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來襲 實虛之間的音樂戰「疫」

記者 鄧可悅、黃柔、李佩蟬/採訪報導

新冠病毒疫情嚴重,女子團體AKB48在六月舉辦的「Asia Festival 2021 ONLINE」,台灣分隊原有的現場表演,礙於疫情已暫停售票。自2019年底,演出形式逐漸由「實體」轉為「線上」,這樣的發展為音樂產業帶來哪些變化,又為演出者與聽眾產生了哪些影響?

疫情下,女團AKB48可能暫停接下來的公演活動。照片提供/好言娛樂

線上音樂無國界 卻無法打動心弦?

2019年底疫情爆發後,線上演出成為音樂人少數對外活動管道,透過預錄、直播等方式進行表演,既無地域性限制,又即時方便。

不過音樂人陳子溢認為,現場表演能實際感受聽眾回饋,有助於表演者即時調整演出,呈現更好的音樂給觀眾。「聽到現場的聲音才是我們做音樂的意義!」陳子溢補充,線上展演無法立即得知觀眾感想,彷彿表演者的熱情被「已讀不回」。

現場演出能與觀眾有直接的互動,也更具有音樂的感染力。攝影/鄧可悅

台北青年管樂團小號樂手丘逸君,也因疫情無法參加高中畢業演奏會。他回憶演出前三天,「學校向我們提出兩個方案,一是線上直播,二是預製演出。」但是現場情緒的醞釀,與觀眾的掌聲回饋,對於演出者是相當重要的元素。丘逸君指出,在特殊設計的場域演出,能提供聽眾最高音質與完整的表演,這些細節都不能以錄製重現。

實體演出再無可替代,現在也只能選擇延期或線上方式。好言娛樂總經理梁秩誠表示,六月的「Asia Festival 2021 Online」,導入可投票、評論的Emoris技術,讓觀眾在家收看也能體驗互動感,盡量彌補不能與粉絲交流的遺憾。

疫情延伸的未來 虛實演展共創雙贏

梁秩誠指出,未來流行音樂的實體和線上演出將會共存,讓消費者依據喜好及適性選擇。陳子溢也贊同,因應疫情改為線上的翻唱或原創發布,只會暫時取代實體演出。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至少在短時間內,線上音樂會還沒辦法完全取代實體音樂會。」丘逸君認為,雖然不是現階段,但相較於流行音樂,古典樂在台灣的線上演出,未來還是極有可能取代實體。他進一步說明台灣古典樂迷較少,「就算票再便宜,也不一定會售罄。」線上較有機會接觸新的觀眾群,也能減少場地等成本。

不論如何,陳子溢都鼓勵音樂人兼顧現場和數位演出,「網路做不到互動和氣氛營造力,所以現場演唱也不能放棄!」丘逸君也建議,音樂家應提升自己的混音和音樂錄製技能,如疫情時期仍可以自己在家裏編制音樂,並於線上發布音樂,盡量在疫情中,用旋律陪伴大家同心抗疫、共渡時艱。

新冠病毒橫掃國際 韓流緊撐不退燒

不少哈韓族會存錢飛出國追星,到南韓當地參與實體簽售會。照片提供/粉絲藍小姐

每年都創下上億元商機的韓流音樂,一直是國際音樂產業極具競爭力的市場,但是在新冠病毒肆虐的衝擊下,南韓流行音樂產業也受疫情限制。在疫情爆發的2019年初,不少千人、萬人演唱會接續停擺,也無法舉辦能夠衝專輯銷量的簽售會,「哈韓族」的追星行動只得緩下腳步。

能讓粉絲有機會與偶像近距離互動的簽售會,是南韓偶像團體重要宣傳活動之一。粉絲透過購買專輯等方式,滿足簽售活動規定的應募條件,爭取與偶像當面說話、簽名與合照的機會。如今因應疫情,簽售會也改為線上「視訊」形式,從原本的面對面簽售,變成隔著冷冰冰的螢幕視訊,難保不會影響粉絲參與簽售活動的意願,這樣的轉變對於粉絲而言,又能夠維持多久的吸引力。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線上一陣子短短的可以,有點像那種暫時的止痛藥。」已是上班族的藍小姐表示,過往的追星經驗就像細胞記憶,想要見到偶像本人是一種本能,因此若之後疫情退燒,還是會想看實體演唱會,甚至是買機票飛出國,參與線下簽售會與偶像面對面互動。

仍是大學生的粉絲方小姐卻認為,視訊簽售仍有其便利性,「視訊簽售我還是會願意去抽,因為比起直接飛過去,你就是尋求一個方便,你在家裡就可以了。」她肯定因應疫情作出調整的視訊形式,認為就算是在疫情趨緩後,視訊簽售依然有其市場價值,對於學生粉絲而言,即使買不起機票錢,仍可透過買專輯,博取與偶像視訊的機會,也為音樂產業帶來新的宣傳與銷售模式。

在你耳邊細語的鄭宜農

在疫情逐漸升溫的情況下,就連國際性音樂節都轉戰網絡,歌手鄭宜農便以預先錄製的演出形式,參與今年3《美國南方音樂節(SXSW)》,並將台灣美麗的山景展現在國際性「線上」舞台。

談起自身和其他音樂人最不同的特質,鄭宜農表示,她其實是不停改變、碰撞與嘗試各種可能性的人,「現在這個時代是一個包容力很大的時代,所以我這樣子的狀態就是可以完全成立。」鄭宜農停頓數秒後笑稱,這就像是打造了屬於她的王國。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鄭宜農似變色龍般不斷幻化各種色彩,沒有一張專輯風格與先前相同,她以「進化」形容長期碰撞的過程,表示自己關心的是群體性、精神層面的主題,「直到現在才有一個比較固定的樣子,我知道我創作的核心價值。」

著名作家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曾寫過:「命運反映的瞬間,就是一個人對自己大徹大悟的瞬間。」鄭宜農認為自己在人生歷程裡,一直經歷著「大徹大悟」的時刻,領悟的主題不一定很大,可能只是發現自己喜歡晚上九點睡覺,卻也能體現出此刻的心境,以及對人生、生活的態度。

台灣疫情警戒已升至三級的當下,實體的展演活動幾乎停擺,在疫情嚴峻的2021年,鄭宜農思索片刻後,最終給自己的一句話是:「拼命在動,但要懂得安靜。」她說明,今年的行程超乎預期,呈現需要拼命在動的同時,又能理解哪個時間點該安靜的狀態,「所以緩下來就是我今年的課題。

延伸閱讀:

疫情海線第一排 旅行社的生存之道

樂團熱潮席捲全台 獨立音樂唱出自我意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