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升溫 HBL首次封館比賽

記者 鄭又珣、黃婕真/採訪報導

對於關注學生籃壇的球迷來說,HBL(高中籃球聯賽)與UBA(大專籃球聯賽)是目前國內最高級賽事,球迷透過現場直播,或是親身到球館體驗熱鬧加油吶喊氣氛,都是他們熱愛球隊的支持方式。

然而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以下簡稱新冠肺炎)的疫情爆發後,體育署在今年2月宣布HBL封館進行八強後賽事,除了球員和少數相關人員外不得進場,也是自1988年高中聯賽創立來,首度缺少觀眾參與。

HBL首次封館打比賽,可以看見比賽時觀眾席無人。照片提供/能仁家商

疫情肆虐 賽事不斷喊卡

自新冠肺炎升溫,國內外體育賽事紛紛宣布延期舉行。大至2020東京奧運延期,小至國內各項體育賽事封館進行,改變了以往觀眾們關注比賽的方式,也影響球迷希望能夠進場支持的心情。

對球員而言,除了對勝負的執著,最重要的莫過於球迷們進場所給予的支持。在HBL宣布封館後,觀眾無法入場,只能藉由轉播的方式觀看比賽,已關注HBL多年的球迷陳玟蓉坦言在一開始得知消息時感到錯愕,但還是支持封館防範疫情,對比賽的關注度也會一如往常,不會受到封館的影響而停止收看比賽。

新冠肺炎疫情嚴重,進入診所都需配戴口罩。攝影/黃婕真

健康考量 體育署決定封館

體育署學校體育組科長蔡玫君。攝影/鄭又珣

原本預計在29日至216日進行的HBL八強複賽,因新冠肺炎影響而宣布封館進行,體育署學校體育組科長蔡玫君說,24日時相關單位就拍板,在不影響學生權益下3月底前舉辦的大型體育賽事會照常舉行,不會影響學生的權益。而為了球員和觀眾的健康,HBL會以封館的方式進行比賽。

高中生球員過往在HBL賽場上拚戰,不僅為了個人榮譽,場上的成績也攸關升學成績。體育署決定不影響球員權益,蔡玫君說,八強後的比賽僅剩少數隊伍與場次,對於人員的管制和疫情的防範也比較能夠掌握,因此體育署決定封館比賽而不是將賽事延後舉行。

蔡玫君解釋,體育署為了防疫,也規定球員在比賽前必須填寫切結書,如在參賽前14天有出國或是正在居家隔離、居家檢疫以及自主管理的球員都不能夠參加賽事,避免選手在比賽中的碰撞或是溝通時造成傳染現象。

體育署為主要決策封館的單位。攝影/鄭又珣

球隊支持 貫徹防疫

面對封館,甫獲得HBL甲級二連霸的能仁家商籃球隊教練林正明說,球員們會想把訓練的成果展現給球迷和家人們看,「他們的內心一定也是覺得非常可惜!」但林正明認為,封館實質對比賽影響不大,少了民眾們進場觀賽或許還減少了球員的壓力。

近年HBL甲級四強賽都在台北小巨蛋進行,採登記對號免費入場,往往一票難求,能容納2萬人的小巨蛋座無虛席。林正明坦言,若是執意讓觀眾進場,不但人員的數量難以控管,比賽時的歡呼應援和彼此間的交談所造成的飛沫恐怕會成為防疫的破口。

此次HBL比賽場館小巨蛋。攝影/鄭又珣

急診專科醫師王士豪曾在臉書公開表示,感染新冠肺炎後,除非是體質超強,完全無症狀,否則,只要出現下呼吸道症狀,仍有風險會留存程度不一的後遺症,如肺纖維化。

王士豪解釋,肺纖維化是肺部組織受傷之後的結痂,會阻礙肺部的換氣功能,若體育選手不幸感染,肺部受到傷害,可能會影響運動表現及未來的發展。

「現階段對球員來說,防疫是最重要的選擇。」能仁家商也不馬虎,球員在練習後回宿舍時都會進行消毒,其他的訓練基本都是照以往的方式進行,訓練結束後也一定會戴著口罩防疫,減少被感染的可能性。

避免群聚感染 封館可有效防範疫情

對於HBL等大型籃球賽事封館,防疫專家、醫師林應然認為,館內清空只剩下球員進行比賽無非是種有效控管疫情、避免群聚感染的方式。林應然解釋,假設開放觀眾入場,縱然測量體溫和消毒,但輕症甚至是無症狀患者恐成為防疫漏洞,一旦他們進場,在飛沫不斷橫飛、觀眾接觸機會增加的情況下,群聚感染的可能性加劇。

林應然說明,新冠肺炎感染途徑有飛沫、接觸等兩種方式,相較於室內運動,戶外運動能減少這些問題所帶來的風險,飛沫傳染的範圍大多在一公尺內的距離,空曠且通風的場所最適合運動來增強免疫力。

雖運動員的身體免疫力比一般群眾來得高,林應然擔憂若是運動員感染,病毒所破壞的肺部範圍擴大,肺部可用的空間縮減,對他們往後的運動生涯恐造成不小的影響。

儘管對於疫情控制全球仍未找到良方,林應然樂觀看待,等台灣進入夏天,溫度升高,或許新冠肺炎病毒能像流感病毒一樣不耐高溫環境,加上將來也有機會研發出疫苗,屆時疫情可能減緩,在此之前,只能靠大家共同做好防疫工作,防堵疫情的擴散。

運動可以增加免疫力,但要注意場地和做好防疫。攝影/鄭又珣

轉播流量 話題性成關鍵

HBL封館後,最讓球迷困擾的是無法到現場支持自己所喜愛的球員,對此球迷陳玟蓉說,其實不管有無開放進場,只要平常有關注相關粉絲團或是注意HBL官網的訊息,都能迅速找到轉播的時間,也會接收到比賽的相關資訊,實際的落差和以往能夠進場時並無太大區別。

賽事封館進行,球迷無法親身進場,只能選擇收看電視轉播或行動裝置來觀賽,本學年度負責轉播的FOX體育台官網製作人吳仁裕認為,封館本身對於轉播流量無直接影響,主要還是依照賽事的精采度和話題性而有所改變,但也有可能因為現場少了觀眾,球員打球少了些激情,導致賽事的精采度下滑,最後影響流量。

收看轉播雖缺少臨場感,很難讓球迷感受到現場氣氛,但線上轉播有球評專業的講解,反而更能了解比賽的細節,且比賽中激烈碰撞、精采畫面等在鏡頭下會優先被紀錄、保存。因此,轉播不單是讓觀眾了解戰況,更重要的是紀錄了比賽中的每一刻,也讓球迷能夠在賽後細細回味。

比賽禁止入場後,觀眾只能透過網路收看賽事。攝影/黃婕真

「雖然近年行動裝置的發展也讓收視習慣改變,但賽事的關注度是靠本身的話題性夠不夠強而決定。」吳仁裕舉例,當年球迷因為王建民而提高對MLB(美國職棒大聯盟)的關注,但熱潮退燒後,在行動裝置更為發達的現今卻失去了當時對MLB的熱情。

不同的體育賽事關注度一定會有所差別,但封館和流量高低的關聯性不大,精彩的賽事才是抓住觀眾眼球的重要條件。

學生賽事防疫比較圖。 資料來源/體育署、製圖/黃婕真。
學生賽事防疫比較圖。 資料來源/體育署、製圖/黃婕真。

 

延伸閱讀:

運動員轉換跑道不「易」 堅持造就成功

校園總動員 防疫刻不容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