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衝擊 長照協助官方慢半拍?

記者 郭采樺、于子珽、陳佳敏/採訪報導 

2022年Omicron疫情持續延燒,據中央疫情指揮中心資料統計,近半年因染疫離世的長照機構住民累計突破1358例。疫情不只帶走諸多長輩的性命,更給了台灣長照機構重重的一擊。人力資源匱乏、分艙分流難以實行和醫療物資短缺的衝擊下,體現出長照機構照護資源的脆弱性,使他們成為疫情下的「受難者」。

疫情下照護人員用心準備含有豐富營養的地瓜湯照料長者。攝影/陳佳敏

長照機構空間小 分艙分流難以落實

台北市社區銀髮族長期照顧發展協會理事長吳第明表示,儘管在去年疫情指揮中心立即針對住宿型機構擬定了作戰應變計畫,將長照機構依確診人數劃分為紅、黃、綠區,避免疫情群聚影響機構正常運作,但實際上分艙分流對於小型長照機構是難以實施的。

「在疫情的高峰期,當同仁陸續染疫時,只剩一位同仁未被隔離,根本無法分區,加上人力不足只能一人照顧全區。」台北市某私立長照機構吳主任無奈說,現實情況是,機構的空間無法允許落實政府提出的分區照護計畫。

長期照顧發展協會理事長吳第明表示分艙分流對小機構來說實施困難。攝影/于子珽

機構醫療防疫物資供不應求

當防疫物資告缺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只能由長照機構自掏腰包購買一劑高達300元的快篩試劑,當時並沒有政府補助費用,成本只好機構自行吸收了!」台北市私立長照機構劉主任闡述機構在疫情下遭遇的難題。

在今年四月Omicron疫情快速擴張的情況下,快篩試劑短缺成為長照機構首要面臨的衝擊。全台機構為了防範群聚感染,每週必須自行快篩,就怕錯過感染者,釀成無法挽回的大規模感染,造成長照機構篩檢過程動輒大筆資金。

直到5月28日疫情指揮中心發布政策,宣布發放全國長照機構的快篩試劑,才解決機構的燃眉之急,但對許多機構來說,政府沒有超前部署提供快篩試劑,直到疫情高峰期過後再補發,機構已成為疫情下首當其衝的受害者

機構為避免確診時手忙腳亂,提前購買充足的防疫物資。攝影/陳佳敏

人力備援計畫窒礙難行

除了物資缺乏問題,照護人員的縮減也使機構陷入危機。吳第明表示:「在同仁大規模染疫的狀況下,染疫同仁必須回家接受隔離措施,未達期滿無法歸隊,人力的確不足。染疫同仁雖未隔離期滿,若無症狀,可以向主管機關申請提早回到機構照顧染疫長輩。」但染疫的照護人員,是否願意回來機構照顧已確診的長輩?又是另一項問題。

根據指揮中心的人力備援計畫,找尋退休護理師及照護人員做為備援人力有難度,實際上,政府並沒有準備好充足的資源提供給機構,而是當人力已迫在眉睫,再由機構自主向主管機關提出申請,後續審核又是一段漫長的等待,殊不知早已錯失救援人力困境的最佳時機。

揭秘照護員的心路歷程

疫情肆虐下,當大眾關注於老人安危時,卻未曾想到工作量龐大、在高壓危險下奮鬥的長照人員。台北市多家長照機構說明,他們能堅持下來的原因皆是「深厚的感情與無條件的愛」。台北市私立長照機構的照護員張雅牙表示,「辛苦與壓力沉重之下,唯一能支持的就是老人的笑容。」

長照人員與老人們感情深厚。照片來源/pexels

張雅牙分享在疫情較緩和後,特別安排一段時間休息,沒想到在休假期間,機構中的老人因看不見他們在身邊,擔心他們的安危,在回來上班時更意外地收穫長者的關心,老人家詢問:「過得好嗎?有沒有吃飽?」使她感到特別溫暖,這也是她持續做長照事業的動力。

長照機構護理長周素蓮:「機構就像第二個家」。攝影/陳佳敏

雖然機構裡的照護人員遇過許多大風大浪,但不少人員的工時增加,壓力上的不平衡難免需要抒發情緒的管道,若機構環境未給照護員良好的工作場域,可能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對此,新北市私人長照機構護理長周素蓮也說明:「機構就像自身的第二個家,不僅想達到與老人之間零距離的互動,也希望與同事之間可以互相談心、有話直說。」唯有機構平時維持好彼此的感情,才能一同面對未知與挑戰。

長照人員定時教老人洗手畫面。攝影/陳佳敏

年長者一旦確診,會加速身體退化,因此照護員需要比平時更關注老人的身體狀況,照護人員需要隨時做好防疫措施,包括定期洗手、環境消毒、早晚測量體溫等等,並額外增加飲食中的維他命,加強老人的抵抗力。

台北市私立長照機構負責人劉主任表明:「為了避免群聚感染,平時照護人員自身就要做好防疫。」他認為照護者須具備足夠的防疫意識,並加強人員教育訓練,先照顧好自己才能照顧好他人,期盼達到未雨綢繆。

疫情下,小機構難以實施距離1.5公尺的社交距離。照片提供/張雅牙

照護員防疫津貼審核慢半拍

面對一線長期照護人員及護理師的銳減,衛生福利部為了鼓勵這些仍堅守崗位的長期照護人員,於今年五月起開放申請防疫津貼與補助款,且大量撥補長照機構所需N95口罩及隔離衣,以保護長照機構中服務人員自身與長者的安全,共同度過此次艱困的疫情。

照護員張雅牙表示防疫津貼政府審核尚未通過,目前相關補助由機構提供。攝影/陳佳敏

防疫津貼為例,照顧確診長者的居家護理人員,單日最高可領6000元的津貼;在長照機構照顧確診住民的護理師每班為5000元,而照顧服務員大夜班為3500元,白班及小夜班則為3100元的防疫津貼。吳第明表示:「獎勵辦法看似十分體恤照服人員的辛勞,實際上光是申請的條件就十分嚴苛,更別提繁複的申請過程了!」

護理人員防疫津貼懶人包。資料來源/衛福部健護司、製圖/李思琪

從政策細節來看,理事長吳第明說明只有照顧「確診長者」的服務人員可以請領這些防疫津貼,照顧「未確診長者」的服務人員,卻不具備申請資格。而且並非提出申請就百分之百可以成功請領到防疫津貼,需要經過各級機關與處室的層層篩查,確認申請人的資格符合與否,再向中央請款,而後款項才會撥入申請者的帳戶。

經過一系列的流程,少則二至三個月,多則長達半年,甚至更久,以至於補助與津貼未能及時撫慰長照服務人員的辛勞。

多家長照機構表示期望未來政府在防疫津貼申請規範上,能夠更了解長照機構照護員的需求,不要讓津貼成為空有頭銜未具實質補助性的空頭政策,才能真正達到體恤疫情之下照顧者的辛勞。

 

延伸閱讀:

長照服務2.0 家庭照顧如重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