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鬧蛋荒!從蛋雞產業追蹤缺蛋真相

記者 黃子瑄、楊詠芯、潘京婕/採訪報導

春節期間國內爆發嚴重蛋荒,每日雞蛋缺口高達200萬顆。彰化縣是全台最大的雞蛋產地,開放式的傳統雞舍四處皆是飛舞的蒼蠅,上萬隻母雞通通擠在一個又一個狹小的籠子內,一旁地板更堆放著死亡的雞隻,而蛋農在場內忙進忙出收蛋,似乎早對這樣的環境習以為常。

農曆春節期間,台灣發生10年來最嚴重的蛋荒。攝影/黃子瑄

過年至今,北部瀰漫著缺蛋的恐慌氣氛,不僅各大超市的蛋架被掃空,更有許多民眾為求一蛋,早早起床至蛋行排隊搶購,然而第一線養雞場表面上卻看不出異狀,究竟蛋雞產業背後隱藏哪些危機,才引爆這次10年來最嚴重蛋荒?

4成雞場爆疫情?缺蛋早有跡可循

蛋荒最早在2021年12月就已顯露端倪。由於11月至1月間日夜溫差大,光是12月就有高達17天的日夜溫差超過10度,導致雞隻產蛋率下降、抵抗力減弱。農委會提供的數據顯示,2021年11月至1月的雞隻化製(死亡)數較前年大增29%,至於禽流感確診及撲殺的案例反而較前年少8例。

冬季溫差大,雞隻不只產蛋率下降,連對禽流感的抵抗力都會減弱。攝影/黃子瑄

農委會畜牧處家禽生產科科長程俊龍表示,雞隻化製數確實比往年多,但去年禽流感的狀況看起來沒有比往年嚴重。不過,彰化在地蛋農謝先生透露,其實去年12月就陸續傳出有禽流感的疫情,不只蛋雞出問題,連孵化雛雞的種雞場也有類似情況,就算蛋農想再進雞也沒辦法,「彰化大概有3到4成左右都受影響。」

事實上,因為農委會政策規定,養雞場若檢測出禽流感需全面撲殺,周圍半徑3公里內的養雞場也得抽驗、監測,即便有禽流感補助,農民也不敢通報,一方面害怕自己所有的雞通通遭到撲殺,另一方面更擔心牽連附近的養雞場。蛋農坦言:「沒有到非常嚴重的時候,他們都不敢去報啦!而且撐到後面也不想再報了。」

儘管缺蛋的情形早已有跡可循,農委會卻因無法掌握確切數量,錯失補救良機。中華民國養雞協會秘書長王建培無奈表示,目前養雞協會只有3名人力統計雞蛋數量,全台約有1800多戶的蛋農,全靠這3個人每個月逐一致電調查,難以及時察覺每日產蛋量的異狀。而蛋農也透露,「農民通常不會真的回報正確數量,因為這樣就會有紀錄,怕數量減少會被發現出(禽流感)問題。」

台灣有85%蛋雞場為傳統開放式雞舍。攝影/黃子瑄

台灣85%蛋雞場都是傳統開放式雞舍,雞隻受天氣影響,外來病原也較容易傳播,且場內多是「老中青混養」,也就是將不同年齡層的雞隻全部飼養在一起,導致疫情更加嚴重。蛋農直言,2021年底就是因為溫差大,新雞本身抵抗力又比較弱,先感染了病毒後,再傳染給養在一起的老雞,疫情才會這麼嚴重。

對此,東海大學畜產學系教授陳盈豪建議,升級密閉水簾式雞舍可以隨時把控環境溫度,也能一定程度阻隔候鳥等病原傳入,提高整體品質及產蛋效率。然而,蛋農卻表示,大部分人都不願意改建:「光是設備可能就要花兩千萬,又沒辦法保證回本,很多老一輩在養的,再養也沒幾年,而且像這種密閉式的,發生禽流感一定是全中,反而風險更高。」

針對蛋農的顧慮,王建培認為,其實密閉空間反而能讓疫病發生的機率降到最低,也能讓產蛋效率不受外在環境影響。至於升級成本,王建培則表示,政府有提供低利貸款,而農企業合作也是一個契機:「農企業合作可以幫蛋農升級現有雞舍,銷售通路上也能幫忙開拓」,透過分級計價的制度還能改善整個雞蛋產業的品質。

包銷制好心辦壞事?凍漲導致市場失衡

不單是禽流感疫情肆虐,在這之前,雞蛋產業便持續受到新冠肺炎的疫情衝擊,飼料價格自2021年中旬開始,一路從一公斤14.1元攀升至15.6元,短短半年便漲價3次。然而飼料不斷上漲,蛋價卻跌至新低,2021年從一斤31.8元暴跌至23.9元,好不容易回升至34.5元後,政府卻祭出凍漲措施,使得蛋農增產意願更加低落。

