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死亡回憶永存 動物標本師的告白

記者 陳妍瑧/採訪報導

在現代越來越多人飼養寵物,與寵物之間都有很深刻的情感羈絆,甚至視為家人,而當親愛的寵物離開時,許多飼主會希望能保留祂們的一部分作為紀念。而這時標本師便在此中扮演重要的角色,他們以另一種形式讓寵物繼續陪伴著主人。

標本師金毛與傑尼,便在台灣從事動物標本製作師的工作。他們會根據客戶的需求,將寵物或是動物們的遺體製作成適合它們形式的標本,轉變成另一種方式的陪伴。

標本的意義價值

標本廣義的解釋就是將動物或昆蟲的遺體保存下來,除了可以收藏紀念外、還可以做為生物研究,而對於兩位標本師而言,標本則有著另一層不同的意義。

金毛說:「標本師可以把自然界會腐化的東西,用化學的方式把它保留下來,從而將它定格成它最美的樣子」對於金毛來說,標本製作就是將動物死後的軀體做重塑,賦予他們一個較為完整、或是全新的樣貌。

傑尼則形容:「標本師會把民眾對於寵物的思念或回憶,變成一個物品,做出來的標本就是一個可以盛滿回憶的容器」傑尼認為飼主對於寵物的思念,可以透過標本而有一個想念的寄託,使得標本不僅僅只是一項物品,更是一段記憶。

工作室有很多來自國外的標本收藏。攝影/謝珮璿

初見魚類透明標本 開啟職人之路

傑尼大學時就讀水產養殖相關科系。在幾次課程中,他接觸到簡易的魚類透明標本製作,透明標本本身會有著半透明的顏色,且能夠清楚看見其中的器官與軟骨格,他覺得相當特別與好看。於是傑尼便喜歡上透明標本,對其產生了興趣,也覺得透過透明標本能讓大眾更加了解魚類的構造,並開始著手鑽研如何用更精確的製作透明標本。而之後也陸續開始嘗試許多不同種類的標本製作,如大王具足蟲以及變色龍等。

傑尼製作出的變色龍透明標本。攝影/陳妍瑧

本身就喜歡去廢墟拍照的金毛,時常會在廢墟看到已經往生的貓狗或是其他小動物,覺得相當不捨與難過,也會拍攝下來作紀錄。在一次同樣在廢墟拍照的契機下,他看見一隻已經死去且腐爛的小狗,於是突發奇想將它帶回家,並且開始上網自學製作標本的技巧,而後也成功將小狗的屍骨製作成骨骼標本。

幾年後金毛的標本製作手藝也逐漸純熟,他下定決心在辭去正職工作、開設自己的標本工作室,更在之後與傑尼一起合作,互相學習、共同經營標本工作室。

金毛製作過許多小狗的骨骼標本。攝影/陳妍瑧

標本結合飾品 遭網友撻伐

在初期開始製作標本時,曾經學時尚造型設計的金毛,就產生把標本與設計結合的想法,至今也製作出各式項鍊、耳飾、手鍊等與標本結合的作品。

她有次將斑鳩頭部製作成項鍊藝術品的形式做保存,並且放上社群網站做紀錄與分享,當時純粹的練習也並未做販售,卻遭到部分網友的批判,指責金毛不尊重生命,甚至將她的作品放到鳥類保育的相關社團做討論,她也因此遭受到更多非議。

網友們認為應該將斑鳩掩埋、且好好安葬而不是做成標本項鍊。動物標本製作與普羅大眾「入土為安」的喪葬觀念有所衝突。這次的衝擊也讓金毛感受到原來理念不同會造成如此大的爭議,但她也更加堅定對於這項行業的熱情,並不會因一些來自外界的批判而有所動搖,而會繼續製作標本,並且持續學習、更加精進製作的技術。

金毛製作的鼠肩胛骨標本結合耳環。照片提供/清晨兩點標本製作研造室
十字架白鼠手項鍊。照片提供/清晨兩點標本製作研造室

在眾多的批判言論之下,金毛與傑尼也不畏懼酸言的持續著自己的初衷,而其中也有許多支持他們民眾,認為他們的出發點是好的,且具有一定意義,也會在網路上幫他們說話、私訊工作室給他們加油打氣,這其實都給他們帶來很大的鼓勵,使他們能夠繼續前進。

