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報導】圓偏鄉學童夢想 楊文逸的義拍之旅

記者 文及均/採訪報導
攝影師楊文逸長年走訪偏鄉義拍。攝影/文及均

「大學的時候就一直想為這個社會做點事,輾轉聽到偏鄉的小朋友是沒有畢業紀念冊的,想說我會的也只有攝影,那就試試看,幫助一些需要協助的小朋友。」這小小的念頭,讓職業攝影師楊文逸開始投入偏鄉義拍服務。

楊文逸團隊成員利用遊戲引導幼幼班的畢業生拍攝大合照。攝影/文及均

提及剛開始義拍時的情景,楊文逸說,自己只拍攝了三所學校,也還未制定成熟的拍攝流程,一切都很簡陋。他坦言,當下拍完後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感觸,「直至有次拍攝結束後,我在學校閒晃,聽到小朋友邊打掃邊用它們的族語唱歌,歌聲迴盪在整個山頭,就覺得很感動,若每次來都可以見到這樣不同於都市的聲音和景色,那就以後都這樣來拍好了!而這份感動,也讓他在不知不覺中投入義拍服務長達九年之久。

兩位畢業生與導師一同穿著排灣族的傳統族服合影。攝影/文及均

創立協會 卻因堅持成本而被放逐

隨著拍攝的學校越來越多,義拍行動也被社會看見,贊助紛沓而來,但受限於法規限制,個人不能公開募款,因而也無法開捐款收據給想資助義拍的企業。「當你越做越大的時候,會有很多身邊的人勸你必須要成立一個財團法人或社團法人。財團法人有難度,口袋要深,大概需要3千萬,所以成立社團法人比較容易,等於有一個公益的平台和協會可以接受企業正當贊助。」

楊文逸除了拍攝學生的個人照外,也會幫忙拍攝全家福照。攝影/文及均

楊文逸說,當自己正猶豫時,有位大哥願意出面協助,認為他義拍做了4年,積蓄卻越來越少,大哥怕這件事若不能長久經營,最後燃燒的只剩下熱情。於是2019年楊文逸便成立了「偏鄉學子圓夢公益協會」。

穿著各色傳統排灣族服的幼幼班畢業生們擺出不同姿勢合影。攝影/文及均

然而,問題卻在協會成立後接踵而來,楊文逸感嘆,義拍的初衷是希望學校和大家能夠重視畢業紀念冊的重要性,讓其他人知道,原來畢業紀念冊也可以這樣拍。因此,楊文逸在畢業紀念冊印刷上,都是選用較高成本,但較為耐用好看的頂級相片紙。「在我成立協會的過程中,有些人想降低品質,好壓縮成本去營運,但我一直很不認同這件事,因為我原本獨自可以做到的事,為什到我成立協會後就做不到了?」

楊文逸補充,有一年,協會募資情形非常緊張,雖然義拍項目可以勉強進行,但資金會非常緊縮,因此時任執行長的他開會討論,決議將包含自己在內的招聘人員薪資減半,不料卻引來了其他人反彈,爾後更在未加入會議的情形下被其他成員投票逐出。對此,楊文逸認為,要做公益服務,還是得隨時抱著被犧牲的覺悟才行。 

化整為零 熱血義拍重新出發

談及楊文逸被協會逐出的第一年,台東縣土坂國小校長顏正一回憶,他與楊文逸認識許久,當時他也主動聯繫楊文逸,並盡量找資源協助他。

聽聞兩位畢業生對攝影有興趣,楊文逸在外拍路途中把相機交給他們練習。攝影/文及均

顏正一認為,楊文逸的夥伴團隊不同於其他攝影師,在與孩子的互動上非常自然,製作的畢冊成果也非常好,顏正一感謝楊文逸的幫助,才能讓偏鄉學子在資源不足的情形下節省開銷,「阿逸也不知不覺來土坂三次了,等於他連著拍都不中斷,我在土坂都想著他能不能再來幫忙,畢竟畢業紀念冊對學生而言,就是學生在六年的紀念。」

楊文逸義拍的畢業紀念冊成果。攝影/文及均
楊文逸義拍的畢業紀念冊成果。攝影/文及均
在拍攝空檔楊文逸也會和小朋友玩耍,展現十足親和力。攝影/文及均

楊文逸的團隊夥伴凱倫(化名)也說:「其實離開協會後,他們(協會)也協助非常多的學校部門,拍的甚至比我們更多,因此換個想法,協會也是在協助偏鄉的孩子,那他們負責一部份,我們負責一部份,其他義拍團體分擔台灣其他學校,這樣很好,因為總體而言,是台灣更多孩子能受惠。」

楊文逸生動的指導畢業生該擺出什麼表情與動作。攝影/文及均
楊文逸不放過任何一個拍攝的機會,就連在搭交通車時也不斷取景。攝影/文及均

被問及義拍行動的未來規劃,楊文逸則笑回:「沒有規劃!」他表示,最主要還是把照片拍得很有藝術感,把照片拍得很炫,讓小朋友可以盡情展現他們的自信,可以拿著畢冊向大家炫耀,因為這本畢冊一定比都市任何學校的畢冊都讚。

楊文逸認為,這樣與眾不同的紀念冊,也讓小朋友們在未來離開生長地,到達陌生的環境時,還能記憶起自己的家鄉,並認同自己的族群。「雖然我每年都想放棄,但最後還是每年都繼續拍,而我對這件事的想法很簡單:我在做我想做的事、我會的事、我要做的事,這當中沒什麼大道理,『義拍』只是一件我會想繼續做的事情而已!」

楊文逸希望能透過義拍,捕捉孩子們的自信,讓他們凝聚對家鄉的認同感,這份責任讓他繼續堅持下去。攝影/文及均

延伸閱讀:

【攝影報導】木工桌上沒有下腳料 為廢材賦予價值

【攝影報導】綻放生命的火花 打鐵舖的職人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