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的墨西哥鼠尾草是藥還是毒?

記者 李汶瑜、李羿嫺、陳致頤/採訪報導

天然植物「墨西哥鼠尾草」(Salvia divinorum)在近幾年備受醫界與政府關注EMCDDA歐洲毒品與毒癮監控中心)稱使用後將出現類似LSD的短暫迷幻效果。目前臺灣尚未有法規管制,但有部分國家已全面禁止,現階段政府單位多以宣導的方式避免大眾濫用。不過有使用者現身說法,反對政府完全禁止,希望用管制的方式替代納入毒品。然而墨西哥鼠尾草究竟是什麼?對人體的利害關係為何?也是政府必須考量是否要納管的條件之一。

經過燃燒後的墨西哥鼠尾草將在短時間內將產生幻覺作用。攝影/李汶瑜

日前在 PTT、Dcard 等社群平台上,引發青少年熱議的「墨西哥鼠尾草」是一種天然植物,俗稱「預言者鼠尾草」、「先知鼠尾草」。葉子經過乾燥後呈現深綠色、褐色甚至黑綠色,若將原葉或濃縮物加熱、吸食,短時間內就會產生幻覺作用。有使用者表示,根據不同的濃度,吸食後有紓緩疼痛、放鬆心情的效果。使用者形容,服用後會產生空虛感,另外也有人認為完全無感。  

2014年,衛福部食品藥物管理署出版《物質濫用之防治、危害、戒治》將墨西哥鼠尾草歸類為新興的濫用物質。EMCDDA公告,吸入墨西哥鼠尾草將出現夢幻或電影般的幻覺,有類似迷幻藥的作用。各國對於該物品的管制標準大不同,有些國家全面禁止,有些則是可以持有、栽種但不能販售。墨西哥鼠尾草之所以被列為非法物品,正是因為這類植物中含有「Salvinorin A的迷幻成分

衛福部管制藥品簡訊」第81期指出,墨西哥鼠尾草中的二萜類成分Salvinorin A 具精神活性,毒理學專家招名威也證實,Salvinorin A 進入大腦後會與K-鴉片接受器結合,因此會對大腦神經造成刺激,對人體的影響就跟鴉片類藥物一樣,過量吸入對大腦、情緒和感官都會產生異常的混亂。  

招名威提醒:「與腦神經的接收器有作用的藥物,都必需在使用上非常小心。因為這種藥物跟神經細胞的接收器做連接之後,它往往都會有一些副作用,比如成癮。」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毒物科主任洪東榮則表示,Salvinorin A 的毒性低,臨床上極少看到送醫案例,但仍有成癮的可能。洪東榮強調,即使本身毒性不強,臺灣卻有很多使用者習慣將「低毒性」的藥物併用,若搭配安眠藥使用有加乘的作用,造成的傷害不容小覷。  

亦正亦邪的迷幻作用

不過從臺灣醫界雜誌《新興毒品概論及其防制》與外國學者發表的論文中可以發現,墨西哥鼠尾草原產於墨西哥瓦哈卡州,當地薩滿族在精神占卜中使用已有上百年的歷史,也曾在當地作為治療儀式與醫療物品來使用,有鎮靜、降低疼痛的效果。  

墨西哥鼠尾草是一種精神藥物,原生於墨西哥瓦哈卡州山區的雲霧森林中。攝影/UnconventionalEmma CC BY-NC 2.0

招名威坦言,「低劑量」的 Salvinorin A 可以減緩身體不適的症狀,在醫療的情況下可以抑制快感和減少抑鬱,未來可能作為治療精神疾病的新藥物。NIH 美國國家衛生院)公布的研究也顯示,使用後對古柯鹼戒斷症狀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墨西哥鼠尾草能讓人進入多重宇宙的世界,開啟不一樣的世界觀。」網路賣家「本草‧草本實驗室」的阿晟(化名),本身也有用過墨西哥鼠尾草的經驗。阿晟分析,使用者大部分是在追求思想上的跳躍,有些人在創作上遇到瓶頸時,會運用這類「啟靈」物質突破感官的限制,創作出更多不同的作品。  

