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籍生背井離鄉築夢 來台之路阻礙重重

 記者 李紹仰、張愛芸、李安/採訪報導

大專籃球聯賽UBA近年吹起外援風,各校網羅國外好手,為台灣籃壇注入新活力,成為影響比賽的「關鍵少數」外籍球員不但能夠激發本土球員,強化身體對抗性,也能提升台灣籃壇在國際間的競爭力。外籍球員遠渡重洋來到台灣,最需要克服離鄉背井的孤獨以及文化上的隔閡。同時,隨著越來越多外籍球員進駐台灣籃壇,各界針對體制的改革也產生各種不同的聲音。 

尋夢之旅遭遇阻礙 語言成為最大困境 

近年來UBA各校球隊透過徵召外籍球員來台比賽以彌補內線不足的問題,然而外籍學生想進入台灣就學卻是困難重重。世新大學籃球隊總教練何正峰說明,最初外籍球員的招募方式為傳送影片,但只靠影片來判斷一個球員的好壞是非常困難的。近幾年受疫情影響,當球員確定來台後,外交部核准簽證及相關資料,就需要快一年的時間。 

世新大學球員丹尼爾練球照片。攝影/張愛芸           

另外,外籍球員們來台與返鄉都需要隔離,時間與金錢成本大幅增加,疫情期間每位外籍成員光來台灣的隔離費用高達新台幣2萬多元。世新大學三名外籍球員丹尼爾、沙巴斯丁、伊思尤瑪都表示,目前為止來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語言,中文對他們來講太難了,儘管他們很努力的學習中文,但有時候跟隊友與教練溝通時還是會出現隔閡。 

陌生環境下強化自我 與同隊球員的碰撞

世新大學的男籃球員沙巴斯丁、丹尼爾皆來自奈及利亞,他們遠渡重洋來台灣追尋籃球夢的同時,在適應上也踢到很多鐵板每當思鄉之苦時,沙巴斯丁會找一些家鄉的影片或電影來看 ,也時常打電話給父母。在球隊訓練方面,台灣的球風速度更快,訓練的時間也更緊湊,即便過程很累,但是沙巴斯丁坦言,這樣的訓練方式讓他進步更快,變得更強大。 

沙巴斯丁練球時的認真神情。攝影/張愛芸

同隊的隊友吳柏林表示,外籍球員的加入不僅可以加強本土球員的身體對抗性,提升本土球員們面對高大型選手時的進攻能力,團隊的攻防模式也會有轉變,因為隊內兩名外籍球員在訓練時常常鼓勵自己,其他球員看到這樣的態度也會被感染,進而想跟著進步。在外籍球員的幫助下,未來也能快速適應更高強度的國際型比賽。

後天努力更重要 球員的過去與未來 

現今對於大學招募外籍體育學生並未有相關的規範與幫助,因此大學方必須靠自身的力量來招募外籍體育生,何正峰坦言:「全世界好的球員都被美國、日本等國搶走了,基本上我們能選擇的球員不多,但我們看重的是外籍球員的態度,他們願不願意跟著本土球員一起成長是最重要的。」幸運的是,世新的三位外籍球員來台灣後,與隊友相處融洽,來台三年多的時間裡,他們的成長是教練與隊友有目共睹的。 

丹尼爾練球時成為「灌籃高手」。攝影/張愛芸 

台灣男子職籃聯盟目前有SBLT1P. LEAGUE+三強鼎立,三個聯盟也是UBA各學校畢業球員可能考慮的未來規劃,而三位世新外籍球員皆為最後一年披上戰袍為校而戰。面對畢業以後的發展,沙巴斯丁表示自己對台灣的職業聯盟都非常感興趣,目前現階段蠻喜歡P. LEAGUE+的「福爾摩沙台新夢想家」,而丹尼爾則是看「機會」,對自己的未來沒有太多設限。 

外籍球員多寡引爭議 看法各不同

大專籃球聯賽UBA中關注度較高的公開一級與二級間存在升級、降級關係。以公開男生組為例,第一級最初共有16支球隊參賽,當季排名13至16名的球隊,將會在下學年降至二級。因為存在升降關係,因此各校之間的成績備受關注,何正峰教練指出部分球隊反映外籍球員數量過多,恐會有不公問題產生。 

