特色。照片提供/Yen

同時,為了克服經營網路品牌要承擔的運送風險,以及不少客人希望能有自取商品的地方,Yen開始著手規劃實體店面的設立。再加上網路的銷售速度太慢了,如果有實體店面讓客人試吃一定能吸引更多人購買,她想:「既然都要做自取的地方,那我為何不多賣一些其他東西?」。

歷經挑選合適店面、裝潢設計與菜單發想等前置作業,終於在品牌正式成立後的第三年,在遠離台北市喧鬧的大馬路, Yen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夢想小店。

推開結實的木質大門,映入眼簾的是暗紫色絨布沙發與古銅色的懷舊擺件,一進門仿佛來到上個世紀的喫茶店。充滿復古氣息的店面在網路上吸引不少年輕人慕名而來,享用甜點同時還不忘拍照打卡上傳到社群平台。Yen說:「我們是有著咖啡、甜點和燕窩的『燕窩下午茶』。」

店面裝潢過程。照片提供/Yen

創業路上甘苦談

雖然開店生活看似愜意,被問到從創業至今遇到的困難時,Yen指出,燕窩離大家的日常生活太遠了,所以品牌成長非常地慢,途中難免質疑自己一直以來走的這條路是否正確,尤其在營收不如預期時心裡也會感到沮喪。她說:「如果是我員工一定會想放棄,但自己的品牌就像小孩一樣,能給最好的東西就給它,慢慢來沒關係,它長得好就好了。」

即使創業路走地緩慢,Yen卻一直抱持著開朗樂觀的態度面對,她堅信有耐心、有誠意地去做每件事情,最終一定能熬出頭。Yen也說因為身邊沒有親友的經驗可以借鑑,凡事都要靠自己摸索,實踐過後才知道屬於自己的SOP是什麼。

「我做過很多工作,大學在咖啡廳打工,剛畢業時在寵物業,後來做行銷。」雖然這些工作經歷與現在所做的事感覺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但在Yen的人生觀裡,她認為人生所做的每個選擇都會在未來派上用場,「像是我以前做寵物業,現在開店就跟客人多了一個寵物的話題,要說跟客人聊天對我的生意有幫助嗎?」她停頓了一下,「也許沒有,但這樣聊天的過程可以拉近我和客人的距離,讓他們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溫度。」

悉心整理店舖的Yen。攝影/黃宇

燕窩走入生活 溫度充實人心

經營實體店面的日子裡,Yen在菜單上加了一款又一款的手作飲品,往冷藏櫃放入一盤又一盤的精緻甜點,她說:「我不排斥客人進來只點咖啡不買燕窩,只要他願意坐下來認識我們,我覺得就夠了。」

Yen也分享一個客人的小故事,「那天有一個女生自己一個人在店裡坐到打烊,要離開前她來找我搭話,說是花藝是她自己的興趣,但剩下的花丟掉很浪費,她在網路上看到我們,覺得是一間很有溫度的店家,所以要把這盆她親手插的花送給我們。」經歷過疫情的陰霾,貌似一切人、事、物之間的距離因此變得更遙遠了,可是這樣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事,卻倏地將人與人、燕窩與民眾彼此間冷冰冰的關係拉近了許多。

Yen說:「這就是我想做的事,讓世界更溫暖、有更多連結,讓生活因為一點一滴的小幸福而充滿美好。」

來自客人的花藝禮物。照片提供/Yen

延伸閱讀:

青年創業不易 洞察市場是關鍵

【攝影報導】勇敢戰勝「末日」 吳育瑄用甜點創業翻轉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