小小幾片葉子,要怎麼讓人體感受「飛行」的效果?有墨西哥鼠尾草使用經驗的小宇(化名)回憶,當初朋友表示「這個很炸」,基於好奇心他開始使用,「當下第一口的時候沒感覺,想說是不是沒吸到,又抽了一個很大口的,我就開始聽到回音,旁邊出現殘影效果,然後我就開始一直轉,完全控制不住。」 回想這段使用經驗,小宇說:「我覺得很不舒服,就像在坐雲霄飛車,每秒鐘都浮現超多種情緒。」  

站在使用者的角度,阿晟認為產生的幻覺效果與「開心、舒服」完全沒有關聯,大多數買家使用一次後也不會再購入,他認為在臺灣完全不需要禁止。小宇更直言「我不會想再用一次。」 阿晟表示,從自身的販賣經驗中發現,95% 的購買者都是新顧客,只有5%的人會再回購。「因為墨西哥鼠尾草本身不會讓你感到開心,其實很難上癮。」  

墨西哥鼠尾草合法化 各國看法兩極  

目前將墨西哥鼠尾草立法規範的國家分別有澳洲、加拿大、日本等 在智利、法國和西班牙是可持擁有和種植,但不能銷售。芬蘭、冰島、挪威則將之列為處方藥物而台灣尚未有相關規定。針對管制議題,洪東榮表示,現在網路上有許多商家將該物濃縮加工販賣,真正應該被列管的並非鼠尾草本身,而是濃縮後的萃取物。  

擁有四年販賣經驗,且長期推動草類治療的阿晟看來,目前臺灣政府並未深入了解民眾的使用狀況。那些會想持續購買、一試成主顧的消費者是買到添加化學合成大麻的「假貨」,阿晟強調,真正有害的非墨西哥鼠尾草,而是那些化學有害物質,政府更應加強管制。  

墨西哥鼠尾草各國開放程度不一,臺灣管制與否各界看法不同。製圖/陳致頤、資料來源/Wikipedia共享資源

「政府覺得管制比禁止還要困難太多,警察和司法機構都要配合你,不如直接禁止。」

對於目前台灣毒品管制的政策,阿晟無奈回應,若以後真的要納管墨西哥鼠尾草,也建議政府規定十八歲以下的青少年不該使用,因為無完全行為能力人心智尚未成熟,無法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我覺得鼠尾草比較像是心理因素上癮,而不是生理,你習慣這種暈感其實就會長期使用,就跟喝酒一樣。」小宇表示。   

招名威認為,使用者吸食的時間長短是條件之一,通常吸食跟神經藥物有關的藥品,在許多人一開始吸食時,身體會產生不適感,然而當身體適應這種不適感之後,就會開始進入成癮的狀態。   

各國對於開放墨西哥鼠尾草的程度不同,其對人體帶來的利弊多寡還有待商榷,但目前食藥署仍將墨西哥鼠尾草歸為濫用物質。招名威呼籲,現階段教育大眾認識該物比立法禁止更為重要,就像是未成年不能抽煙一樣,他主張政府應要明確規範,避免讓年輕學子接觸到這類物品,同時建議相關單位應盡快明確劃分成癮物質。

有鑑於此,台灣無毒世界協會秘書長陳怡君主張,將透過教育的方式,利用教育使學童真正了解成癮物質對身體的危害,而不僅僅只是告誡他們「不要碰」。陳怡君也強調,會加強中小學校園的成癮性藥物宣導,讓學生知道毒品的危害以及分級,像嗎啡和海洛因為第一級毒品;大麻、安非他命為第二級毒品;FM2 和K 他命則為第三級毒品。  

網路平台販售假的鼠尾草?  

