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台就業待遇差 外籍移工失聯攀升

記者 黃儷璉、尹湘涵、楊子萱/採訪報導

在台灣,外籍移工逾期不回家以及逃跑的個案數量不斷攀升,龐大流竄於各地的失聯移工成為治安上一大隱憂,而薪資待遇及工時上的不對等、仲介和雇主的剝削,導致移工寧願犯法仍決心逃跑的因素。引進外籍移工藉以舒緩我國人工緊缺的同時,其勞資契約、生活環境、文化適應等問題,亦亟需政府與社會大眾共同關注和解決。 

《就業服務法》規範外籍移工不得任意轉換雇主。照片提供/國際勞工協會

行蹤不明  處境堪慮 

政府每年引進大量外籍移工,但缺工問題仍十分嚴峻,東吳大學社工系助理教授林君諭說明,缺工問題因素眾多,其中一個主因在於許多工作屬於「3D」類型,即骯髒(Dirty)、危險(Dangerous)和辛苦( Difficult),國內的勞工不願意做,且雇主更願意雇用低薪資的東南亞勞工,這也是為何在失業率上升的同時,仍然存在缺工問題的原因。 

勞動部發展署指出,移工行蹤不明除了影響整體勞動市場秩序與國人就業權益外,更容易因非法身分陷入弱勢處境,淪為人口販運或勞力剝削對象,依據2016年「防制行蹤不明外籍勞工對策研究計畫」指出,我國外籍移工行蹤不明因素主要有雇主不合理對待、高額仲介費、工時過長及環境等因素。 

依移民署統計,截至今年10月失聯移工人數累計已近八萬人,其中以看護工與製造業失聯情況較為嚴重。林君諭表示,以家庭看護工為例,看護工的月薪只有1.7萬元,而翁倩文也補充,看護工的主要工作內容為照護老年人的日常生活起居,幾乎24小時都在工作很少有真正的休息時間,時常還會被雇主要求做非合約的工作內容,例如打掃、照護其他家庭成員等,低薪、高壓的工作環境與不合理的工時及工作內容,都是外籍家庭看護工所面臨的困境。 

110年10月失聯移工按職業別比例分布。資料來源/內政部移民署、製圖/蘇珮瑜
台灣步入高齡化社會,看護工已成家庭重要角色。攝影/黃儷璉

層層剝削  費用龐大 

國際外籍勞工協會專員翁倩文表示,目前在台外籍勞工的困境,最廣為人知的是受到國內外私人仲介剝削,勞工在自己國家會先被收取一次所謂的「介紹費」,使得很多人一開始就是負債的狀態。

台灣政府引進移工的過程過於依賴私人仲介,導致勞工來台後又會再被以各種名義收取高額的費用,且仲介公司可以決定就業地點,移工只能選擇自己要做的產業類別。在等待工作安排期間,得住在公司的宿舍裡,並負擔自己的一切費用,還未開工就得背負龐大的負債與支出,使勞工們難以負荷。 

面對不斷擴大的缺工問題,行政院提出《移工留才久用方案》試圖紓解,林君諭提到,雖然方案實施時間不長,仍無法看出成效,但針對其所制定之條件,實行困難度過大,真的能成功申請的外籍勞工少之又少,以現在的資格與條件限制來說並不樂見。

林君諭也呼籲,雇主應該要更多元、尊重不同國籍的人,以及政府面對外籍勞工逃逸,或是移工轉往其他國家就業,到底是希望他們留下,還是只把對方當成客工來對待,都是必須思考解決的問題。 

移工被仲介層層剝削,導致背負龐大債務卻申訴無門。攝影/楊子萱

 轉換雇主困難 仲介壟斷工作市場 

勞動部官網指出,凡是適用勞動基準法之勞工,除了家庭類看護工,不分本勞、外勞,均一體適用基本工資相關規定。翁倩文表示,外籍移工雖同樣適用《勞動基準法》和《就業服務法》,但因工種不同,法規內容並非適用於所有勞工,且台灣所採用的「客工制度」,嚴格規定移工不得任意轉換雇主,使得部分移工長期處在高工時、低薪資的高壓環境下,移工失聯的比例就會增加。  

台灣的就業服務站不僅提供國人求職服務,也設立移工服務專區,翁倩文進一步說明,移工等待雇主轉換期間,每周必須到就服站簽到,雇主透過仲介代理挑選合適的移工,因合法轉換工作的過程困難重重,且必須在兩個月內找到新的雇主。

對移工而言,雇主非常仰賴仲介翻譯,所以大部分工作機會都掌握在仲介手中,部分私人仲介公司發明「買工費」制度,移工為了提高自身面試機會,必須支付高額買工費給仲介,因此語言不通及時間短促,使得仲介對害怕失去工作的移工們產生絕對控制力,成為移工市場中不能說的秘密。 

高雄市警察局仁武分局防治組警官黃明弘表示,由於移工來台前須支付高額仲介費用及薪資待遇、勞雇關係、工作量與工作環境等基本勞動條件不如預期,再加上失聯後進行非法工作薪水較高,一旦碰到高額薪資誘惑或勞動條件惡化等因素,就容易從原雇主處脫逃,轉而成為地下黑工,也可能因其失聯身分,擔心被舉報,淪為不肖業者利用之對象,進行犯罪及不法行為,影響社會安定。 

台灣近年缺工情形嚴重。攝影/尹湘涵

 輔助在職訓練  適應環境文化 

文化差異和語言不通一直是雇主與移工之間極大的阻礙與困難,根據勞動部調查統計結果顯示,家庭面雇主僱用外籍家庭看護工有困擾者占24.6%,困擾原因以「語言不通」占59.2%最高,「愛滑手機、聊天」占41.1%居次,「溝通困難(如配合度不高等)」占34%居第3。 

事業面與家庭面雇主雇用管理及運用移工之困擾原因統計。資料來源/內政部移民署、製圖/蘇珮瑜

翁倩文對此表示,以家庭看護工為例,由於需要與雇主長時間接觸,因此雙方之間的溝通無可避免,雖然有些看護工會有在家自學的意願,或是使用翻譯器和雇主溝通,但當他們遇到勞資糾紛時,因為對中文不熟悉,在申請更換僱主的程序上只能透過仲介,不過若是仲介處理態度消極,移工們就只能隱忍,或是尋求協會幫助。 

另外,照顧病患與老人的工作中,照顧技巧與急救訓練是很重要的一環,但翁倩文坦言,大部分的家庭看護工都沒有提前受過有關居家照護訓練課程,通常都是由雇主直接指導。 

外籍看護工應提前進行完善醫療照護訓練(示意圖)。圖片來源/Pixabay

外籍工作者發展協會高級專員張真則表示,不只是社福移工,語言不通同樣影響產業移工的權益與人身安全,因為對於普遍在工廠上班的他們,看不懂機台上的中文說明與標示是一項很大的風險,隨時可能因操作失誤而受重傷,甚至導致殘廢。 

張真進一步說明,正因語言不通是移工們遇到最大的困難之一,也是權益被剝奪的主因,因此許多非政府組職開設語言訓練課程,透過系統性學習中文的聽、說、讀、寫,協助移工避免在職場上因資訊不對等而造成權益受損。

另外,張真提到,除了語言訓練,還有多元課程,像是針對社福移工的看護實務訓練,內容包括居家照護、營養學等,希望能夠提升我國移工的職能品質。 

開設中文訓練課程,協助移工克服語言不通的困難。照片提供/外籍工作者發展協會

 

延伸閱讀:

長照需求供不應求 外籍黑工成隱憂

直聘移工問題多 仲介制度難廢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