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的湯匙意識 重視菁英的社會

記者 林立婕、沈詩柔、高貫軒/採訪報導

在我們的時代,有一種湯匙階級論,以父母能為孩子付出多少金錢來計算。

在韓劇《青春紀錄》中,男主角史彗峻說了這句話,點出韓國年輕人從學生時期到出社會工作,不論出身、經濟、年齡,甚至是性別,人生總是被各種不同的階級意識綑綁。年輕世代如何在「富者越富,貧者越貧」、差距日漸極端化的社會下取得平衡,引人深思。

在社會階級複製嚴重的南韓社會,打破貧富差距的機率微乎其微,出生即決定未來。照片來源/Pixabay

雀鳥與湯匙

「我這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老師,我是鴉雀的短腿,而你是黃鳥的長腿(나는 입에 황금 스푼을 안고 태어난 선생님, 나는 새의 짧은 다리, 당신은 노란 새의 긴 다리)」被南韓奉為五大國寶之一的男子組合防彈少年團(BTS)於2015年發表的歌曲「鴉雀(뱁새)」中,出現這樣一句歌詞,道破當前南韓社會階級意識。南韓有一句諺語比喻鴉雀矮小的體型與短腿,如果奢望和擁有修長雙腿的黃鳥一起飛翔,再怎麼努力前進,也只會將腿折斷。

藉由鴉雀的形象,影射年輕人時下面臨的問題。長期研究韓國文化的旅韓作家陳慶德提及,如果不是含著金湯匙出生,在社會階級複製嚴重的南韓社會,即使不斷努力,打破貧富差距的機率微乎其微,出生即決定未來。他表示,南韓階級意識確實比台灣嚴重,存有具體將人歸納等級的說法。

在南韓的文化裡,打從出生就決定一切。照片來源/Pixabay

除了華人社會朗朗上口的古語「含著金湯匙出生」,南韓社群論壇更流傳著「湯匙基準論」。以父母擁有多少資產,能給予孩子多少金錢為標準,將人們歸類在四種階級,分別是「金湯匙」、「銀湯匙」、「銅湯匙」以及「土湯匙」。

以湯匙材質劃分經濟階級,畢業於南韓高麗大學政治學博士、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教師張少文提到,南韓的日常生活中不會使用金湯匙,那是只放在高級禮品店展示的珍貴寶物,故象徵年收入超過兩億韓幣(約新台幣五百萬)的富有家庭。以此類推,土湯匙指涉年收入低於兩千萬韓幣(約新台幣五十萬)的低收入戶。隨著時代變遷,湯匙階級種類也越來越多樣化,例如:鑽石湯匙、塑膠湯匙等。

南韓社群論壇流傳「湯匙基準論」,以父母擁有多少資產,能給予孩子多少金錢為基準,將人們歸類在四種階級。製圖/高貫軒、資料來源/Naver Cafe

儒家禮教縮影

南韓現代的階級意識可追溯到朝鮮時代之階級制度。前韓國放送TBS eFM節目作家Fion說明,朝鮮時期因受儒家禮教思想影響深遠,有非常嚴明的階級制度,分為兩班(貴族)、中人(中產)、常民(農工商)和賤民(下等)。在哪種家庭出生,就註定這輩子要做什麼,翻身不易。她舉例,賤民的女性即使嫁入兩班,生下的孩子也不會變成兩班。

朝鮮時期因受儒家禮教思想影響深遠,影響到現今社會的階級意識。攝影/高貫軒

600多年前朝鮮時代用來稱呼各階層的詞彙,時至今日仍是南韓人民的生活用語。陳慶德表示,國民內心依舊殘留朝鮮歷史的影子。目前就讀政治大學的南韓留學生李思妤分享,即使南韓社會存有湯匙階級論,但明目張膽地替周遭的人劃分等級是十分不禮貌的行為,因此不會直白的稱呼他人屬於哪種「湯匙」,只有非常富裕的財閥權貴間,會將白熱化的階級比較放在檯面上討論。

