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打亂演藝排程 歌手開直播政府補助度難關

記者 林佑峻、林伶潔、蔡佳芸/採訪報導

疫情時代下,演藝產業正在慢慢地恢復,同時延伸出許多新的發展。隨著許多電影及演唱會延期,市場逐漸轉移到網路,透過直播及線上轉播方式維持自身與粉絲的熱度。現在更有高倍率鏡頭、ARVR等科技運用在演唱會上。然而科技再怎麼進步,做到幾乎「零時差」的線上演出,仍然無可取代親臨現場的那份熱情與激動的心。

在疫情尚未結束之前,實體演唱會的籌辦一直受到延宕。攝影/林佑峻

排程被打亂 直播盛行

2020年初,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以下稱新冠肺炎)大爆發,導致許多演藝產業排程大亂。由林宥嘉及蕭敬騰擔任導師的節目《聲林之王3》宣布延期,Billie Eilish(怪奇比莉)<WHERE DO WE GO?World Tour>、Green Day<年輕歲月2020台北演唱會>、蔡健雅 <給世界最悠長的吻>,就連天團五月天也取消了原定的演唱會計畫。對歌迷及影迷們而言,一切的變化快到難以招架,疫情更逼著影視產業不得不迅速轉型,否則今年的損失恐怕難以彌補。

你變了影像工作室導播詹宗霖說:「許多技術人員都因活動取消而閒置,目前轉而忙劇場、學生社團活動,及現場多機錄影的工作為主。」因為新冠肺炎,許多樂團及歌手轉向線上直播方式和歌迷互動及演唱,故此類型的工作需求量增加。

因疫情的影響,許多唱片公司推出線上直播演唱會,讓歌迷在家中也能透過網路與歌手互動。攝影/林佑峻

樂團做直播 困難重重

獨立音樂的大前輩「怕胖團」,因疫情狀態下沒有商業演出,決定在今年3月開啟了《怕胖星期四》YouTube頻道,邀請嘉賓上節目聊天唱歌、分享近況,怕胖團鼓手老外說:「對我們而言,堅持下去的理由是由愛音樂的心、初衷,及那些粉絲組成,缺一不可。」沒有表演的情況下,需要維持樂團與粉絲的黏著度,就得不斷想出新招。

對於樂團而言,在演出過程中最重要的除了演唱不出差錯之外,想必就是與粉絲的互動及現場的氛圍了。提到直播所遇到的困難,怕胖團認為最難克服的就是台下沒有觀眾。雖然直播可以即時看見粉絲的回饋,但怎麼樣都比不上帶氣氛時,台下有人衝撞或尖叫的那股熱情。怕胖團貝斯手大寶說,直播更有節目名稱、音樂效果、封面照片,及音質狀況等問題需要克服,其實並沒有想像那麼簡單。

歌手與歌迷最期待的便是能再度因著音樂相聚,隨著音樂起伏一起唱跳。攝影/蔡佳芸

資本額小 靠政府補助

「我們也想過要販售線上表演的門票,只是它不像一般演唱會將樂器及音響插上電就能演出,是否擁有高級的設備讓民眾聽得盡興是很大的問題,還有很多其他變因跟實體演唱不盡相同。」怕胖團說。對於資本額較小的音樂產業而言,背後最大的效益並不是設立直播節目獲利,而是直播內容帶起的話題,串連在各平台上所接收的分潤,進而發行周邊小物、或平台上與來賓一同演唱的單曲等等。 

而線上演出雖然能維持一定的粉絲黏著度卻無實際收入。怕胖團指出,文化部頒發的困難補助幫了很大的忙。根據文化部『產業事業減輕營運衝擊補助申請須知第一次公告』內容顯示,補助項目包括因疫情造成衝擊,所衍生的人員薪酬、展演活動取消、延期或退票之製作成本、場地及設備租金等營運費用之補助,對怕胖團這樣的獨立樂團來說是止了大大的血。

