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劇《桃花源—風姬》 打造素人圓夢舞台

記者 林嘉儀、王巧柔、王宇婕/採訪報導

自由同頻音樂舞台劇團(以下簡稱自由同頻劇團),再度規劃20212月大型音樂歌舞劇《桃花源—風姬》第二期公演,並公開徵求百位素人演員,目前已完成徵選並展開集訓,團員年齡從七歲到七十歲不等。劇團創辦人歐陽蓓期許渴望舞台的每位素人,人人都是主角,一起創造夢想舞台。至於甄選條件,她說:「想做,就是你的資格」。

自由同頻劇團創辦人歐陽蓓,本身即是舞蹈系畢業,早期在日本生活,並開了一間舞蹈教室,所教過的一名學生因得了憂鬱症,變得不怎麼出門。有天,那名學生寄了一封關於素人劇團演出的邀請信給歐陽蓓,她看完後被素人劇團的熱情所打動,親身參與幾次並仔細研究這個制度。

創辦人歐陽蓓親自指導團員排練。攝影/王巧柔

她發現參加素人劇團能讓人找到快樂,一圓登上舞台夢想外,最重要的是可以敞開心胸和劇團團員說心事,畢竟團員中沒有利害關係,也不是職場上的夥伴。基於上述緣由,她覺得這個制度很好,決定將這個理念帶回台灣,五年前回到台灣後開始籌備,直到去2019開始招募第一期的團員。

自由同頻劇團在20199月到20202月進行排練,並在28日、9日順利完成了第一期演出,大獲好評。20205月至9月又再招募第二期的團員,第一期團員在表演結束後,都賦予劇團很高評價,甚至還有學員再次報名第二期的培訓。

第二期《桃花源─風姬》的內容,是講訴一對被警察緊緊追捕的偷竊犯兄弟,在絕望中跌入桃花源,在幫助受傷的風姬後,也跟隨風姬進入桃花源。弟弟裕翔,在那找到信心與愛情。哥哥順財,也找到自己的良知,最後卻因貪念寶石財富,造成桃花源裡的混亂,《桃花源─風姬》除了有歌舞劇演出,劇中也探討單親家庭的社會議題。

劇團創辦路崎嶇   歐陽蓓:貴人一路相助

自由同頻劇團特地為素人打造一個百人大型歌舞劇,創辦人兼團長歐陽蓓在沒有資源、人脈的情況下開始募集團員,甚至不惜拿出存款,賣掉金飾來維持劇團開銷。素人團員在歌舞零基礎下,一起接受長達半年左右的培訓,最後登上大舞台完成一齣歌舞劇。

自由同頻劇團在台灣開先例,創立初期完全沒有人參加,没有任何收入來源,還要支付大筆場地租金,「很多人以為是詐騙集團」歐陽蓓笑說,直到後來,把自己的理念告訴在大學任教的學生後,同學們都表示支持,紛紛報名參加,還遇到專業的作曲家陳熙主動協助她完成音樂劇的創作。

歐陽蓓特別提及借場地的老闆,在她沒有經驗的時候給與她建議以及協助。除了貴人相助,歐陽蓓還一手包辦了劇本創作、編劇,也身兼指導老師以及劇團總監,自己也負責許多工作項目才將劇團的營運穩定,順利步上正軌。感恩過程中所有遇見的貴人,歐陽蓓說:「沒有他們就沒有現在的劇團」。

素人團員來自各行業 跑龍套變身舞台主角

「想做,就是你的參加資格」,歐陽蓓說明,劇團裡有金木水火土五個組別,分別學習不同的舞蹈風格。第二期團員年齡層分布範圍大,年齡從七歲到七十歲不等,但大家對待彼此的感情就像兄弟姐妹,也無差別待遇,團員裡有語言障礙妥瑞氏症癲癇患者,也一視同仁教育他們。

《桃花源─風姬》的五族和代表舞蹈類型。資料來源/歐陽蓓 、製圖/劉冠儀

第二期團員表示,劇團成員來自各行各業,甚至有工程師、修車技師等行業,他們談起像自己這樣懷抱明星夢想的一般素人,過去參與演出只有「跑龍套」的份,但是這裡是以幫助大家圓夢為主來募集團員,編劇安排也盡力讓大家發揮各自出色的表現,人人都可以是在舞台上發光發亮的主角。

然而,每一位素人也都必須從零開始學習,從說話的正音、咬字發聲練習等基礎訓練,都在為在20212月的正式演出作準備。歐陽蓓表示,一開始很多團員都以為自己不會唱歌、跳舞及演戲,但透過學習後發現自己的天賦,「這個劇團是一個奇蹟!」歐陽蓓鼓勵團員別讓夢想變成幻想,就能在舞台上發光發亮。

劇團訓練結束後五族互相鼓勵的環節。攝影/王巧柔

舞台不分年齡 妥瑞兒成長一大步

自由同頻劇團第二期公演徵集的團員中,大多是以青年及中年人為主,但有一個矮小的身影在眾人中更吸引觀眾的目光。就是一位年僅八歲,患有亞斯伯格合併妥瑞氏症的小男孩張恩佐。被分配在「土族」的表演組,年幼的他不僅參與劇團排練,同時也學習街舞、繪畫、木箱鼓及鋼琴。他在「土族」裡負責數拍子,在穩定的節拍下,掌握著「土族」的表演節奏。

