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生態變遷 海水暖化成元兇

記者 黃儷璉、尹湘涵、楊子萱/採訪報導

全球暖化是當前人類面臨最嚴峻挑戰,不僅影響極地氣候及物種生存空間,同時也使南極海冰大量剝落,大幅縮減南極企鵝的棲息空間及繁衍地。此外,海水暖化也對南極生態造成極大威脅,生活在南極海域的磷蝦,因難以適應高溫環境,存活率大幅下降,進而導致企鵝取得食物的過程更加艱辛,自身無法溫飽之外,也難以孕育下一代。

攝食困難 企鵝銳減

當論及全球暖化與氣候變遷,就會聯想到南、北極的融冰問題,環境資訊中心專案經理黃梅舒透過書面回應,全球暖化是北極海冰面積急遽縮小的主因,但南極海冰變化還受到許多複雜因素影響。她舉例,研究顯示,2015年和2016年發生強烈的聖嬰現象,當時熱帶太平洋的海面溫度高於正常水準,導致2016年海冰覆蓋率急劇下降。

全球暖化、極端氣候等因素,都會影響到南極地區海冰面積。照片提供/李奇英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理學院院長李奇英分析,居住在極地的企鵝,數量之所以逐年減少,除了因為海冰面積縮減,讓企鵝失去能夠進行繁衍的棲息地之外,攝食也是一大難題,因為聖嬰現象不單單會影響南極冰架的融化速度,海水溫度突然升高,也會造成原先適應低溫的魚群、海洋生物大量死亡。

李奇英進一步說明,正因企鵝在覓食的過程上,需要花上更多時間與體力,所以若是此狀況持續,就會進入惡性循環。當地企鵝因沒有食物而挨餓、脂肪不足,進而失去禦寒功能與孵蛋的能力,同時沒有體力覓食,以供小企鵝成長,因此無論是成年企鵝或是企鵝幼雛,都將因挨餓而死亡。

海水暖化與聖嬰現象,使得企鵝在覓食過程中變得更加困難。攝影/尹湘涵

台北市立動物園區長翁紹益表示,企鵝原先最主要的食物來源為魚類,但因爲海洋環境不斷被污染,可用資源隨之減少,魚群的數量不再足以讓企鵝維生,因此企鵝為求生存,也開始捕食磷蝦、甲殼類等生物,提高對環境的適應力。

企鵝的主要食物來源為魚類、甲殼類,以及磷蝦。照片提供 /海景公司企劃部

磷蝦支撐南極生態  

李奇英在此前曾受邀前往南極進行磷蝦的研究,他提到,幾萬年來,磷蝦都只適應在寒冷的水域環境,但近幾十年來,極地的海水環境因全球暖化和極端氣候而改變,磷蝦因為不具備調適的能力,所以一旦海水升溫,就可能造成大量死亡。李奇英補充,磷蝦是南極生態中,生物量最大、同時也是食物鏈底層的物種,因此磷蝦的數量變化多寡,不但與企鵝息息相關,也和南極整個生態圈有著密切關聯。

此外,不同族群的企鵝,數量銳減的原因也不相同。翁紹益指出,像是黑腳企鵝與黃眼企鵝,分別居住在非洲西南岸與紐西蘭南島較為靠近溫帶的區域,棲息環境受到人為污染、破壞的程度,相較於極地區域高出許多。反觀皇帝企鵝棲息在南極大陸,會受到影響的原因大多是和海水暖化與氣候變遷有關,與人為破壞較無直接關係;而國王企鵝大多棲息在次南極地區的島嶼,處於中間地帶,因此直接受到人為以及自然因素的影響程度較小。

