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民尾牙辦不辦?北高兩樣情

記者 李奕潔、賴玟岑/採訪報導

春節是國人相當重視的節日,民眾總會趁著春節返鄉團圓,在這樣的節日下,對於街友而言,也倍感無奈及孤寂。原本每年歲末,全台各地慈善團體都會舉辦街友尾牙,讓寒士、街友在年底都能享用一頓熱騰騰的佳餚。然而碰上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升溫,台北創世基金會的寒士尾牙選擇停辦,改以送年禮的方式替代寒士尾牙;高雄行德宮的公益尾牙將如期舉辦,維持給街友及弱勢族群一頓溫暖的團圓飯。

曹慶發起街友尾牙 30個便當助寒士溫飽

今年是第31屆「寒士吃飽30」,創世基金會的公共關係暨社會資源部組長李婷婷說,此活動一開始並非寒士吃飽30這個名稱,而是稱作「街友尾牙」。

活動由創世基金會創辦人曹慶於1989年發起,那時萬華地區已有街友聚集,因過年期間大部分餐廳跟商店都會停止營業,曹慶便在除夕夜那天前往萬華地下道,詢問街友們過年都吃些什麼,但多半的回答都是沒得吃。所以為了幫助街友,曹慶便號召許多義工,將家中為過年準備的食材做成三十個便當,給街友們一頓溫飽。

在這之後,便開始一年一度的寒士尾牙活動,除了辦桌外還會致贈一份應急紅包,讓弱勢朋友感受社會溫暖,其中的應急紅包還隱藏了「祝福」的含義。

31屆寒士吃飽30募款牌。攝影/李奕潔

冬天疫情難料 辦桌改送愛心年禮

2020年因疫情肆虐的緣故,「有些學者專家預測冬天疫情會再起,因此沒有人敢借我們場地。」李婷婷說,在與台北市政府協商討論後,寒士尾牙不像往年一樣辦理大型活動,改為發放個人愛心年禮,並致贈乙份應急紅包,希望能在寒冷的過年前夕,讓寒士們得以溫飽。

考量到服務個案為居無定所的街友,因此今年規劃個人愛心年禮,品項皆為即時品或調理包,以方便街友食用,內含油飯、葷食、蔬食、湯品、肉鬆等年節禮品。

對此,人安基金會社工李玉琪談到,將會在某一天晚上,規劃好路線,統一時間點出發,發放年禮給不同地區的街友們,這樣可避免有人跑點重複領取。

愛心年禮內容物。攝影/李奕潔

此外,這次「寒士吃飽30」活動,從幾萬人回歸到個案服務對象大約兩萬人,希望能傳遞給社會大眾一個觀念,尾牙的服務一年只有一次,對這些弱勢朋友最好的幫助是為他們規畫一些整年度的方向,讓他們可以真正回歸社會,而不是一直補助,使他們過度仰賴社福團體

高雄公益尾牙如期舉辦 義剪義診發放物資

行德宮功德會暨高雄市街友關懷協會(以下簡稱行德宮)每年春節前,都會邀請街友及弱勢族群吃團圓飯,讓弱勢朋友在寒冬中能感受溫暖。

關懷協會執行長林朝安表示,目前疫情多是境外移入,若是中央政府及衛生福利部掌控好的話,對於國內應該沒有多大影響,也請示過菩薩,最終決定如期舉辦。

今年的公益尾牙尚在募款中,預計開放八百個名額,林朝安表示,參加的對象須事先篩選,將名額留給真正需要的人。尾牙當天除了有美宴佳餚外,在餐會開始前,也有提供街友及弱勢族群義剪、血液篩檢、胸腔光照射以及義診等簡單的醫療檢查服務,亦會發放平安紅包、睡袋、禦寒外套等禮品,讓來參加的人不僅能飽餐一頓,也能在新的一年,保持健康,不受風寒。

行德宮愛心膳食全年無休 助街友導入正軌

行德宮功德會早年由被封為遊民守護神的林阿罕女士所創立。自從1978年起 ,林阿罕開始煮鹹粥提供街友食用,並在1994年創立行德宮做為發放街友食物的據點。在林阿罕過世後,長子林朝安繼承母親的遺志,擔起行德宮宮主以及行德宮執行長的重責大任,繼續為社會服務,承襲母親的精神。