樂團、歌手的線上演出除了可以降低成本之外,還能鞏固歌手與粉絲之間的熱度,更期盼可以藉此吸引一些「路人」前來觀看,以增加曝光度。然而無商業演出的狀態下,如何維持生計更是一大考驗。雖然透過補助獲得舒緩,卻僅是短暫止血,疫情好轉才是長久之計。對演藝產業而言,目前還得持續觀察現況、調整作法。

民眾線上刷卡購買線上演唱會(示意圖)。攝影/林伶潔

線上非長久 直播助曝光

前娛樂公司董事長張瓊文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剛開始時,民眾因考量感染風險,進入人群聚集的娛樂場所會有所顧慮。然而對於線上演唱會的看法,張瓊文表示必須要有歌迷對偶像的基本認知跟情感連結,如果原先沒有建立歌迷與藝人的情感基礎,那麼線上演唱會並不是一個最好的互動方式。

故在疫情大爆發之後,好哦工作室負責人羅依凡表示,他們公司對於防疫這段時間並無特別發展新的表演活動,而是等到近期疫情稍微趨緩才開始為旗下藝人張羅一些演出。

用網路直播的演出形式,需要在設備方面下許多功夫,而直播的優點便是能即時得到粉絲的回饋。攝影/蔡佳芸

談到線上演唱會的形式是否得以延續,張瓊文表示這只能作為因應疫情的一種解決方式,若是長久下來,對產業會有負面影響,歌迷對歌手的情感連結會下降,而一些知名度較低的歌手可能因此被淘汰。許多藝人本身就會透過線上社群平台與歌迷互動,線上演唱會只是一個退而求其次的方式,並無法讓娛樂產業長久經營。

現場直播的表演方式一直都在,像是跨年活動、頒獎典禮以及音樂祭活動。對於選擇線上直播讓歌手與粉絲互動的方式,羅依凡表示目前尚未聽到反彈聲浪。加上若進行線上演唱會等活動時,都有找專業技術人員跟架設穩定的網路,直播品質使許多粉絲相當滿意。眼看疫情趨緩,許多藝人已慢慢回到以往的表演形式,不可否定的是,直播仍有助於在疫情之下增加曝光度。

連結歌迷情感 實體仍須存在

線上演場會尚未發展成熟時,歌迷們須守在電腦前面等著搶票,搶不到票的粉絲可能就這樣惋惜地等待下一次的演唱會來臨。而如今,線上演唱會開始成為一種新的觀賞模式,靠著高倍率鏡頭、ARVR等高科技技術,讓每個觀眾都可以像是坐在搖滾區第一排,不用辛苦的搶票也能看著喜歡的歌手在自己面前互動。對於沒經費買搖滾區位置的民眾以及喜愛國外歌手的粉絲們來說,線上演唱會確實是一大福音。

但事情都是一體兩面,正如張瓊文所說,線上演唱會或許是避免群聚感染的風險管理,同時能讓藝人與歌迷互動的管道,但還是要理解線上直播的方式,無法達到某些親臨現場後所得到的效果,例如聲音、影像品質,以及看到歌手本人的情緒等。

線上直播與實體演唱會最大的不同即是歌手與民眾的互動氛圍與臨場感。攝影/蔡佳芸

民眾陳怡安表示直播就是自己一個人或是幾個好朋友一起看,但是現場是大家跟著歌手一起唱跳,還有全場中央控制的螢光棒一起隨著音樂起伏轉換,這些都是在家體驗不到的!民眾周家琳卻覺得海外歌手沒辦法常常來台灣,所以如果舉辦線上演唱會是一件好事。

在觀看體驗上,陳怡安也表示雖然五月天的線上演唱會結合了5G科技,實際觀看時,可能因為一次湧進大量用戶,收看時感覺仍不太順暢。但因為是用YouTube收看,可以同步觀看網友留言是個難忘的演唱會經驗。

在後疫情時代,線上演唱會商機崛起,藝人們都紛紛轉戰網路,許多粉絲雖願意買單,但仍希望疫情趕快過去,像往常一樣親身感受到演唱會現場的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