針對產銷失衡的狀況,程俊龍解釋,凍漲不是只針對蛋,「以人民的立場來看,會期待政府來穩定物價」不過王建培建議,其實應該回歸市場機制,不要去凍漲:「因為你回歸市場機制,價錢往上跑的時候,消費者覺得貴,消費量也會減低,產銷失衡的狀況就不會那麼嚴重了。」

為了補救產銷失衡,農委會緊急推出「3+2」政策,以每台斤發放3元獎勵金、蛋價調漲2元的措施鼓勵增產,同時提供每隻最高25元的復養補助。但補貼僅能解當下的燃眉之急,長久之計仍是改善現有的產銷制度。事實上,造成產銷失衡的元兇並非臨時凍漲,而是蛋農與蛋商間已經運行40多年的統一包銷制度,簡稱「包銷制」。

包銷制的運行方式為蛋農產蛋、蛋商負責運輸及販售,不管蛋農生產的雞蛋大小及品質如何,蛋商都會以市場價格全數收購。雖然包銷制度看似是蛋農與蛋商的分工,蛋農因此可以專心扮演生產者的角色,不過也存在缺乏契約規範、蛋農無法掌握市場狀況、蛋商主導蛋價等問題。

蛋商會以市場價格全數收購蛋農生產的雞蛋。攝影/黃子瑄

蛋商公會蛋雞組理監事兼建宏蛋品負責人劉建宏表示,包銷制度就是蛋商一旦跟蛋農講定互相配合,不管生意好或者不好都要把全部的蛋收走,「如果蛋太多我要自己想辦法推出去,蛋不夠我也要自己想辦法去調貨」,所有運銷的成本及風險蛋商都需要一併承受。

但由於蛋商長期負責銷售,始終是掌控主導權的一方,加上蛋農與蛋商的合作多以口頭約定,並未制定契約,蛋農控訴「遭剝削」的案例比比皆是。蛋農抱怨, 「以往蛋商不缺蛋的時候壓價格,如果你不接受就不來給你載,講難聽就是壓榨;有些比較劣質的(蛋商)會看到蛋要漲價了,馬上就全部都要收,但看到要降價了,本來是固定禮拜二收,就會少收一些或改成禮拜四收。」

包銷制因缺乏契約,讓部分蛋農控訴遭蛋商壓榨。攝影/黃子瑄

王建培坦言,包銷制確實有好有壞,缺點就是蛋農不怕蛋賣不出去,就不會想提升飼養技術跟設備,沒有競爭力,產量過剩、市場消費很疲弱的時候,可能被蛋商「放場」,「 就是說當雞蛋滯銷的時候,蛋商便拒絕載蛋,要蛋農自己想辦法處理賣不出去的蛋。」

對於包銷制的爭議,劉建宏表示,希望蛋農跟蛋商可以坐下來好好談,政府也可以增加兩者溝通的管道。程俊龍則說明,農委會未來的政策調整方向,第一個是精準產銷秩序,第二個為推動契約制度,「蛋農跟蛋商,或者洗選場,都希望可以有契約制度。」

另外,陳盈豪也提出成立集貨中心的可能性,從飼養、產蛋到集蛋,最後再統一輸送至洗選場處理,不但能提高管理效率,也有助於提升雞蛋品質。

遭「紅盤價」剝削?包銷制內幕曝光 

全台雞蛋供需失衡,有蛋農控訴缺蛋不只因為疫病,而是遭蛋商收「紅盤價」剝削。一名蛋農透露,年節期間蛋農皆須面臨「紅盤價」潛規則,但今年缺蛋讓蛋價維持每台斤4元長達9天,據他估算,這9天一共讓利給蛋商高達8600萬元。以往年來說,補償蛋農的措施為年後公告蛋價會上漲,但今年政府卻宣布凍漲,令行之有年的紅盤價首度遭公開批判。

「紅盤價」為蛋農和蛋商40年來的潛規則,通常會持續15、16天,專指農曆過年休市期間,因為雞蛋沒有固定的售價,蛋商會用低於原本市場的價格向蛋農收購雞蛋。不過,2022年缺蛋的情形較往年嚴重,蛋商卻仍依循往例收取紅盤價,才讓不少蛋農抱怨 ,蛋商藉此獲利。

