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不勝防 身心障礙者受侵害比例增

記者 周一心、馮浩倫、方致鈞/採訪報導

電影「無聲」於202010月上映,描述校內駭人聽聞的性侵害與性騷擾事件,被喻為台灣版「熔爐」。令許多觀影後的民眾為此關注起當年的性侵案件。根據衛福部保護服務司的統計顯示2008年,身心障礙者被性侵害通報件數共581件,2013年高達11572018也有1113件。而身心障礙者族群,在面臨侵犯時也可能因身心限制而無法分辨或反抗。

加害者誘拐哄騙 性侵得逞

對於身心障礙者的定義,雙北市政府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委員楊聰財表示,生活上受到限制者,或精神疾病之身心障礙者,由於身心判斷能力較差,時常淪落於性侵害加害者攻擊的對象。他進一步說明,加害者時常使用誘騙或強制的方式,對身心障礙者進行性侵害。

楊聰財接手的身心障礙者受侵犯案件中,有件個案令他印象非常深刻:一位智能障礙的成人女性,被一位具有戀童癖的計程車司機性侵,不只身體受到侵犯,且由於自身智能不足,輕易順服於司機的意見,一起哄騙小孩。

楊聰財表示,他們會尾隨小孩到暗巷之後,再把他們抓上計程車至荒郊野外性侵。而案發被捕兩人皆入獄服刑,出獄後進行強制治療,是一項身心障礙者同時為受害者與加害者的複雜個案。

有些加害者會鎖定身心障礙者作為下手目標。攝影/方致鈞

黑數案件 難以估計

律師張宸浩表示,當身心障礙者不幸被性侵後,受害者事後若覺得被強制發生非志願的性行為,會依照刑法第十六章妨害性自主罪提出告訴,因為該類案件為非告訴乃論,加害者會受到檢察官的調查,進而起訴。

對性侵害案件處理之疑問,可以與各縣市政府的性侵害防治中心聯繫。攝影/方致鈞

而楊聰財指出,案件的數量增加並不完全代表身心障礙者受到性侵案件逐年增加。可從兩種面向來解釋:以好的面向而言,可謂越來越多人了解法律救濟的管道;若從壞的面向來解釋,代表目前個人主義高漲,對他人較不關心,加害者更肆無忌憚憑藉著自身一時的慾望,對身心障礙者加以性侵。

然而,楊聰財說明,數據數量不代表身心障礙者性侵案件的總數,也存有未通報的案件,稱為「黑數」。他估計,未通報案件是通報案件的五到十倍。新北市家扶中心兒保組組長胡耿綾也指出,對於未成年身障者性侵案件,許多未就學的孩童無法透過學校通報,導致被發現受害時,身心都已出現重大傷害,因此便難以準確估計未成年之身心障礙者性侵案件數目。

性侵害通報件數。資造來源/衛生福利部統計處、製圖/周一心

受害者身心受創 亟需關懷

身心障礙者被侵犯後,身心必定受到嚴重傷害。楊聰財指出,被害人會經歷階段性的傷痛,第一階段為案發後一個月內,被害者會產生急性壓力反應,有時性侵害案件為非志願性且具強制性,甚至被威脅不配合就會危及生命安全,所以當受害者再次碰到類似的情境畫面,容易成驚弓之鳥,且受害者會對周遭的環境非常敏感也沒有安全感,甚至會退縮在家不敢外出。

遭遇性侵害時可向警察機關通報,將罪犯繩之以法。攝影/方致鈞

然而,楊聰財表示,如果他們能夠被適當的關心與關懷,並接受諮商師或社工的心理輔導,狀況良好的話,一個月內,內心的傷痛便可以慢慢緩解下來。他進一步解釋,其實也有不少的受害者,承受壓力能力上相對較差,其創傷時間很可能久於一個月,形成創傷後壓力障礙(俗稱PTSD),還會影響其睡眠品質,因此受害者會服用鎮靜藥或安眠藥來降低焦慮不安的狀態。

楊聰財指出,使用鎮靜、安眠藥存有風險,也可能產生依賴性,且對大腦造成負面的影響。因此,各縣市都有成立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針對被害人都有安排心理師輔導與關懷,而親友也必須好好陪伴、傾聽,必要時為他建立安全感,讓他知道可以隨時隨地找到身邊的人。