打開搜尋引擎,輸入「墨西哥鼠尾草」可以看見購物平台上有不同的賣家販售原葉與不同濃度的產品。阿晟去年從荷蘭工廠引進濃縮的墨西哥鼠尾草,到了台灣再自己包裝、販售。直到近期政府政策收緊,加上有賣家被依「違反藥事法為由起訴,即使最後法官認定墨西哥鼠尾草並非禁藥,但阿晟為了避免賣場與消費者惹上法律麻煩,最後在九月停止引進、十月後不再販賣

政府目前尚未管制墨西哥鼠尾草,在網路上取得容易。照片來源/截自電商平台

去年一位美國網友在 Reddit 論壇的鼠尾草版上發表文章控訴有不良賣家販售「假墨西哥鼠尾草」給消費者,阿晟說明,假鼠尾草是在表面噴灑化學合成大麻」(Synthetic cannabinoids)藥劑來欺騙消費者。幻覺時間若超過15分鐘,甚至長達一兩個小時,很有可能就是假的鼠尾草,也就是造成消費者快速成癮的有害物質。  

「化學合成大麻的分類有很多種,所以政府沒辦法管得非常全面,基本上進哪個就禁哪個,現在就是貓追老鼠的感覺,不肖業者加哪一種實際上我們也不太確定。」阿晟認為,合成大麻素才是消費者重複購入的主因,政府目前看見的狀況是假鼠尾草導致的成癮問題,讓消費者誤入毒物的深淵。而墨西哥鼠尾草的真假難以從外觀辨別,若買到假貨吸入未知的化學藥劑,更可能對身心造成危害,而合成大麻素的型態日新月異,政府無法即時禁止也是一大問題。 

鼠尾草百百種!功能作用大不同  

經常可以看見「鼠尾草」一詞出現在日常生活中,不論是添加在女性愛用的保養品,或是大牌香水,甚至是做為香薰、精油,鼠尾草的使用相當廣泛,而這些民眾熟知的「鼠尾草」卻與「墨西哥鼠尾草」大不相同。墨西哥鼠尾草中的 Salvinorin A,若是錯誤使用可能導致大腦永久性損傷,招名威表示:「長期使用的話,是會損害記憶和行為,像是健忘、情緒起伏不定等問題。」

鼠尾草的種類眾多,分布在全球各地的溫帶和熱帶地區,常見的鼠尾草品種可以入藥,具有安撫神經的療效。添加於精油、護膚品中的快樂鼠尾草則有放鬆肌肉、舒緩肌膚的功效。而原產於美國西南部和墨西哥西北部的白色鼠尾草,經過高溫風乾保存後,則用來淨化空間、消除負能量,具儀式的用途,點燃後散發類似檀香的氣味,可用來安定人心、穩定情緒,經常被占卜師、塔羅牌師使用,有別於墨西哥鼠尾草。

保養品中添加的快樂鼠尾草具有放鬆肌肉的效果。攝影/李羿嫺
白色鼠尾草原木燃燒後氣味清香,用於維持室內芳香居多。攝影/Briweldon CC BY 2.0.

在台灣,同樣名為墨西哥鼠尾草的觀賞用植物,與含有Salvinorin A迷幻成分的墨西哥鼠尾草不同,學名為Salvia leucantha,也稱為紫色鼠尾草,其外形與薰衣草極為相似,鮮豔的色彩容易吸引蝴蝶、蜜蜂接近,在美洲也可作為聚集蜂鳥的植栽。相較其他種類的鼠尾草,紫色鼠尾草作為景觀植物具有較高的價值,不少民眾會在自家種植,許多花店業者也會將其製作成乾燥花販售。 

紫色鼠尾草外形與薰衣草相似,適合作為景觀植栽。攝影/Eric Hunt. CC BY-NC-ND 2.0.

目前墨西哥鼠尾草在台灣法規上並非歸類於毒品,但依其成分及使用後的反應,長期或錯誤服用對人體造成的傷害不容忽視。招名威說明,墨西哥鼠尾草在外觀上不易被分辨,在葉子與氣味並無特徵,只要用水或 LED 燈照射即可種植。招名威認為,雖然墨西哥鼠尾草並無直接性毒害,例如造成死亡,但大眾仍應盡量避免使用

 

延伸閱讀:

「綠色浪潮」上街頭 倡議大麻合法化

藥用大麻如開放 癲癇患者新希望

大麻藥不藥 歐美亞洲規範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