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者就業面向窄 按摩成首選職業 

記者 許宸瑄、陳雨竹、謝鈺琦/採訪報導

視障者由於視力問題,在薪資和職場環境友善程度的考量下,按摩成為許多視障者的首選職業,卻也導致視障者與按摩容易連接在一起的社會觀感。然而,打破視障者單一的就業方向,提高職場環境友善度並非易事,仍待政府及相關單位努力

視障按摩師服務客人。照片提供/愛盲護康按摩會館
法條變動 衝擊按摩市場

目前的按摩市場,視障者和非視障者都被允許從事按摩業,在街頭的按摩店既可以看到視障按摩師,同時也能看到非視障按摩師。然而在2008年以前,非視障者並不像現在一樣允許從事按摩業。

勞動部身心障礙者及特定對象就業組科長鍾羅仁。攝影/謝鈺琦

勞動部身心障礙者及特定對象就業組科長鍾羅仁說明,從1980年《殘障福利法》開始即規定非視障者不得從事按摩業,到20081031日大法官釋憲後,認為與憲法7條《平等權》、第15條《工作權》及第23條比例原則規定不符,並於201122日修改《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正式宣佈非視障者不得從事按摩的規定為失效。

2008年以前僅限視障者得以從事按摩業,是政府基於保障視障者有更多機會進入勞動市場的考量而建立,然而,並非所有的視障者都適合或有意願從事按摩業。

讓非視障者進入按摩市場加大了按摩業的競爭,對於視障者來說是一個不小的衝擊。不過鍾羅仁認為,視障者在按摩業依然有極大的競爭優勢,就是技術上的成熟,比如視障者可以考取由政府辦理的按摩技術師的乙級和丙級證照。衛福部將按摩業分為兩類,即民俗調理類和醫療行為類,視障按摩屬於民俗調理類。目前仍沒有可供非視障者考取的民俗調理範疇下的按摩證照。

薪資和職場友善為擇業指標 

為保障視障者的就業權,政府設有身心障礙者職業重建視窗,有專人幫助身心障礙者就業。視障者可以直接到身心障礙者職業重建視窗尋求協助,就業輔導員在評估視障者時,在分析視障成因、功能性視覺評估和使用輔具情況後,為視障者推薦合適的工作。此外,政府也會提供身障者職業訓練班,如按摩、行政事務、電話客服、餐飲、清潔等,增進視障者職業類別的多樣性。

儘管政府設有多元的培訓班,鍾羅仁表示,職訓班中按摩業的就業率很高,有些視障者還沒有結訓,已經被視障營業所預約。他也舉例,常有從事電話客服的視障者做一段時間以後,考慮到收入以及因為視力問題導致閱讀資料較吃力,還是跑到了按摩業,可見視障者的確更願意從事按摩業。

里長邀請愛盲護康按摩會館的視障按摩師幫當地民眾按摩。照片提供/愛盲護康按摩會館

愛盲基金會主任王美芸表示,基金會會提供求才職缺的機會,但是聘人方向是以工作能力是否能適合為要求。對視障者來說,在職場環境友善和較為優渥的薪水的綜合考量下,按摩業是最能符合這兩項標準的職業。

王美芸認為,要達到視障者的多元就業,需要多開發視障者的職場認識和實習方案,以拓展視障生的就業多元可塑性。鍾羅仁則認為,如果整個環境更為友善,視障者便有從事更多工作的可能性,而不是只有侷限按摩業。

啟明學校提供多元職種課程 助學生銜接職場

視障者在就業前,多半是透過學校教育體系進行相關職業訓練,除了大眾熟知的視障按摩,學校也會進行其他課程的專業訓練,幫助視障學生進入職場。台北市立啟明學校按摩保健服務科專任教師謝瑛昌說明,該校分成復健按摩科、音樂科以及綜合職能科,給予視障學生多重的職業訓練選擇。

啟明學校按摩保健服務科專任教師謝瑛昌說明,按摩是大多數視障學生畢業後選擇從事的行業。攝影/謝鈺琦

謝瑛昌說,職業種類區分的方式,通常是依學生的興趣和能力來做區別。復健按摩科確實是學生就業率最高、最穩定,收入也最高的工作,長久以來都是學校很重要的一種職業訓練。其他像是音樂類別,便以培養街頭藝人為主,或是鼓勵往音樂系繼續升學;綜合職能類則是學習製作手工皂,或是清潔和烘焙的工作。

啟明學校經穴教室內部。攝影/謝鈺琦

培養專業技能後,學生必須參加職業檢定。謝瑛昌說明,校方會安排高職二年級的學生參加技術檢定考試,考過證照後再輔導學生進入職場實習,得以讓學生順利和職場接軌。

然而,音樂科雖會輔導學生考取街頭藝人證照,但因為薪水是民眾自由樂捐,收入相對不穩定;綜合職能科則是因為受限於學生的能力,雖然會有機構設立庇護職場供學生就業,但收入仍沒有按摩業理想。

謝瑛昌也提到,通過技術檢定考試的學生在經過暑假實際工作後,會發現原來按摩真的可以賺錢,開學後的學習態度會明顯有差異。在實習結束後,學生若是和廠商談妥,也能在假日繼續打工,或是畢業後直接進入職場,不需要太煩惱畢業後的就業問題。

消弭偏見強化設備 視障不是障
視障按摩師曾怡瑄。攝影/許宸瑄

按摩業是大多數視障者選擇的職業道路,但非視障者同樣也有選擇從事按摩業的權利,因此造成非視障者搶攻按摩市場的現象。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林佳和認為,社會不應該採取完全排他性勞動市場,應該讓非視障者也能從事按摩業,但給予視障者較多保障,讓非視障者和視障者都能夠在按摩業市場上競爭。

視障按摩師曾怡瑄認為,多少一定會有非視障者搶攻按摩業的問題,但依手法和技巧來說,視障者擁有更正規的訓練,因此非視障者和視障者的按摩手法還是不同,客人在體驗上也會有不同感受。

曾怡瑄希望政府能夠多給予幫助,也盼職場多給予視障者機會,因為視障者需要更多元化的工作選擇。

國立政治大學法學院副教授林佳和。攝影/謝鈺琦

林佳和也認為,政府應該學習如何改善勞動市場的硬體和軟體條件,包括走道、電梯、電腦、文書處理等,突破就業環境的條件限制,視障者需要非常多的無障礙職場環境。也因為看不見而無法從事需要察言觀色的工作,是所有身心障礙者中進入勞動市場最困難的族群。

林佳和指出,社會對於身心障礙者往往已設下了障礙,存在偏見,造成視障者具有能力卻不能進入勞動市場的困境。他表示,在許多國家視障者都可以擔任法官,但台灣到現今仍認為不可想像,社會仍有很多既有觀念需要去突破。

林佳和也認為,整個教育體系對視障者求學存在很大的問題,特別是視障者脫離特殊學校後,進入到一般學校的階段。

他指出,教育是社會投資,若沒辦法進入到像是高等教育的階段,勞動市場機會就會受限,導致侷限了工作選擇,且會變成惡性循環,因為若是無法在教育領域有更高階的學習,能力將會不足,如此就只能選擇傳統上社會設定視障者能從事的工作

 

延伸閱讀:

打破框架 口述影像助視障者重新「看見」

弱勢就業天堂 重建信心與能力

工作侷限多 身障者就業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