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光打擊樂團 「混障」成員生命樂章

記者 黃柔、陳霈綺/採訪報導

夏令營結緣 勇敢打造極光之樂 

樂聲悠揚在演出現場,演出美妙樂章的極光打擊樂團,是台灣目前唯一的「混障」樂團。

2005年,團長何鴻棋成立這個由多障別人士所組成的打擊樂團,早在朱宗慶打擊樂中指導的何鴻棋,在打擊樂領域非常有經驗,因緣際會之下接觸到身心障礙人士的打擊樂夏令營,也因此埋下想創立極光打擊樂團的種子。

何鴻棋擔任極光打擊樂團的指揮,在樂團練習時,非常投入在樂曲當中。攝影/陳霈綺

創團初期,何鴻棋說身旁人都不看好這個決定,就連長期教導身心障礙人士的音樂老師,都認為極光打擊樂團撐不過三個月的時間,但是何鴻棋並沒有因此停下腳步。

何鴻棋在訪談中開玩笑的說:「我們是混帳樂團」,因為極光打擊樂團中的成員有肢體障礙、自閉症、亞斯伯格症等不同的障別,他們各自克服困難,在何鴻棋的帶領下,團員互相扶持與包容,一起演奏出動人的樂章。

疫情打亂演出行程 參加慈善音樂會回饋大眾

今年受到疫情的影響,不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的演出都延期舉行,甚至是取消演出,何鴻棋也感慨的表示,去年他們還能在LA演出,今年原訂要到休士頓的演出機會卻因此被取消,他也惋嘆不已。面對這樣的困境,何鴻棋在貴人的幫助下,爭取到珍貴的演出機會,時隔多月再度以慈善音樂會的形式與觀眾相見。

極光打擊樂團 擊出不一樣的光芒

何鴻棋說極光打擊樂團取名由來,是因為要用打擊的擊,擊出光芒,將多障別的團員們聚集在一起,就如同極光一樣珍貴。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在極光打擊樂團裡,每位團員都有自己獨特的地方。團員林佳鈴,在出生時因神經受到壓迫,導致左手失去大部分的功能,即使在打擊樂中,雙手是非常重要的演奏工具,但林佳鈴樂觀的說:「做不到的話,我也可以練習用一隻手完成」。

林佳鈴加入樂團已經有十五年的時間了,當時加入極光的契機,是因為在網路找工作時,看到極光打擊樂團公告的徵人訊息。在音樂領域可以說是零基礎的林佳鈴,勇敢報考後也成功進入樂團,從一開始在旁邊演奏簡單的樂器,到現在學過非常多的樂器,能輕鬆的演奏出美妙樂曲。

一路走來,她從來沒有想過要放棄,每當遇到困難時,她會想起背後默默支持著她的家人們,克服因左手失去功能無法以雙手演奏的問題與困難。

團員林佳鈴雖然左手失去功能,但是面對困難總是樂觀開朗,用自己的方式克服障礙,正在認真地書寫自己的姓名。 攝影/陳霈綺

另一位團員是患有小兒麻痺症的周惠淑,加入極光將近十七年的時間,隨著年齡的成長,她坦言在練習上確實有感覺到體力下降的問題,早期能夠站著練習,現在需要坐在椅子上才能堅持兩個小時以上的訓練時間,不過她也不會因此感到氣餒,因為在極光這個大家庭中,所感受到的愛與溫暖,會讓她想為樂團付出更多的心力。

患有小兒麻痺症的團員周惠淑(左),在老師的協助下,一同完成演奏練習。攝影/陳霈綺

極光團員閃閃發光 家屬倍感欣慰

每一位身心障礙人士的背後都有長期陪伴、照顧的家屬,走出練習室外,才發現團員們的家長坐在一旁聊天,在孩子們練團的時間裡,家長們也相聚在一起分享生活日常、談談彼此心裡的故事。

極光打擊樂團的成立,也讓這群家長能夠和有相似經歷的人相互交流的機會,也能從中找到支撐的力量。何鴻棋說每場演出過後,總會看見台下的家長和觀眾落下感動的淚光,極光之樂的力量總是令人為之動容。

練習結束後,何鴻棋正在和團員的家長們聊天。只要有安排訓練,家長們都會聚集在練習室外的休息區聊天、交流。攝影/陳霈綺
多障別團員們在採訪結束後的大合照,可以看出團員之間的感情非常融洽,他們也分享平時都會在練習結束後,一起聚會用餐。 攝影/陳霈綺

極光打擊樂團的出現,讓社會看見身心障礙人士不一樣的一面,讓家屬看到孩子們的潛能,也讓這群單純善良的天使,能夠有展現自我的舞台。團長透過極光提醒大眾不要放棄,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長處與潛能正在等著被發掘。

延伸閱讀:

「媽媽都沒放棄我,我憑什麼放棄自己?」身障者張毓鑛轉念獲新生

滾出精彩人生 專屬身障者的地板滾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