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舞也要談平權 翻轉搖擺舞想像的台灣第一人Jason

記者 洪勝鴻/採訪報導

Swing Dance(搖擺舞)是一種社交舞,發源自1920年代的美國。最初是一種黑人的民俗舞蹈,但在30年代開始受到經濟大蕭條的影響,人們為了忘卻生活中的煩惱,Swing Dance便成了一個很好的抒發管道,這股搖擺風潮因此也在白人社會裡流行起來。然而二戰開打後,這種跟著輕快爵士樂舞蹈的雙人社交舞,也伴隨著舞廳的關閉和禁酒令等因素逐漸消聲匿跡。

一直到1980年代時,瑞典的一群舞者看到過去Swing Dance留下的影像紀錄,找上在30年代時活躍的美國舞者法蘭基·曼寧(Frankie Manning)重新學習這種舞蹈,Swing也因此從歐洲開始復興,直至今日風靡全球。在台灣創立推廣Swing Dance 與舞蹈平權組織《Switch Taipei》的Jason正是受到全球Swing熱潮影響的其中一人。

搖擺舞風靡全球,在下班後或周末參加一場Swing Party也成為一部份台灣青年們的休閒新選擇。照片提供/Switch Taipei

無心插柳 愛上Swing

2014年,還是大學生的Jason在羅馬當交換學生,由於當時一周只有修兩門課,他便有了大把的自由時間可以運用。當時的他打算趁在國外的期間好好運動,在學校附設的健身房裡一排拳擊瑜伽、皮拉提斯的課程海報中,無意間看到一張兩個穿著復古的人牽著手跳舞的海報而受到吸引,從此一頭栽入Swing的世界。

「我那時候一周七天應該就有五六天都在跳舞。」Jason說,支持他一直跳下去的因素除了對爵士樂的喜愛,以及跳舞的過程可以交到很多朋友外,最大的原因還是「開心」。他說:「講開心聽起來很cliché(陳腔濫調),但跳Swing給我的感覺就真的是這樣。」

性別與角色間的拉扯 Jason:我想當一名男Follower

密集上Swing的課程和參加舞蹈派對一段時間後,原本因為是男性而被老師早早分配到Leader(領舞者)的Jason,開始發現自己的目光經常聚焦在教導女性學員的Follower(跟舞者)老師的舞姿上,他才發現原來自己想擔任的是Follower的角色。

Jason學舞時深受Follower的特色舞步「Swivel」(如圖右)吸引。照片提供/Switch Taipei

說到社交舞,許多人腦中浮現的景象不外乎是像電影《大亨小傳》中的一男一女,男性當Leader、女性當Follower一同起舞。而這樣男性Lead、女性Follow確實是雙人舞世界中一個常見的景象,因此想當一名男性Follower的Jason在這個圈子裡無疑是個異類。

在Jason發現自己比起當Leader其實更想當Follower之後,一開始他只是自己在房間裡練習Follower的舞步,即便後來朋友了解他的想法後會私下陪他練習,他卻一直沒有辦法在Swing Party的場合裡自在地當一個Follower。

直到在2014年的一場Lindy Hop(林迪舞)的活動中,Jason認識一對男同志情侶,那是Jason第一次看到兩個男性一起跳舞。「竟然真的有這回事,在那之前我看到的都是一男一女的組合」,Jason回憶道。看到這兩人合舞而受到感動的Jason,在與兩人攀談後更加確信自己想成為一名男性Follower的想法,開始逐漸以男性Follower的身分參與大大小小的活動。

男Follower的漫漫長路 翻轉性別刻板印象不易

2015年後,Jason已經完全轉為Follower的角色。回到台灣的他,搭上2014年時在台灣爆發的Swing熱潮,也開始以Swing舞者的身分在台北教課、比賽和參加活動。然而一開始他參加活動時卻經常遇上女生來邀舞,得知他是Follower後便打退堂鼓的情形,「其實大家並不排斥和男Follower跳舞,我覺得就是缺少representation(榜樣),大家沒看過所以會嚇到」,他說。