階級反映貧富差距

湯匙階級論反映南韓社會的貧富差距。陳慶德論及,從升學率就能看出階級複製。與台灣大不相同,南韓的大學並非隨處皆有,前段大學競爭激烈,大學錄取率並不比台灣高。根據南韓媒體的研究數據顯示,高所得家庭出生的孩子有高達七成能順利進入大學。相較低所得家庭的孩子進入排名前20的大學,比例僅3%,更加驗證菁英複製的現象。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助理教授曹家榮解釋,富有家庭擁有豐富資源,讓子女可在優渥的學習環境接受教育,甚至建立廣闊的人脈關係,優勢群體的子女從出生就可以贏在起跑點。反之,生活困苦的群體,沒有經濟資本接受教育,也沒有人際網絡的幫助,要一舉躍上菁英階層,並非易事。「與其說是菁英複製,不如說是資源世襲。」

從生活到職場 韓注重年齡輩分

除了湯匙基準論、資源世襲等隱性階級現象,在南韓,避不可避的更是年齡與性別的顯性階級。陳慶德表示,南韓社會非常注重年紀輩分,語言大多分為敬語與平語,從最平凡的日常交談開始,就會產生社會階級,除非完全不說韓語,否則根本無法避免。

張少文更補充,在職場見到任何人,不論熟識或初次相見,皆須在短短十秒鐘內判斷該使用敬語或平語交談。若身在更嚴謹的場合,還需考慮卑語。Fion分享,因對年齡階級的重視,公司主管並不會想要錄用比自己年長的人當下屬,認為較難管理。相較之下,台灣職場對年紀稍大的職員較不會存有這樣的想法。

若說年齡階級已融於南韓社會的一部分,性別差距在職場便是公開的祕密。張少文解釋,南韓職場存有根深蒂固的男尊女卑思想,男女薪資比例大約是六比四,且女生錄取率大幅低於男性,女性升遷速度也較男性緩慢。他補充,因受儒家三從四德的觀念影響,企業普遍認為女性即使進入職場,也會很快步入婚姻、回到家庭,因此直接不錄用女性員工。

南韓職場男尊女卑的思想極其嚴重,男女薪資比例大約是六比四。製圖/高貫軒、資料來源/採訪整理

面對職場男女的差別待遇,Fion表示,雖然政府單位已加強宣導男女平權的觀念,但已故首爾市長朴元淳今年七月深陷性騷擾女職員的醜聞中,政府單位的執行力度令人懷疑。她認為,傳統觀念深根於南韓人的腦海難以拔除,只能期望從基本性平教育著手改變。

台提倡性別平等 韓強調團隊合作

南韓職場文化中的性別階級,此現象是否會在台灣職場發生,世新大學通識中心兼任教師吳木崑舉例,台灣現任總統為女性,許多重要職位也是由女性擔任,可見台灣職場相較於南韓,較少發生女性工作錄取率低於男性等的不公平狀況。

過去女性懷孕可能被迫離職或是面試時表明已婚身分,雇主會較排斥錄用。吳木崑補充,近幾年大幅進步的男女平權是台灣珍貴的資產,也是外界有目共睹的成果。從女性能夠與男性一樣身居高位或是擔任國家領導人來看,台灣職場男尊女卑的思想早已逐漸淡薄。

儘管南韓有些職場文化與台灣差異甚大,張少文強調,他在南韓擁有12年的工作經驗,南韓職場依舊擁有值得學習參考的優點,其中他認為最重要的是團隊合作。歷史上,南韓曾經遭受各國瓜分殖民,導致內心產生一種排外心理,強調民族應要團結一致保護自己國家。因此職場文化更凸顯該民族性與團隊合作精神,排斥個人英雄主義,在南韓職場很難見到單打獨鬥的人。

韓國人因其民族性,較注重團隊精神。照片來源/Pexels

除了職場的團隊精神,張少文更分享南韓特有的三溫暖文化。企業高層商談生意合作的場合,不是高級餐廳的包廂,也不是尋常的辦公室,而是選擇隨處可見的三溫暖。當兩人處於身體必須一絲不掛,坦承相見的三溫暖時,意味著兩人皆毫無隱瞞,此時即可實話實說,企業許多關鍵的重要談判都是在三溫暖裡決定的,成為南韓獨一無二的職場文化。雖台韓存有職場文化差異,但皆應給予尊重。

張少文分享南韓企業的三溫暖文化

 

延伸閱讀:

南韓疫情催化補習弊端 台韓教育問題浮現

從飲酒文化看韓國── 階級、霸凌、性騷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