然而若個案太嚴重,造成情緒障礙、憂鬱症及焦慮症,楊聰財強調,應轉介給專業精神醫療團隊、讓醫師、心理師、護理師及職能治療師照顧,才能早日修復心靈上的傷口。

  •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又稱創傷後遺症)是指人在經歷過情感、戰爭、交通事故等創傷事件後產生的精神疾病。其症狀包括會出現不愉快的想法、感受或夢,接觸相關事物時會有精神或身體上的不適和緊張,會試圖避免接觸、甚至是摧毀相關的事物,認知與感受的突然改變、以及應激狀態頻發等。這些症狀往往會在創傷事件發生後出現,且持續一個月以上 。與成人相異,兒童(尤其是十歲以下的幼童)較不容易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孩童患者亦較少出現身心不適的症狀,但對創傷事件的記憶可能會在與他人互動時體現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的自殺風險較高。有時候也會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稱為創傷後壓力反應(post-traumatic stress reaction)以強調這個現象乃經驗創傷後所產生之合理結果,而非病患心理狀態原本就有問題。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宣導法律常識 強化諮商輔導

根據衛生福利部保護服務司統計資料顯示,身心障礙者在求學期間遭受性侵害的比例逐年增加,而身心障礙者中又以「智障」遭受性侵害比例最高,甚至高達51%。其次為「精神病患」,比例也有近26%。要如何減少特教生被性侵害的比例,胡耿綾表示,由於同儕之間對於性別認同產生差異,彼此之間產生不對等的權力關係,因此身障特教生的性侵害案件層出不窮,也因為身心障礙者表達困難,較不懂得反抗,要降低被性侵害的比例仍然有待努力。

身心障礙者於求學期間受性侵之曆年案件數。資料來源/衛生福利部統計處、製圖/張允馨

現代婦女基金會性暴力防治組社工員林思瑩說明,許多學生性侵案件都是在意想不到的狀況下發生。根據行政院性別平等會近五年來的數據資料顯示,加害者與受害者之間,有九成是彼此互相認識。並不是社會大眾普遍所認為,是深夜外出,或在暗巷裡,才會發生性侵害。

校園性侵害與受害者關係圖。資料來源/行政院性別平等會、製圖/周一心

對於如何降低校園特教生性侵害發生,林思瑩認為,可以先從學校教職員的性別平等訓練開始做起,提升教職員的性平觀念。學校行政體制上的流程,受害者向學校提出受害事件沒有時效性,但是學校人員知悉案情之後有24小時內責任通報的時限,這會使有些教職員覺得需多負擔行政事務而產生息事寧人的作法,進而使得校園內的性侵害案件黑數存在。

她也承認,如此一來老師的工作量會增加,更有可能會發生即使老師得知學生遭性侵,依舊會規勸學生繼續安穩就學,忍耐直至畢業。但林思瑩強調,「性侵案件是受害者一輩子的痛,而不是一畢業就能癒合。」

提升性平意識 加速處理流程

胡耿綾表示,台灣的媒體環境與社會風氣是減少性侵害案件之關鍵,由於台灣媒體會大肆報導性侵案件,且可能連續播報數日,是否導致模仿效應產生不得而知,但至少對此類事件並不會產生好的印象。

法院為審理性侵害犯罪案件,應指定經專業訓練之專庭或專人辦理之。攝影/方致鈞

她進一步說明,在臺灣對於性的話題是較為隱晦、保守的。因此,當學校宣導兩性教育時,不時有家長抗議,導致性別平等觀念與性別認同無法普遍、有效的宣導。胡耿綾指出,若須完全改變社會風氣,可能必須等到世代輪替,才能普遍提升大眾對於性教育的接受度。

針對加害者及被害者,治療方式有所不同。林思瑩出心理治療不只針對受害者加害者的心理輔導也非常重要。目前主要的治療方式有三種分別是法律觀念的教導需有同理心,以及良好的情緒抒壓方式她鼓勵家人間交流彼此想法避免長期累積不滿致使個人心理壓力產生唯有從教育及預防宣導著手才能減少憾事發生。

針對受到性侵害之身心障礙孩童,社會局會派遣第一線社工評估其狀況,並將其安置,胡耿綾表示,家扶中心會和社會局合作,提供寄養家庭資源給案件較為嚴重之性侵受害身障孩童,也會提供心理諮商師輔導,陪伴他們走出人生艱困的一刻。

延伸閱讀:

性侵害 熟人誘騙比率高

青少年性侵被輕視 政府應加強性別及法律教育

學校性教育 建構安全防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