而即便後來Jason在2018年飛往瑞典,參加被稱作Swing聖地的Herräng Dance Camp時,還是會遇到這種情況,Jason當時心想「怎麼會這樣?這裡已經是全世界舞者都會來的地方,大家應該都很有這種概念啊。」他無奈的表示,雖然大家都說男生可以跳Follower,但他在營隊期間還是需要不斷強調自己是Follower的事實。

不過他也坦言自己曾經直接拒絕過女生的邀舞,對方在表明她可以跳Leader而非只是Follower後,Jason才驚覺自己也會落入男領舞、女跟舞的窠臼。

Herräng Dance Camp被稱作Swing界的聖地,是世界上規模最大也歷史最悠久的Swing舞蹈工作營,與有搖擺大使之稱的法蘭基‧曼寧有深厚淵源。照片提供/Jason Hsu

Jason還曾經遇過的狀況是,雖然其他男Leader願意跟他跳,但他明顯能感覺到對方並沒有用全力在跟他跳舞,對方的回覆則是「你不就是想試著Follow看看的Leader嗎?」面對這些言論和現象,也讓他不禁開始思考,連這個Swing界的世界盛事,都會遇上別人用性別來斷定他的角色,那自己是不是能針對性別和角色平權做些和別人不一樣的事。

意外的旅程 成為創立Switch Taipei契機

在離開Herräng Dance Camp後,Jason前往荷蘭的阿姆斯特丹參加Ceuvel Swing Camp,是一個地區性的小型營隊。當時他沒想到的是,在這裡發生的事將劇烈影響他的一生。

由於Jason已經習慣自己每到一個新環境就要重新說明自己是Follower這件事,活動開始當天的第一支舞,正當他一如往常準備開口向別人介紹自己時,對方卻問他:「嘿!你要不要跳舞?你想Lead還是Follow?」聽到這個問題的Jason,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當時心想,哇!這是什麼烏托邦的世界,也太棒了吧!」Jason笑著說。

後來經過詢問,Jason才知道原來營隊的主辦單位平時就有舉辦「Switch Dancing」的常態課程,雖然自己一直以來都會跳Leader和Follower兩個角色,但這是他第一次看到舞者們會在一支舞裡不斷交換彼此的角色。

「我認為Switch Dancing有個好處是它會把性別和角色之間的連結性切斷,因為當我們兩個角色都會跳的時候,其實是沒有辦法從性別去預測對方會跳的角色,所以就一定要問。」Jason說。

Jason(左)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的Ceuvel Swing Camp第一次與Switch Dancing結緣,從此影響了他的一生。照片提供/Jason Hsu

在這場活動裡,Jason結識一位帶給他很大啟發的英國舞者Jeff。當時Jeff剛辭掉電視台經理的職位準備往全職舞者的路邁進,Jason也對自己在舞蹈方面的發展有些迷茫,他們便聊了許多有關舞者職涯的事情。

言談中,Jeff談到他認為要成為全職舞者必須要有一個特色,便詢問Jason是不是台北唯一同時會跳Leader和Follower的舞者;Jason想了想,回道:「也沒有到唯一,但如果都要跳到一定水準以上,在台北的應該就是我吧。」Jeff便說:「那不就是個很好的特色嗎?」

「其實當下我還是半信半疑,我並沒有覺得這件事情很特別,因為我一路就是跳兩個角色過來的。」Jason說。回到台北後,他思考了許久,也跟許多舞者聊過之後,他才赫然發現確實要能夠同時跳兩個角色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而這些過往的經歷後來成了他一個很大的優勢。

在這之後,Jason便決定把Switch Dancing的概念帶進台灣,希望能透過這種方式破除雙人舞界長久以來將角色和性別連結的情形,也呼應自己過往一直以來希望能在Swing界推廣性別平權的想法。於是在2019年,《Switch Taipei》這個在台灣第一個將推廣性別和角色平權作為出發點的Swing團體,在台北落地生根。

Swing到底是什麼? Jason:三個關鍵字

面對Swing到底是什麼?Jason直呼這個問題真的好難,但他依然給了Swing三個關鍵字。

「這三個關鍵字講出來我就會想到Swing;爵士、溝通,還有平權。」

Jason解釋:「Swing在樂理上是一種節奏,主觀來說可以是一種感覺,音樂上也是實際存在的音樂風格,就叫Swing Jazz,所以Swing跟Jazz(爵士樂)本來就密不可分。」這也是為什麼《Switch Taipei》經常舉辦認識黑人與爵士文化相關的活動,Jason希望能讓大眾藉由認識舞蹈背後的文化,能夠更認識是什麼文化社會元素形塑了這個舞蹈。

