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與安全的糾結 托育人員、看護遭監視

記者 陳品伃、黃亘亘、陳霈綺/採訪報導

托嬰中心虐童事件及老人受虐人數越來越多。目前在托嬰中心強制架設監視器的政策已上路一年多,同時看護仲介建議雇主加裝監視器也成為不成文規定。在工作環境隨時受監視的情況下,是否侵害了托嬰人員與看護的隱私?

監視器下的托育人員與看護,他們的權益是否被侵犯? 攝影/陳品伃

監視器佐證 抓出不適任幼保人員

今年三月,台中市南屯托嬰中心爆出虐童事件,受虐女嬰家長發現孩子身上多處瘀青,虐童事件才因此曝光。一開始,托育人員不承認施虐,辯解是女嬰哭鬧才抱起來安撫,後來社工調閱監視器才確認有施虐行為。像這樣的虐童事件層出不窮,若是沒有影像紀錄,光憑兒童說法,都無法成為托育人員是否虐童的完整證據。

衛福部於2020年1月2日新訂定《托嬰中心監視錄影設備設置及資訊管理利用辦法》,建立托嬰中心架設監視器之相關規範,各托嬰中心應於戶外區域、室內公共區域裝設全彩色、全景及附有錄音功能之監視系統,並不得拒絕提供監視錄影畫面,希望能藉由增加刑罰達到遏止類似事件發生。

嬰幼童的家長游貴蓉表示:「在事後處理的話,有一個方便作為證據的東西,對老師、家長或小朋友,其實都是一個很好的證明。」他同時認為,替孩子選擇托育場所時,會將是否架設監視設備列入考量之一,多數家長也一樣抱持贊同的意見。

多數家長贊同在托嬰中心的公共區域設有監視器才能保障兒童的安全。攝影/陳品伃

托嬰監管雲政策 保護兒童安全

除了設立架設監視器的法規,目前新北市政府也開始推動《托嬰監管雲》,將監視錄影之畫面上傳到雲端,透過雲端加密保存資料。這些影像畫面可以在雲端保存30天,不僅可以預防資料遺失,也可以避免人為刪除畫面以及院方不願意提供監視錄影資料的情況。《托嬰監管雲》可以讓虐童事件發生前達到預防效果,事後也可以透過監視錄影畫面確認施暴行為是否發生,政府機關的介入,讓小朋友的安全有多一分保障。

目前《托嬰監管雲》已於2020年10月在土城永豐公托建置系統,成為首家擁有監管雲的托育中心,而後將會陸續在板橋國光公托、中和南勢角公托和樹林文林公托進行試辦,並期望在今年將《托嬰監管雲》的概念完整實行。由於目前還在試辦階段,尚無完整統計數據,無法檢視實際成效,但市府計畫未來會將《托嬰監管雲》納入新建托嬰中心的合格標準,使托育環境得以改善。

監視器護安全 移工隱私有疑慮

台灣已在2018年進入高齡化社會,根據國家發展委員會的資料顯示,2020年扶老比為22.53%, 比十年前14.59%高出不少。台灣在2018年已成為高齡社會,推估在2025年老年人口會占總人口數的20%,將會進入超高齡社會。因此有聘請外籍移工照顧家中長者的雇主人數也相對提高。

公園裡隨處可見看護照料年長者,這幅景象成為台灣高齡化社會的縮影。 攝影/陳霈綺

從嘉義北上至桃園工作的黃先生,在看護仲介公司的建議下,在嘉義老家架設監視器,除了關心父母生活起居,他也表示在父母與外籍看護同住的情況下,有監視器能讓他更安心,也能即時掌控家中情況,最主要是在有糾紛的時候,能有證據釐清真相。

雇主黃先生利用手機,遠端即可查看母親和看護相處情形。 攝影/黃亘亘

雖然目前勞動部尚未正式制定與外籍移工相關的監視設備法令,但仲介公司還是會建議雇主在家中場所架設監視器,如廚房、客廳等,但若寢室有架設需求,只能裝在被照顧者的床頭,避免侵害到看護的隱私權。

黃先生聘請的印尼籍看護洛米娜(Ruminah)來台灣11年多,近期因為疫情的緣故無法回家鄉,只能「不去想家」,流露出思鄉之情。她工作換過兩位雇主皆有架設監視器,她說對這種狀況已經習慣,不會太在意。在台灣,外籍移工的權益常被忽略,監視設備的相關法條台北市錄影監視系統設置管理自治條例,也沒有特別針對外籍移工進行規範,雖然架設監視器能互相保護移工及雇主,但外籍移工基本的隱私權也需要更具體的法律來保障他們的權益。

保護與控制 僅一線之隔

經國管理暨健康學院幼兒保育系專任講師王翠鳳說:「這樣的狀況底下,工作人員就像楚門的世界,他也覺得自己好像隨時被監視。」就算強制托嬰中心架設監視器的法令已上路一年多,幼保人員依舊無法適應鏡頭,反彈的聲音也越來越多。不過礙於嬰幼童表達能力有限,在發生爭議時,監視器能成為釐清真相的有力工具,不得已只好適應法令改變。監視器雖然對孩童安全多一份保障,但授課時教師隨時遭到監控,師生互動更為拘謹,課程內容也陷入框架。

另一方面,像看護洛米娜這樣的居家照顧者,對於時時刻刻遭監視的工作環境已屢見不鮮。目前「監視器」裝設對侵犯人權、肖像權屬於模糊疑慮地帶,但看護與幼保人員的權利不可忽視,在保護孩童與控制教師教學中如何取得平衡,值得深入討論。

許多雇主選擇在廚房放置監視器,方便查看看護工作情形,但可能造成看護反感。 攝影/黃亘亘

王翠鳳也提到,如果報酬率無法滿足幼保人員時,那專業人員就不願意投入,加上幼保人員培訓是弱的,就有可能造成惡性循環。加強培訓,落實教學培育方面,並且設立明確的考照門檻,並且提供符合其辛勞程度的工資。從根本控管托育人員及看護的品質,才有可能從大環境改善狀況。

監視器治標?愛孩子才治本

近年來托嬰中心虐童案逐年攀升,雖然僅計算上半年的人數,但2020 年受虐兒童及少年卻也到達了6539人,其中零歲至兩歲之受虐人數則是有590人,約占總人數9%。風傳媒統計各縣市的不適任幼保人員名單中人數逐年上升,也是受虐兒童的人數一直沒有明顯下降的主要原因,讓不少家長擔憂不已。

2020上半年兒童及少年受虐人數統計。資料來源/衛生福利部、製圖/洪勝鴻

裝設監視設備,雖然有嚇阻的效果,但長期下來,可能會干擾幼保人員在教學及照顧上的不便,讓老師、家長、孩子三方對彼此的信任度大幅下降。在托嬰中心教學20多年的老師趙達勇表示,有了監視器後,為了避免肢體的接觸造成不必要的影響,少了很多跟小朋友的互動,對教學方面來說是很可惜的,沒辦法以肢體直接指引他們,也幾乎進入口語教學。監視設備確實提供更安全的教學環境,但並不是能一勞永逸的好辦法。

趙達勇這樣的例子層出不窮,許多幼保人員也意見連連。對此,王翠鳳也認為在這樣的狀況下,自己好像隨時在被監視著,所以架設監視器這個方法是治標不治本的,應該要以愛護孩子的心情從事這個行業。

只有回到任職的初衷,才能從根本改變,還給師生一個安全及自由的教學環境。 攝影/陳品伃

延伸閱讀:

「老人受虐」 比我們想像中更嚴重!

兒虐案件頻傳 每10分鐘就有1起虐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