全力以赴完成作品 從失敗中學習

金毛與傑尼也表示,每一次的製作,他們都相當的珍惜,初期自學能夠練習的標本數並不多,於是都很把握每次的製作,而過程中接觸到越來越多沒有接觸過的物種,對他們來說都是全新的挑戰,在興奮新的挑戰之虞,同時也擔心是否能完整呈現出這項標本的樣貌,而每次用心製作標本、就算過程中有失誤一樣盡全力去補救,從解決的過程中學習到新的技巧,且製作出最好的成品給顧客,就是金毛和傑尼從一開始製作標本就一直在堅持的理念。

工作室製作過許多鳥類的標本。攝影/陳妍瑧

製作標本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金毛就提到,製作標本需要細心以及耐心,裡面有許多複雜的步驟,比如說標本浸制藥水時就必須時刻注意時間,若是浸制時間過長,標本的外皮就會整個腐爛,無法製作。

再來使用刀具剝皮時,手必須靈巧,也要非常細心、專注的去操作。有些標本若是施作上一有差錯,影響幾乎是不可逆,一旦無法挽救,就有很大的機率必須改用其他標本方式呈現、或是做成飾品。製作時也必須要有耐心,因為根據標本的大小以及複雜程度,製作的時間也會有所不同,短的大概幾周、長則至數個月不等。而像是填充等步驟,整個流程必須一氣呵成、中途不能停下來,時常因此忙到深夜,需要耗費相當多的精力。

金毛近期接到一項相當特別的猴子標本委託案。攝影/陳妍瑧
傑尼研究設計出大王具足蟲的標本製作方式。攝影/陳妍瑧

標本大致可分為剝製標本、浸製標本、乾製標本及骨骼標本等四種類別,兩位標本師會依照客人的需求,與他們討論要製做成何種標本模式,過程中也會給予建議,若遇到客人有特殊需求、需要特殊的呈現方式時,兩位會在評估過後,若是有辦法製作,便會研究出適合的方法,而在這過程中也就可以學習以及延伸到新的技巧。

動物標製作方法介紹。資料來源/維基百科、製圖/陳妍瑧
工作室擺放許多動物或是昆蟲的浸製標本。攝影/陳妍瑧
動物手部的乾製作品。攝影/陳妍瑧
工作室有製作過許多鸚鵡的剝製標本。攝影/陳妍瑧

金毛也表示在自學的初期也時常失敗,做出姿勢不正確或是神韻不對的作品,更嚴重甚至會遇到因防腐保存困難而長蟲。為了避免這樣的情況,他們就去查找國外的相關影片,研究裡面所使用的藥劑,並且慢慢調配出合適的用量。也因為台北的天氣較為潮濕、時常下雨,標本製作的乾燥環節就更容易受到影響。

兩位都提到有次製作魟魚標本時,當放在陽台通風卻被突然下的雷雨噴濺到,造成標本的發霉,花了好一番工夫才將它復原回原本的樣子;或是遭到一些不明的小蟲啃食標本,害他們的心血泡湯,也是在近期都有發生過的事,各種因素都有可能造成標本製作上的困擾。

金毛早期的貓咪剝製標本作品。攝影/陳妍瑧
台北天氣較為潮濕,於是有時需要烤燈加速乾燥。攝影/陳妍瑧

顧客暖心支持成強大動力

在製作完成客戶的委託案後,兩位標本師會在經過同意下,將客戶對於自身寵物的敘述或是故事,連同照片寫成一小段文章放上社群網站,紀錄下來並且與其他人分享它的故事。也時常有客人在看過文章後,跟他們分享看過文章之後對寵物的思念和感動,也很謝謝他們能夠將此紀錄下來。

客人委託的案件,希望能與相框做結合。攝影/陳妍瑧

標本師的工作讓他們遇到許多形形色色的人以及令他們印相深刻的委託案,包括令他們感到很暖心的客人。

金毛與傑尼分享,有位顧客在飼養的刺蝟過世後,將其遺體送去給他們製作成標本保存,而在他們完成並將成品寄送回給顧客後,客人多給了他們一些小費,因為當時他們正處於被許多酸民批判的風浪下,那位顧客說希望用這種方式給予他們支持,也辛苦他們的努力。金毛與傑尼深受感動,很高興一直在堅持的事能夠被肯定,知道是有人一直在支持著他們。