丹尼爾在賽場上為校爭光的英姿。照片提供/世新大學籃球隊 

對此,周柏林坦言,過去曾經去菲律賓比賽交流,對方每一隊都有外籍生,包括奈及利亞人、塞內加爾人及菲律賓本土人,但是他們不會討論隊上有幾位「外籍球員」,對球員而言,他們就是一個「TEAM」。台灣籃球的球迷或許多少都會質疑,過多的外籍可能會壓縮本土球員的發揮空間及上場時間,而周柏林認為,重心應該放在如何讓自己變得更強,讓自己更有能力可以與外籍球員抗衡。  

針對外籍球員的招募,國立體育大學男籃隊員江啟安坦言,台灣籃壇在「內線」方面人才較缺乏。面對外籍球員進入台灣,也提醒到每位球員需要思考是否應該「轉型」,讓自己能在籃壇中生存,因為「外籍球員的優勢等於我們的劣勢。」江啟安表示對戰外籍球員時,總教練在戰術及防守會做出更好的安排,盡可能削弱對方的發揮優勢並加強自己的弱點。

世新大學籃球隊總教練何正峰在賽場上指導球員。照片提供/世新大學籃球隊 

每年賽季結束後,各校會與聯賽主辦單位「大專體總」開會討論是否應調整規章。因為在台灣,UBA是討論度甚高的比賽,爭議亦隨之而來。儘管有著不同聲音,但各界一致期望政府能制定完整的政策,讓台灣籃壇能夠與國際接軌。 

留住外籍人才 法規該怎麼訂? 

增加國家隊競爭力,招募優秀的外籍球員是中華民國籃球協會與台灣社會的期待與共識。但目前在國際賽場上,台灣的外籍歸化球員數量,遠低於於日本、韓國、菲律賓等亞洲國家,在歸化制度上難度較高且程序繁雜,成功歸化加入國家隊的案例也僅有兩例。

對此,立法委員莊瑞雄便曾經召開記者會,希望體育署及內政部提出完整的歸化政策以及企業認養,使台灣不再的錯過優秀的歸化對象。 

何正峰認為,歸化球員的政策應效仿日本的歸化政策,配合職業隊的商業模式,將外籍球員的歸化權利與名額下放到各個職業隊中,職業隊出錢招募外籍球員,政府順勢將外籍球員納入國家隊。他進一步表示,反觀台灣的職業聯盟,雖然跟日本一樣有眾多的外籍球員在職業聯盟打球,但由於歸化政策的嚴格限制,導致大多數的外籍球員都無法為國家隊出賽,很是可惜。 

國立體育大學籃球隊教練桑茂森表示,現今籃壇是一個國際化環境,就長遠發展來講,勢必要往歸化更多球員去做努力,才能提升國家隊競爭力。像是日本就以尋找歸化球員作為提升籃球戰力的重要環節。若是將歸化往下到學生層級就開始著手,牽涉到家庭的照顧、學校就讀等問題,希望由國家主導,協會、企業都更加投入,才能有效招募到外籍學生。 

另外,除了討論度最高的招募國際外援,何正峰認為歸化政策也應該要培養外籍的年輕球員,在國際間招募具有潛力天賦的年輕球員,從國中、高中、大學一路培養到職業隊、國家隊,才能夠符合臺灣國家隊的需求。政府必須快速做出改善,因為綜觀亞洲其他國家的籃球政策,不可諱言的是台灣已經不能再等了。 

開放的球員歸化政策,不可否認的是一種快速提升球隊水平的捷徑,擁有外籍身分的球員有意願為第二故鄉奮鬥,而國家基於提升競爭力與成績的考量下,經濟與政策給予外籍球員優待,然而這種金援體育是否違背了體育「公平競爭」的精神,各方都有爭論。

歸化球員政策的方向,主要還是需要透過政府,廣納各方協商意見,制定完整的政策,讓這些「海外軍團」能夠長期且有效的提升國內的運動水平。 

沙巴斯丁練球時的高強度突破。攝影/張愛芸

 

延伸閱讀:

UBA外籍球員惹議 大專體總:110學年規定無改變

大專籃球聯賽 5G手機直播賽事

學生籃球聯賽熱度高 掀售票制討論

籃球場特殊文化 垃圾話與小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