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食愛情下 如何健康戀愛

記者 張晴昀、方莉婷、鄭采柔/採訪報導

「心碎經濟」興起,在淡水老街出現的「失戀故事館」,展示情侶分手後的物品及失戀語錄,也提供失戀牆及失戀擂台供民眾抒發心情,根據衛福部國健署105年性健康校園講座資料分析,青少年最常問的問題類型為「談戀愛的正確觀念」、「兩性交往的技巧」等,如何健康的談戀愛,以及面對分手時應該如何處理,成為年輕族群關切的話題。

淡水失戀故事館。攝影/鄭采柔
世新大學社會心理系系主任詹昭能。攝影/鄭采柔

近十幾年來,速食愛情漸漸成為了新的現象,世新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副教授詹昭能表示,其實速食愛情這個現象十年前就已經出現,剛開始大家對速食愛情都感到很驚訝,但現在好像已經很普遍,大家也不覺得稀奇。

詹昭能提到,如果從愛情本質來說,由於大部分的人希望可以盡可能長久維繫愛情,所以速食愛情當然不是大家所期待的,因為它和愛情的本質是背離的。

諮商心理師麥儷馨則表示,速食愛情在大學期間,同學們剛開始談戀愛的時候很容易發生,有點像是在探索,就像人們要試穿很多鞋子才會找到合腳的,有些看起來很漂亮但並不適合。

所以好與不好只是一個過程,就像不可能第一次穿的鞋就很適合,要嘗試與不同的人交往,才有助於找到理想的另一半,所以沒有好與不好,就是看自己是否能承受。

因世代差異,對速食愛情的看法也有所不同。上班族陳先生提到,現在的年輕人因為對未來充滿不確定,只想要當下短暫的快樂,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但也造成快樂之餘不負責任,也就是速食愛情的問題所在。

速食愛情成為普遍現象,而世新大學社會心理系系主任詹昭能表示,速食愛情並不是真正的愛情。攝影/張晴昀

詹昭能表示,速食愛情並不是真正的愛情,它其實會帶來一些不必要的後果,像是生病或者懷孕等,這些後果可能都是當初擦出火花時不曾想過的,所以詹昭能認為,大家應該要更嚴肅看待這件事情。而目前八十九歲的方先生則認為這樣的愛情模式,與傳統觀念是不適合的,且是種叛逆的行為。

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教授王淑俐。攝影/鄭采柔

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教授王淑俐認為,健康談戀愛的先決條件就是慢慢來,要先了解彼此。

詹昭能也表示,千萬不要求快,一見鐘情真的是可遇不可求,談戀愛要先從人格特質切入,先掌握個性,接下來就是要溝通,要適度的自我揭露,且雙方要互相磨合。

因為人本來就是不一樣的,每個人在內都有缺點,所以愛一個人跟他相處,不只是愛他的優點而已,連他的缺點也要一起愛。

至於在面對分手的痛苦時,王淑俐表示,可以為自己設立一個停損點,也就是到某個時間點後就要停止難過,去迎接另一段感情。

失戀故事館語錄。攝影/鄭采柔
失戀故事館拼湊破碎的心

「心碎經濟」崛起,失戀也可以成為商機。在克羅埃西亞就有以「失戀」為主題的博物館,吸引很多男女朝聖。在台灣,也有人受到它的啟發,在淡水老街開放「失戀故事館」,除了有供人拍照的「失戀牆」外,還寄放許多戀人的信物與故事,值得大家來探索。

失戀故事館標榜「和受傷的心和解,和自己和解」,希望可以透過類似的戀愛故事去撫平受傷的心。失戀故事館一樓可供免費參觀,牆上貼了許多遊客的小語,寄放了對舊情人的想念。主館在五樓,樓梯也貼著許多失戀語錄和遊客的留言,從留言中也可以一窺每個人的愛情故事。

失戀故事館的占地範圍並不大,小小的空間卻布置得很溫馨,沒有印象中失戀的悲傷與壓抑。玻璃櫃裡放滿了提供者的信物,從巧克力盒、籃球衣、未織完的圍巾等。

館內也有互動遊戲可以增添趣味。不過,失戀故事館真的適合還在感情傷痛中的人去嗎?上班族陳先生表示,失戀故事館只會觸景傷情,對失戀療傷沒有幫助。

王淑俐建議,失戀了不一定要逼自己出去走走,聽音樂等做自己喜歡的事都是很好的療傷方法。詹昭能也建議,失戀的時候困在兩個人的過往裡,就會捨不得,可以擴大交友圈,或找人陪伴,來度過艱難的分手時期。

牆上貼著許多失戀語錄和遊客的留言,從留言中也可以一窺每個人的愛情故事。攝影/鄭采柔
好好說分手 如何面對恐怖情人

近年來恐怖情人的社會案件層出不窮,學習如何安全的談戀愛成為年輕世代的必修課程。王淑俐指出,因為現代人小孩生的少,家長過度寵溺孩童,造成恐怖情人的出現。詹昭能表示,恐怖情人的人格特質是從小到大的環境中雕塑而成的。

其人格特質反映在三個區塊,第一個是認知判斷,第二個是情緒的表達與接受,包括個人的意志力跟自我控制力,第三個才實際化為言語上及非言語的行為。詹昭能提醒,現代速食愛情興盛,談戀愛不要講求速成,恐怖情人具有潛伏期,需要長期觀察才能察覺,慢慢相處去了解對方的個性是最理想的。

 

若真的不幸遇到了恐怖情人,又該如何去因應?王淑俐建議,首先要保護自己、提高警覺性,學生可以聯絡輔導中心及校園警衛,有傷害的情況則要通報家庭防治中心申請臨時保護令,盡可能好聚好散。

失戀故事館展覽內部。攝影/鄭采柔

詹昭能提到,恐怖情人通常會鎖定特定對象,為避免遇到恐怖情人,在談分手時要先拉長時間戰線,再通知身邊親朋好友、避免與對方單獨相處。

分手不要太快這個原則不只適用於恐怖情人,一般人也是一樣,在感情上分開不是件容易的事,很多人剛分手都只在想兩個人相處的時間,需要時間慢慢淡化,擴大生活圈是很好的方式,可以找人陪伴渡過分手這段時間。

麥儷馨也指出,心理學的「悼念期」會讓人抗拒分手這件事,應了解這是必經的過程、適當地消化自己的情緒,不要為了忘記舊情人而快速步入下一段感情,只會讓感情生活更複雜。

 

延伸閱讀:

情感教育 被忽略的大學必修課

少了你的我不孤單 勇敢走出情傷!分手經驗成長團體 療傷止痛走出失戀低潮 讓同學更愛自己 – 183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