近期爆發蛋荒,蛋農控訴遭蛋商收「紅盤價」剝削。攝影/黃子瑄

對於紅盤價的潛規則,彰化在地蛋農坦言,有些蛋農覺得要過年了,蛋商卻跟他們收紅盤,讓他們覺得心理不平衡,認為自己被壓榨,「紅盤讓蛋價變低,對有些人來說,寧願換羽也不想把雞蛋給蛋商」。蛋農還透露,蛋商在這段期間光靠收紅盤價,1天就能賺約1萬多,「蛋商這兩個禮拜的年終薪水都是從我們這邊拿去扣給員工的。」

因為紅盤價的問題,蛋農會選擇「強制換羽」的方式,減少供給蛋商的雞蛋數量。「換羽」,就是母雞經過一個產蛋年,便會更換一次羽毛,這段時間母雞的卵巢機能會衰退,進而減少雞蛋生產。不過,王建培也提到,換羽可以調節母雞的生理,結束後,便可創造另一個產蛋高峰。

對於蛋農控訴遭紅盤價剝削,劉建宏表示,過年大概會休市3至5天,但是這段期間雞還是會生蛋,過完年還是得把蛋農那邊的蛋給載上來,通常蛋都是滿的,以市場機制來說,只要蛋是多的就會降價,「如果沒有紅盤的話,一定會剩很多蛋,消不掉又要跌價,跌下去的話,那對蛋商來說損失會相當驚人。」

蛋商劉建宏認為,若無「紅盤」的話,他們會損失很多。攝影/黃子瑄

劉建宏指出,因過年休市關係,才會跟蛋農1斤買26塊,而過完年後又漲回30塊,所以那4塊的利潤是為了過年後的跌價。此外,劉建宏也坦言,過完年後蛋會剩一堆,紅盤價是固定的,這是30年來的雞農跟蛋商的處理方法,而今年是特例,「蛋農因為缺蛋才會把紅盤拿出來講。」

針對紅盤價問題,農委會畜牧處家禽生產科科長程俊龍表示,未來將不再使用「紅盤價」的名稱,並由農委會作為產銷平台,邀請蛋農及蛋商一同協調春節期間合理的收購價格,「希望蛋農、蛋商之間的關係打好,產業才會順暢運作。」

突破包銷瓶頸 蛋農自產自銷創商機 

在包銷制度的籠罩下,政府的凍漲政策間接影響了雞蛋的市場機制,再加上蛋農長期無法確定市場行情,難以獲得穩定的收入,不少人因此選擇加入自產自銷的行列。透過販售自家的特色雞蛋、申請產銷履歷,與消費者之間建立一種長期的買賣關係,讓雞蛋售價能維持穩定,不再受包銷制的價格波動影響。

消費者帶著吃完的蛋盒,向蛋農再次購買雞蛋。攝影/黃子瑄

王建培表示,蛋農自產自銷最重要的就是做出特色,例如,使用特殊的飼料配方、友善飼養的「動福蛋」、飼養不同雞種或是提供雞隻開始產蛋前一個月的「初生卵」等方式,長期下來培養出忠實的客戶,「(蛋農)做出自己的品牌,消費者認同之後,那你的價格是可以持穩的,不用隨著報價這樣波動。」

另外,針對動福蛋,農委會定義,只要是透過「豐富化籠飼」的雞,所產下的雞蛋就是「動福蛋」。豐富化籠飼意指,讓雞隻可以在籠內自由活動,並提供多項的設施,如巢箱、磨爪設施,誘發雞隻扒地或覓食等自然行為,且平均每隻雞所分配面積超過 750平方公分。 

在蛋荒期間,景新街傳統市場雞蛋攤販老闆林先生,就將自家雲林蛋場的特色雞蛋帶到北部傳統市場販售,藉由非籠飼的賣點以及申請產銷履歷,讓消費者能獲得更多保障。王建培指出:「其實產銷履歷在雞蛋裡面,是有辦法拉出價差的,然後在雞肉的部分,反而是比較沒有出來。」

王建培表示,產銷履歷雞蛋,1斤至少能拉出4、5塊錢的價差。攝影/黃子瑄

不過,在自產自銷前期,蛋農會先經歷一段低潮,必須投入大量的成本,從建立品牌特色一直到尋找通路、行銷。雖然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在這次的蛋荒中,自產自銷卻成為一個轉機。彰化蛋農也說,在飼料以及原物料的漲幅下,自產自銷的利潤較好。

王建培提到,未來的趨勢會是推動農企業合作和自產自銷。透過這些方式不僅蛋農能獲得穩定收入與客源,也會有更多設備資源、技術投入蛋雞牧場,消費者擁有更多選擇的同時,還能買到更健康的雞蛋,進而達到雙贏的局面。

 

延伸閱讀:

天災政策雙重影響 雞蛋供不應求

【攝影報導】以土雞規模養蛋雞 羅世龍打造「好產房」

經濟動物友善飼養 重視動物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