國王企鵝為全球最大規模的企鵝族群,大多分佈在次南極地區島嶼。攝影/尹湘涵

 遠征南極考察 嚴峻氣候成挑戰

南極的海洋生物多樣性吸引各國科學家前往考察,但獨特的氣候和嚴峻的地勢大大增加了踏上南極大陸的困難性。李奇英分享自己前往南極進行採集工作時提到,最困難的是安全性問題,因為南極氣候嚴寒、乾燥、降雨少並且多狂風暴雪,使在外進行採集研究異常艱辛。

另一位也曾遠赴南極考察的學者,現任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副研究員何宣慶同樣也對採樣困難深有體會。他回憶前往南極路途曲折,班機需要不停轉乘才能抵達,且在極地的行動容易受困於突如其來的暴風雪,最重要的採集工作需要雙手浸入冰冷的海水,還有在冰天雪地中調配福馬林等都是前所未有的經驗。

何宣慶的南極之旅帶回許多珍貴樣本和研究成果,拓展台灣在南極生物與海洋化學的研究視野,增加了大眾對極地生物的認識。

科學家遠赴南極地區進行有關生物、環境與保育等研究。照片提供/李奇英

何宣慶表示,在首批者前往南極大陸探索後,當地豐富的資源逐漸被各國重視,很多國家開始在南極設立觀測站,同時提出對南極地區的領土所有權而導致國際糾紛,故1959年聯合國通過《南極條約》,旨在約束締約國在南極洲的活動,主要內容為「承認南極洲專用於和平目的,且鼓勵同對南極洲具有科學或技術興趣的聯合國各專門機構,及其他國際組織建立合作工作關係」。

李奇英補充,所有研究員所帶進去的食品、用品與可活動範圍都受《南極條約》規範,在南極環境保育這部分,各締約國都有嚴格遵守,不對環境及動植物造成破壞。

零距離體驗 感受企鵝的火熱愛意

每年8到12月為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的企鵝繁殖季,每年繁殖季都是海生館的重大項目,海生館營運團隊海景公司企劃部經理毛智瑋透過書面表示,飼育員會用一片片豎直的隔板為每對企鵝隔出專屬套房,同時也會準備鵝卵石作為巢材,讓企鵝們搭建巢穴使用,打造適合孕育企鵝的舒適環境。

毛智瑋進一步說明,繁殖季期間的企鵝,不論單身或已配對,各種企鵝會以不同的方式吸引異性注意,例如,伸長頭部與頸部並發出聲音,或是快速擺動頭部進行交流;雄性企鵝會選出最漂亮的鵝卵石送到心儀的雌性企鵝面前,就像是人類拿出鑽石求婚一般甜蜜動人。

飼育員嚴格把關每隻企鵝的進食狀況並加以記錄。攝影/尹湘涵

Xpark企鵝飼育員蔡函蒨透露,透過以下四點可以觀察出企鵝是否為伴侶:佔領巢穴、互相理毛、求偶行為、窩在一起休息,通常企鵝是一夫一妻制,且認定彼此為終身伴侶。目前在Xpark沒有看過企鵝分手的案例,不過當伴侶之間有其中一隻生命到盡頭的時候,剩下的企鵝會積極地找尋下一個伴侶。

 Xpark的企鵝展區採用陸海域連通道設計,民眾可近距離觀察企鵝環境與習性,也設置了企鵝咖啡廳,讓民眾感受與企鵝共度下午茶的特殊體驗。

屏東海生館推出企鵝飼育照護體驗,現場安排專業解說員及飼育員帶領民眾深入瞭解企鵝日常生態,民眾可與企鵝近距離互動,親手餵食餌料。毛智瑋說明,希望海洋教育不單只是教育觀念的單向輸出,希望民眾透過實際走入模擬南極的企鵝棲地,親自感受大自然生態的奧妙,引發更多回饋或行動,共同保育環境及海洋。

特殊管道設計,體驗近距離與企鵝共進午餐。攝影/尹湘涵

延伸閱讀:

海平面持續上升 恐引發全球糧食危機

美味的代價 畜牧業恐成全球暖化幫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