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俄輿論戰的致勝之道:宣傳技術抑或是意識形態

記者 蔣巧薇/採訪報導

新世代媒體轉型資訊傳的方式與時俱進演變,媒介傳播不只透過電視、網路、報紙、廣播、直播等方式作為主流,這一次烏克蘭總統斯基就以直播的方式以及意識形態、議題設定傳遞訊息讓人民、國家、軍隊外界知道,他身為總統從來沒有離開烏克蘭首都基輔,卻能凝聚國家向心力,得到國際上的認可。

歐洲國家幾乎表態願意與烏克蘭同在。圖片來源/pexels

​銘傳大學新聞學系副教授邱瑞惠表示,宣傳一直是戰爭的一個重要工具,澤倫斯基成功喚起西方國家的注意,主要是連結了許多重要的民主人權等象徵符號,當社群媒體激起的是有資源的組織或國家參與,而不只是全球單一網民時,對俄烏戰爭的注意就會持續更久。邱瑞惠還強調,戰爭時充斥著各種假資訊,和主流傳統媒體相比,社群假新聞的傳播內容更具聳動性,危害也更大。

歐洲國家的人民也都紛紛表態願意援助烏克蘭。圖片來源/pexels

這次戰爭烏克蘭媒體宣傳2014年克里米亞戰爭時就開始,基輔的記者創辦了StopFake.org的事實核查網站,另外Euromaidan PR公民媒體同樣也是在2014年所創辦,在過去和現在都持續報導烏克蘭戰爭糾正假新聞媒體宣傳的成功,除了包括澤倫斯基本人因過去職業或是人格特質影響下善用社群媒體,還包括民間的努力

其實2014年戰爭就已促成烏克蘭人民的民族意識,因此在國內形成同仇敵愾的氣氛澤倫斯基在過去總統競選中慣用Telegram宣傳,雖然Telegram上面也很多俄羅斯的一些宣傳訊息,但在戰爭時期,烏克蘭政府都使用它來反駁俄羅斯的宣傳,幫助烏克蘭建立對抗俄羅斯的資訊優勢。

2014年對於烏克蘭而言是關鍵的一年,烏克蘭所做出的轉變正是能夠透過媒體營造自身形象的遠因。首先從2014年烏克蘭親俄總統亞努科維奇因群眾運動倒台,烏克蘭開始走向親西方及歐盟的路線,再來同年的克里米亞危機也讓烏克蘭當局意識到假新聞對於社會的破壞力。所以現今可以看到澤倫斯基夠獲得西方媒體一致的支持以及能夠穩定烏國的軍心,便是因為烏克蘭選擇了與西方世界相近的符碼,也就是自由、民主、人權

另外烏克蘭也因克里米亞危機,建立起一套對應假新聞的策略,例如事實查核機構、公民媒體以及烏克蘭政府更具有主動性的回應假新聞,這也是烏克蘭在這次戰爭中能成功地進行戰爭宣傳的遠因。 

政治研究者林奕宏表示,假新聞的崛起來自於俄羅斯入侵克里米亞半島,俄國利用假新聞造成烏克蘭內部的分裂,並成功塑造俄國侵略克里米亞半島是正當的行為。林奕宏認為現在社群媒體與主流媒體最大差異在於社群平台有「去中心化」的特性,人人都能成為新聞的產製者,導致資訊的流動變得更難以控制。

自克里米亞危機以來,烏克蘭的宣傳手段更加重視社群媒體和事實查核,然而烏克蘭成功的戰爭宣傳不只來自於他如何利用媒體平台或是社群宣傳,而是它所傳達的意識形態,也就是議題設定是被國際上大多數國家所認可的,並且成功的傳達出烏克蘭是站在自由民主陣線以及俄羅斯是個侵略者的形象。

同時烏克蘭總統則倫斯基向外界打造出自己是英雄的形象,也是因為這樣獲得更多西方自由主義的認可,也達到安定軍心,民心的效果。​

許多國家呼籲俄國停止戰爭。圖片來源/pexels

政治研究者胡貫廷認為,澤倫斯基在戰爭宣傳上的轉變,主要是從傳統的宣傳方式轉變為社群平台的操作,透過圖文及影音的方式進行戰爭宣傳,其中戰爭畫面可以直接上傳到社群平台,更可以即時的傳遞戰爭實況給外界。但比宣傳技術的改變更為重要的是,烏克蘭在意識形態上與美國的自由民主屬於同一陣線。

胡貫廷指出,一直以來烏克蘭都是以自由民主作為號召,以符合西方世界鞏固自由國際秩序的立場,這也是讓西方媒體口徑一致的原因。

西方媒體力挺烏克蘭的政治立場,使得烏克蘭的戰爭宣傳格外成功。圖片來源/pexels

烏克蘭的媒體宣傳有其獨到之處,澤倫斯基的英雄形象也被媒體造就得淋漓盡致,但不能忽略的因素在於這場戰爭本身的正當性問題,以及西方媒體想要傳達給外界的訊息。除了西方中心的媒體資訊不斷輸出外,俄國發動戰爭的正當性也受大多數國家質疑,俄國的戰爭宣傳本就處於一個不利的地位。 

台大政治系教授陳世民表示,俄羅斯當然也有其宣傳的手段,在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前,俄羅斯總統普丁發表一場長篇演講,主題關於烏克蘭是被蘇聯創造的國家,以及烏克蘭正走向納粹化,皆是俄國在合理化自己身為侵略者的行徑。

然而俄羅斯因違反國際法在先,其宣傳手段在國際上無法得到認可及信服,另外俄羅斯的通訊社及官方媒體,被臉書、推特等社群平台限制其新聞的露出,也間接影響外界吸收到俄國觀點新聞的機會。反之烏克蘭透過民主自由及人道意識形態傳達出俄羅斯是侵略者的角色,俄羅斯的宣傳手段對於威權國家的政體而言,會比西方媒體的宣傳來的更為有效。 

因同為民主陣營西方媒體力挺烏克蘭。圖片來源/pexels

資深媒體人葉書宏也認同西方主流媒體的影響力,加上俄國的侵略行為難以獲得國際上的認同,造就了烏克蘭戰爭宣傳的成功與烏克蘭被侵略的受害形象。目前我國所接收有關烏俄戰爭的資訊多來自於西方主流媒體,西方媒體較為支持立場接近的烏克蘭,而國際上大部分接收到的消息來源皆是由西方媒體產製出,這也間接幫助烏克蘭達到成功的戰爭宣傳。

歐洲許多國家都高舉立牌希望俄羅斯可以盡早停戰。圖片來源/pexels

現今資訊科技的發展下,新聞產製的方式也出現了重大的轉變,隨之而來的是假新聞的出現,比起主流媒體,假新聞更為聳動也更具破壞性。但媒體宣傳的技術雖然改變,最重要還是背後傳達的意識形態,除了烏克蘭站在自由民主的陣線可以獲得西方媒體的支持外,俄羅斯發動戰爭的正當性不足也可能是造成俄羅斯的宣傳無法獲得國際社會認同的原因。

 

延伸閱讀:

香港獨立書店重啟 引發台人政治省思

北韓與美國的糾葛──核彈威脅下的戰爭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