Switch Taipei經常舉辦認識黑人與爵士文化相關的活動,期待大眾能更認識Swing這種舞蹈背後的文化。照片提供/Switch Taipei

而溝通之所以重要,不外乎是因為Swing跟Jazz緊密相連;如同Jazz,Swing包含了許多即興的部分。當Leader做了一個舞步或不一樣的動作時,Follower可以對這件事有所回應,反之亦然,而這些如果沒有經過溝通是做不來的。

「我很喜歡我有個朋友說,他覺得不管是Swing Dance還是Jazz,在做這件事的時候都是一個創作,開始了就很難結束」。Jason也提到,他認為跳Swing時最可惜的事情就是自己拚死拚活做了很多嘗試,對方卻無動於衷。

溝通是Swing裡很重要的一環,舞者們對彼此的舞步做出回應是即興的第一步,影片為Jason與其搭檔Kaidun的排舞片段。影片提供/Jason Hsu

最後便是平權,Jason表示跟Swing和Jazz最密切的概念其實是種族平權,在Swing最興盛的1920、30年代,這兩者是少數能讓黑人與白人較平等共處一室的活動。當時有許多跨種族爵士樂團的出現,也能看到黑人白人一起在舞廳裡跳舞,在那個仍然實施種族隔離制度的時代,可謂奇觀。

直到今天,Jason在推廣Swing和Switch Dancing的過程中發現,黑人文化裡強調的自我表達和個人特色,與性別少數強調要被看見的概念,兩者之間有很強的關聯性,因此將Swing與性別平權的概念連結,重新詮釋Swing與平權之間的意涵。

「我會希望角色多樣性在Switch Taipei裡是一直發生的,所以我的目標就是讓representation變多。大家在Switch Taipei裡就會看到有男男一起跳舞,女女一起跳舞,當然也會有一男一女,但就不會像以前只有單一的一男一女。」Jason堅定地說。

Jason教課時會盡量與男Leader組成搭檔,希望能讓學員在課程中看到Swing裡更多角色和性別的多樣性。攝影/洪勝鴻
《Switch Taipei》裡可以看到許多不同性別和角色的組合,而不是只有單一的一男一女的組合。攝影/洪勝鴻、製圖/洪勝鴻

推廣Switch有成 期待出現更多representation

在台灣推廣Switch Dancing的這段時間下來,Jason發現確實有越來越多人開始嘗試「Switch」這件事情,甚至也有男Leader在跳過Follower之後發現自己其實比較喜歡Follower的角色,也有越來越多人不會依據性別去預設在Swing裡的角色,這些都是令Jason感到欣慰的改變。

「希望能看到越來越多的representation,另外最重要的還是,要怎麼讓第一次接觸Swing的人就能盡可能知道Swing可以承載的事真的很多,而不是只有單一面向,雖然老實說很難,但我覺得就是個期望啦。」Jason苦笑道。

他也感嘆雖然許多人都表示平權很好,但他卻鮮少看到有老師在教舞時針對這點去設計課程和塑造環境;他也曾聽聞自己的男Follower學生,在Swing Party的場合還是會因為性別與角色的不同,而落得沒舞跳的窘境,Jason無奈地說:「我其實覺得很對不起那個學生,外面的環境還是有很大的改善空間。」

不過隨著Jason和《Switch Taipei》持續深耕,或許有一天,當台灣民眾說到社交舞時,可以打破刻板印象,腦袋裡浮現的不再是一男一女,而是有男男、有女女、有各種不同階級和種族的人一起跳著舞,如同那個當初讓Jason驚訝的烏托邦,每個人都會在邀舞時問上一句:「嘿!你要不要跳舞?你想Lead還是Follow?」

 

延伸閱讀:

用舞蹈治癒心靈 徐菁蓮舞出另類人生

勇敢做自己 性別認同路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