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興券助經濟 促消費抗疫情

記者 洪郁翔、宋元祺、楊絢羽/採訪報導

2020年新冠肺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爆發,強大傳染力肆虐全球,台灣也沒能倖免。疫情使得經濟活動萎縮,根據2020年7月15日中央研究院的新聞稿指出,2020年前五月的零售及餐飲營業總額,較2019年同期分別減少3.59%與9.95%,因此政府在2019年6月7日逐漸解封後,於7月15日推行三倍券政策;惟今年五月國內疫情再度惡化後,復於9月22日推出全新的五倍券政策,期能振興台灣經濟。

三倍券和五倍券比較圖。資料來源/全國法規資料庫經濟部中小企業處,製圖/邱資馨

三倍券效益  促進消費動能

依據經濟部於2021年提出的研究報告顯示,三倍券於去年七月推出後,終止了連續五個月的經濟負成長,零售業、餐飲業營業額更分別創下8到10月、9到11月的歷年同月新高,據報告推算,三倍券帶來1349億元的效益,確有促進消費動能之益。

但三倍券推出,正逢暑假及疫情逐漸穩定之時,是否只是剛好搭上消費熱潮,對此,政治大學財政學系教授連賢明認為,在推出三倍券的前期,對經濟提升確實有較大的效果,約可促進六週的消費,足見其成效所在。

2020年振興三倍券。攝影/洪郁翔

發錢發券 各有堅持

本次同為提振經濟而推出的五倍券,仍維持振興券方式,而非直接發放現金,引起大眾討論。民眾胡廷宗即表示,發放現金的最大好處就是使用的範圍較廣,因為有些店家可能拒收振興券。從事餐飲業的便當店老闆簡鼎書亦認為,現金較好運用,也能免於日後還要拿振興券提領現金的麻煩,使用上更加方便。

2021年振興五倍券。攝影/宋元祺

至於發放現金與否,連賢明表示,台灣人儲蓄率高,發放現金可能很難帶動經濟。他認為,用振興券是因為振興券有使用期限,概念是強迫消費,希望民眾在短期內使用完畢。他接著指出,從行為經濟學來看,人們對於意外之財通常會有比較願意消費的傾向,用現金的話效果就會下降。對此,翰林國際茶餐飲集團行銷襄理莊健鑫亦表贊同,他認為,發放五倍券短期內能帶來更多營收,且有消費期限的限制,較能搭配餐廳的促銷活動。

民眾用五倍券在超市購物。攝影/楊絢羽

面額受限 店家難使用

此外,簡鼎書亦提到,五倍券及三倍券的最小面額為200元,對於小額消費的店家,單筆消費金額不易達200元,很難有實質幫助。陳世能也認為,政府可能受限於成本考量,難以發放更小的面額,若能幫助這些小商家數位轉型,將會是更有效的做法。

民眾使用五倍券畫面。攝影/宋元祺

針對面額,連賢明表示,政府若能協助如夜市攤販這類消費金額較小的店家創立平台,即能改善他們面額使用上的不便,例如透過「先儲值,後消費」的方式,將振興券換成儲值金,日後再採取掃描QR code的付款方式,就能幫助這些商品單價不高的店家,或是將200元的振興券兌換成四張50元的點數券去使用,惟此方法可能引發有心人士製造偽券的問題。

今年五月中旬,國內疫情再度惡化,許多商家不堪損失紛紛歇業,或讓員工休無薪假,五倍券的發放,是否能為台灣的內需產業創造更多產值,抑或是幫助因疫情受創的店家,為國內經濟現況注入一劑強心針,引發社會大眾高度關注。

各部會加碼八大券 個人化運用

五倍券官網公告,相較去年三倍券加碼的動滋券、農遊券等,此次各部會推出的五倍券加碼優惠,新增了好食券、國旅券、i原券、地方創生券四種加碼券,供民眾抽籤領取。

加碼券開放登記抽籤。攝影/楊絢羽

加碼券是否能達到預期效益,連賢明指出,去年發放非常多加碼券,這些加碼券的效果甚至比三倍券好,因為其目的非常明確,例如農遊券,它必須花費在農產品,消費地點要在農會等地方。

在此限制下,加碼券較三倍券更能促使民眾消費力提升,預期今年的整體效益預期應較去年提升更多。但他也提到,加碼券不宜發放太多,如此等於限制民眾的花費選擇。

在政策推行下,陳世能認為不光是餐飲業和零售業,包括住宿、旅遊業等也都受到加碼券影響,推出活動與優惠增加民眾的消費意願。他也強調,若有加碼券的配合,對商家的幫助能夠帶來明顯的成效。

民眾黃煜傑表示,對於五倍券的規劃除了會以紙本領取外,使用時也會用來購買日常用品並以優惠多的店家做優先考量。

民眾蔡秀妤則認為,雖然發放五倍券是給自己一個花錢的藉口,但仍然不會將五倍券使用在購買非日常用品。

無論五倍券或加碼八大券,其目的皆為振興台灣經濟,惟實際效益是否帶動民眾買氣,幫助店家維持生計,以及降低疫情帶來的損失,則須待五倍券使用時間截止後方得以進行統計分析。

回饋增加 提升數位綁定

五倍券與三倍券都有紙本領取與數位綁定兩種方式可選擇。陳世能表示,選擇數位綁定的人除了習慣,跟年齡也相關。年紀較長者可能因對數位不了解及對手機無依賴性,而選擇領取紙本。

陳世能指出,今年五倍券數位綁定的人數相較去年增加不少,其原因包括多家銀行的回饋增加、開放可用於境內電商,還有人為了好食券的登記資格使用數位綁定。根據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統計,截至9月25日下午,五倍券數位綁定人數已達350萬,遠超過三倍券時的181萬人。

五倍券於九月中旬開始登記。攝影/楊絢羽

與去年的振興三倍券相比,陳世能提到,五倍券不同之處在於民眾是直接領取價值新台幣5000元的五倍券,與先繳1000元、實領2000元的三倍券,相差2.5倍,因此他預計此次的成效為上次的2.5倍。

對於五倍券與三倍券的差異,陳世能則表示,此次五倍券總額較三倍券大得多,民眾可能會買更多高單價商品,將會產生更好的點火作用。不過連賢明也提到,這次五倍券選擇數位綁定的人數較多,可能導致民眾沒有使用到五倍券的感覺,反而像戶頭裡的錢,成了替代性消費。

對此,連賢明建議,數位綁定的時候,第一個月消費1000元的回饋金,第二個月可能剩500元,第三個月就恢復原訂金額,這樣才能讓數位綁定的振興券在短期內全部消費完,並預設在某些特定產業的消費上回饋更多,例如在便利商店消費的回饋很少,在餐廳則較多,讓民眾多進行日常外的花費。他也鼓勵民眾及早領取、儘快消費,並多購買非日常用品才能降低替代率,為總體經濟帶來提升。

 

延伸閱讀:

新冠肺炎重創經濟 政府擬推出振興券

振興酷碰券綁行動支付 遭批不便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