完美作品背後的犧牲

製作標本也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輕鬆,在每個精緻的完成品下其實都有兩位標本師所付出的大量時間,甚至是健康。金毛與傑尼提到,製作標本所需要的「福馬林液」因為含有甲醛,所以其實非常毒,不管皮膚接觸到或是口鼻吸入,其實都會對身體造成不好的影響,長期下來更是嚴重,尤其標本製作都是需要長時間接觸福馬林液。

金毛就曾有段時間因為製作標本、長期吸入福馬林液的揮發氣體,造成福馬林中毒的現象,發生注意力不集中、食慾差、想吐和記憶力變差等症狀。因此製作標本時在通風環境、護目鏡甚至防護衣都非常重要;也因為切割刀具必須銳利,在使用時被劃傷更是很常發生的事。

松鼠皮剝製標本乾燥過程。攝影/陳妍瑧

踏入標本世界的建言

很多民眾都會向他們詢問,如果也想開始自學標本製作是否有需要注意的事項,而傑尼與金毛都強調,剛開始學習製作時,最需要去適應的的地方,就是忍受屍臭味與化學藥劑氣味所帶來的不適。平時可以透過製作魚類標本做訓練,使自己慢慢去習慣較為腥臭的味道。若是對於像是腐敗味這種特殊氣味有較大排斥的人,就必須多話時間去調適。

此外,製作時也必須做好防護工作,不論是防護衣或是器具,例如手套、口罩、護目鏡和選擇通風的環境施作,也要多去了解材料本身的使用方式。化學藥劑則要查閱它的危險程度與如何操作,有些較危險的溶劑例如強鹼,若是操作不當容易導致冒煙,嚴重一點可能導致容器瓶身爆開,這些危險都需要謹慎注意。

傑尼表示,剛開始製作一定會遇到的最大挫折就是製作失敗,或是做出不是很好看的作品。但是新手不要因為一次的失敗、覺得灰心喪志,可以慢慢的做修補。因為製作標本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練成的,只要願意去反覆做訓練、鑽研,就能有所進步,不必因為害怕失敗而不敢踏出第一步。

受舊時代深深吸引 收藏古董成興趣

平時除了製作標本外,傑尼與金毛都非常喜歡收藏古物,傑尼喜歡日本早期的古董物,工作室有著大量的收藏,像是掛畫或是家具類甚至是各式的小物。而金毛則是喜歡收藏洋娃娃,不管是歐洲古典風格或是日本菊人型娃娃。他們在閒暇時也會去逛一些古物店,看看是否有一些較為特別的舊物,這也算是他們在工作之外一項特別的興趣。

金毛特別喜歡收藏西方古董洋娃娃,也會請朋友從其他國家代購。攝影/陳妍瑧
傑尼很受日本老物的吸引,時常去逛骨董店。攝影/陳妍瑧

將思念注入標本 讓社會看見標本師

金毛與傑尼現在的工作室較小,無法給客人進入作參觀或是討論標本製作,工作空間更是局限。金毛與傑尼希望未來能規畫一間新的工作室,不但是有個更大的環境提供製作、更加提升標本的品質,還能提供給顧客或是他們的寵物進來參觀及拍照,作更進一步的交流,也希望設計一個空間,用來教授小型標本製作的課程使用。

在台灣從事標本師行業的師傅並不多,因此一般民眾較少可以去接觸、或者是了解這項職業,傑尼與金毛就表示期待未來製作標本這項行業能夠更加活絡,更希望能夠透過教學推廣,讓更多的民眾知道在台灣有一群人正在從事標本的製作,並且透過標本師,能夠將自己對寵物的思念寄託在標本上。

無論是以傳統「入土為安」或是近年來「製成標本」的方式都沒有絕對的對錯,標本師是提供民眾們多一種選擇,讓寵物們相較過去的土葬,可以有另一種形式陪伴在主人身邊,或許能藉此給予飼主在心靈上的陪伴及慰藉。

 

延伸閱讀:

剩「布」回收 鹿港手作工作室的再造精神

青年瘋創業 追尋咖啡夢

青年學藝術創品牌 勇闖時裝市場

青年創業不易 洞察市場是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