「土族」表演者共同完成並呈現「土族」舞蹈的舞蹈動作。攝影/王巧柔

張恩佐表示,因為母親帶自己與妹妹一同參與試鏡,所以在錄取後便加入劇團,開始進行排練;而張恩佐的母親也提及,在加入劇團前,張恩佐曾上過一些舞蹈、繪畫等才藝班,但因病情影響,不少老師認為他在學習能力低於同齡孩子,讓身為母親的她十分受傷。所幸某天張母於網路上發現劇團體驗課的課程,便帶孩子前來嘗試。

張恩佐的母親表示,孩子曾在學校受到語言欺凌,屢次回應都遭受旁人的冷落,導致孩子後來因此在校內以大喊大叫的形式來反抗。據張恩佐母親側面了解,同齡孩子會因為某些因素而開始排擠他,但身為母親的她在劇團內看到自己的孩子被團員接納,歐陽蓓也對兒子悉心教導,身為母親的她倍感欣慰。張恩佐的母親表示,加入劇團之後,孩子在處事方面也更努力付出,令她覺得張恩佐也可以比正常孩子更優秀。

儘管劇團排練時間對於年僅八歲的張恩佐來說,時間很長且過程非常不易,但張恩佐從未對母親說出疲憊或想放棄的想法。小小年紀的他加入劇團後,不僅能夠變得自律,團練時不使用3C產品,也在接受老師批評時,不會進行辯駁或以大叫來抒發,而是學會聆聽,及承認自己的錯誤。

張恩佐雖為國小生,仍努力參與劇團排練,同時也在「土族」擔任負責數拍子的角色。攝影/王巧柔

癲癇女孩楊妍德  勇敢追夢展現自我

在素人音樂歌舞劇《桃花源─風姬》中擔任火族族長的台灣藝術大學女孩楊妍德,在國三時發現自己有癲癇,曾經歷過低潮期,在專業輔導後已逐漸好轉,她表示,參加劇團是為了讓大眾打破對於癲癇的刻板印象,現在的她決定為了自己勇敢一次。

在求學生涯中,15歲國三那年癲癇找上楊妍德,她得的癲癇屬於局部型無意識發作,左手會突然無法動彈,算是輕度難治型,至今已陪伴她八年的時間。很多人都以為癲癇會成為她的阻礙,但楊妍德認為,這反而是促使她報名參加劇團的因素。楊妍德表示,自己想突破大家對癲癇的框架,讓大眾了解癲癇也能在舞台上表演,展現自我。

當初知道自己是火族族長時,楊妍德坦言很意外,火族動作是熱情且奔放的,但原本自己較想走木族,也就是芭蕾的路線,這部分和她當初預想的不太一樣。即使如此,楊妍德並不後悔加入劇團,她表示,這裡因為全是「素人」,所以團員和團員間彼此沒有競爭的心態,都是用合作的方式完成一場表演。

楊妍德在週日排練時努力的練習動作。在團練過程中,她穿著代表「火族」紅色上衣,她也是火族的族長。攝影/王巧柔

楊妍德目前就讀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原本在慈濟大學讀幼教相關科系,在三年級接觸必修的兒童劇,到偏鄉表演舞台劇,結束後讓她有想進入兒童劇團發展的想法,為了累積演出經驗而決定轉入台藝大。

進入台藝大就讀後,楊妍德學習到揣摩角色的方法,一開始是以同理心去猜想角色想法,再分析角色和其他人之間的關係,並寫出演出人物的自傳,藉此幫助自己融入角色。

楊妍德認為自己是一個內向、慢熟且對事情負責的女孩,訪問中不斷透露自己有完美主義,其中原因包括家庭因素,和教育環境使然。她的母親十分看重她的人品,甚至會因此懲罰她,更加深了她追求完美,以達到媽媽要求的想法。

教育環境對她的影響要回溯到小學,同學們互相比較成績的行為,讓她不知不覺有了完美主義,自我要求相當嚴格,在劇團練習動作時,亦會針對自己的動作再三糾正。

楊妍德(左四)在小成發中展現平日所學。攝影/王宇婕

其實癲癇對於楊妍德的生活影響不大,能跟正常人一樣生活,她認為唯一的困擾就是交通,為了避免癲癇在騎車時突然發作,她不能考駕照,所以楊妍德也很羨慕可以騎車的同儕。

這八年來,楊妍德目前用藥物控制病情,選擇以平常心看待癲癇,她選擇和它當無形的「朋友」。現在對楊妍德來說,癲癇就當是拿到小禮物一樣,她展露笑顏地說:「不必在乎別人的眼光,畢竟除了交通外並沒有太大的障礙,就學習讓自己放手去飛吧!」

延伸閱讀:

中小型劇團生存挑戰 表演線上化成趨勢

小可樂果劇團 折翼天使的樂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