每天傍晚,行德宮前總是大排長龍,一份又一份熱騰騰的便當擺放在桌子上,這是行德宮的愛心膳食,一年365天從未間斷。發放的對象除了街友外還包含獨居老人身心障礙者更生人臨時失業者等。

為了讓愛心資源有效落實,避免浪費,行德宮會將求助個案進行建檔,分類成:街友、:老人、:中高齡失業、:其他弱勢(身心障礙、精神障礙、器官障礙、更生人),並建立愛心卡,在領餐時出示愛心卡進行身分識別,以利便當分配平均,避免重複領餐。

行德宮每天會準備三百份便當,志工們在下午三點半合力烹煮、分裝,四點半準時發放,若當天有剩餘的便當,社工會在晚間到公園分送給其他街友,若是剩一、二個則會冰起來,隔天微波,給提早到行德宮排隊的街友們享用。

社會大眾對於街友普遍抱有製造髒亂、不乾淨以及好吃懶做的刻板印象,行德宮社工王適墉表示,以行德宮及社工的角度,街友其實就跟一般人一樣,會想找工作、過生活。但由於大多數街友伴隨著心理疾病,社工須隨時保持警覺心,並關切街友的身心狀況。

行德宮社工潘冠霖說,曾經有個案在愛河邊自殺,後來經由社工的輔導,幫助街友就業、申請租屋補助,使其漸漸回歸正常生活。透過行德宮及社工的幫助,希望能讓街友回歸社會,也期望大眾不要用異樣的眼光去看待他們。

「他們有很多是努力想找工作的,但身心狀況無法負擔正常工作,只能找臨時、兼職、現領的工作。」潘冠霖表示。欲幫助街友就業時,社工會先詢問街友是否願意接受就業輔導的協助以及評估家庭狀況,若是家人願意幫忙,會優先交由家人幫助,讓街友回歸原本家庭,家人的支持才是長久之計。

在進行就業輔導時,社工擔任中間人的角色,讓街友與企業進行媒合,回歸社會和正常的生活。通常媒合的產業以付出勞力為主,如從事廟會工作人員、粗工或是搬運工,其中以廟會工作人員居多。

由於大多數街友在金錢方面較為在意,若是從事全職工作,月底才能拿到薪水,無法維持一整個月的生計;若是找臨時工或是現領的工作,當天就能拿到薪水,以廟會工作人員為例,一天能賺1200元,幾天的飲食就有著落。

街友的產生有很多因素,家庭、個人、環境皆有可能,有人無家可歸,有人有家歸不得,社會大眾應打破對於街友的迷思,走出框架,了解街友真正所需要的,並給予協助,才能造福更多的人,讓社會變的更好。

疫情下的募款寒冬  創世:10月收入較去年同期少三百

李婷婷談到,疫情這年,創世基金會走得非常辛苦,從年初後安養院開始管制,沒有人可以進出,以前家屬來探望家人時會一同帶著物資,但自從管制後,竟面臨物資缺乏的危機。

 「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現象,物資對台灣安養院來講,是不太可能缺乏的,因為台灣人非常有愛心,募集相對容易。」李婷婷表示。

在疫情最嚴峻的4月,創世基金會觀察到全台17所安養院中,竟高達11所入不敷出,代表著那些安養院無法照顧好植物人,必須依靠其他間有盈餘的安養院來幫助,而創世基金會目前照顧大約八百位植物人,平均一人每個月所需46萬的安養金,一個月支出高達四千萬元。

且因為疫情關係,募款也受到影響,以往社福團體的旺季是2020年10月一路走到過年前,但是在202010月,創世基金會單月份整體收入,比去年同期少了三百萬,這讓創世基金會非常擔憂,畢竟不是一筆小數目。

至於寒士尾牙,也是需要有人贊助,每逢年底時,創世基金會便會主動聯繫曾捐款支持過活動的企業、社團或者是個人,但今年因為新冠肺炎疫情,許多企業倒閉或規模縮小,就算創世基金會想要找他們募款,也毫無辦法。在這樣的窘境下,只能號召更多人,來響應寒士尾牙,甚至把募款的額度縮小,往年捐款一桌次五千元,今年捐一人次一千元就好,對創世基金會也不無小補。期盼民眾能發揮愛心、幫助寒士們一起熬過這個冬天。

創世基金會發票箱。攝影/李奕潔

延伸閱讀:

【逗陣呷飯】360°鏡頭帶你看辦桌文化

【街友4】收容中心低調經營 遊民脫離街頭的驛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