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偶像文化進台灣 點亮人人明星夢

記者 蘇芸潔、謝依彤、莊依軒/採訪報導

2006年日本地下偶像(以下簡稱地偶)女子組合AKB48成功轉型為主流偶像團體,從此吸引擁有偶像夢的民眾紛紛效法,迎來世界地下偶像百花齊放的時代。現今台灣地偶文化仍屬小眾,藉由在台營運公司跟日本地偶接洽來台演出為主要推廣方式,不過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日本偶像來台演出被迫中止,帶來台灣地偶人數直線成長,圈子也更往外擴展。

地下偶像會受營運單位邀請上台演出。照片提供/ Shining Star Project

嚮往星夢 日台不同

台灣地下偶像圈近年發展迅速,成為新世代追逐明星夢的另一個選擇。不過跟日本相較下,台灣偶像團體數量還是偏少,且日本的每個地偶團體都會有經紀公司做營運台灣不論是個人表演者或是團體,大部分還是由自己經營為主。而最大的不同是,日本偶像致力於創作自己的原創曲;台灣地偶目前則是以翻唱偶像曲居多。

目前活躍於台灣地偶圈的偶像胡桃沢あんず(Anzu)表示,學生時期就開始接觸日本的偶像文化,也有自己喜歡的日本偶像,後來慢慢的開始嚮往舞台,希望能成為像日本AKB48那樣的存在。因為明白偶像說的每句話,有時候能夠給粉絲帶來很多正能量,所以胡桃沢あんず(Anzu):「可以的話,不僅是把舞台做好,也要讓大家感受到我們想要傳達的東西跟感受。」

目前一場地下偶像活動會邀請的表演者最多是八位,許多表演者會相互競爭,想辦法擠進演出名單裡,雖然這讓表演者們倍感壓力,但表演者多才有可能讓觀眾變多地偶圈才有機會再往外拓展。

小小啟發 實踐夢想

在台灣眾多地下偶像中,也有名從高雄發跡的在地偶像Ruka Banana,她的目標是成為台灣動畫原創歌手,現在身分則活躍於各大舞台的表演者。在接觸地偶圈子前,Ruka Banana因為憧憬女僕文化,也為了改善自己膽小的性格,應徵上在高雄的女僕咖啡店,當時店內有一個舞台可以供女僕駐唱,這是她第一次接觸到「唱歌」這件事情。

Ruka Banana本來預計在女僕圈待幾年後,就要報考公務員,不過當她從女僕圈離開後,反而對唱歌感到不捨。Ruka Banana:「我一直沒有特定喜歡哪件事情,可是這是我第一次做一件事情做這麼久,所以想說那我一定是很喜歡這件事情吧。」為了想要能夠繼續在舞台上表演,她開啟了地下偶像的旅程。

女僕咖啡廳常是地下偶像的起點。攝影/ 莊依軒

Ruka Banana提及:「地下偶像更次文化一點,他們要面對的不被理解,甚至是誤解會再稍微多一點。」但即便如此,還是有許多人在地偶圈子付出時間跟努力,只為實踐自己對夢想的描繪。

成為偶像 由你決定

今年地下偶像正式站上音樂祭的舞台,但Ruka Banana期盼,有一天舞台可以全部都是由地下偶像演出,讓更多人知道有這樣子的文化存在Ruka Banana也期望更多人會把地下偶像當成一種職業,當民眾提起地偶時,不再是把它當成一種興趣或是打工。

Ruka Banana表示:「想要成為一名地下偶像,必須要先喜歡這個文化跟喜歡表演。」畢竟唱歌跟跳舞可以後天練習,但喜歡的心情是練不來的。Ruka Banana提到,台上的人在演出時,偶像們難免會聽到一些觀眾取笑或是不理解的回饋,所以如果在演出的時候,希望台下的觀眾要安靜欣賞表演,那地下偶像就不適合成為未來方向。

成為地下偶像需要有強大的心理素質。 照片提供/ Ruka Banana

維繫形象 背後犧牲誰人知

同樣在打造一位受觀眾矚目的偶像,螢光幕前的偶像與地下偶像的經紀公司如何定位偶像形象?用什麼手法塑造已定位的形象?對自家偶像是否立下禁愛令、禁回私訊等限制?

台灣演藝圈資深經紀人孫德榮,往往在不經意情況下物色目標,他十分強調不要畫地自限,很多機會都是在無形中出現。孫德榮提到:「許孟哲(知名男子團體5566成員)他是帶別人來面試,他的同學沒有面試上,我反而看上他,所以太難講,機會就在你身邊。」

在定位偶像形象時,兩方的經紀公司做法大同小異,為的是激發偶像專長。除此之外,地下偶像經紀公司Shining Star Project為培養地下偶像團體,會特地區隔團內成員形象,讓各成員的個人魅力發揮淋漓盡致,如此可避免隊員間互搶風采的情況發生。   

成為一位偶像後,無論在電視上、舞台上還是社群媒體中,一舉一動都會被放大檢視,為此經紀公司需做出應對措施。而地下偶像在這方面有項限制:不可回粉絲私訊。Shining Star Project提到:「除避免粉絲之間有互相比較的心態,也是防止旗下偶像被不當內容之訊息影響心情。」

粉絲可透過物販時間購買拍立得與偶像互動交流。 攝影/ 謝依彤

無論地上或地下偶像都該予以尊重,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一場表演要花費許多時間練習,過程中也有不少競爭者。要如何讓自己脫穎而出,是這些偶像們努力的目標之一。一般大眾在螢幕上及舞台前只看見表象,卻沒參與偶像們走過的風風雨雨,提出批評很是容易,卻好不過給予讚美與鼓勵。

地上偶像與地下偶像經紀公司之比較。 製圖/ 蘇芸潔、資料來源/孫德榮、Shing Star Project

跳脫小箱子舒適圈 地下偶像走向音樂祭

地下偶像多於Live House(地下展演空間)演出,他們在舞台上發光發熱的同時,背後有一群在幕後支撐偶像完成演出的工作人員他們克服經費問題、構思活動企畫目標是將「在地」發展的地下偶像,更廣為人知,到全台各地演出。

地下偶像的表演舞台。攝影/謝依彤

近年來可以在各大音樂祭看見地下偶像的演出,他們不再關在如同「小箱子」般的Live House中,漸漸地站上開放式舞台,走進更多原本不屬於這個次文化中的聽眾眼。主辦多場音樂活動的MUSiC GEAR活動企畫熊先生表示,他在2020年5月開始觀察台灣地下偶像的演出,從數個月的觀察中看見他們的進步和潛能,不希望他們僅侷限在只有偶像的活動場,因而致力於將他們推向音樂祭,擴大地下偶像文化圈。

往年音樂祭的演出者多為樂團,因此如何讓樂團迷也能接納地下偶像的演出?MUSiC GEAR技術支援Rachel表示:「要怎麼讓雙方的族群都能夠去『接受』,我覺得不用到『喜愛』,但我覺得要做到『接受』就是一件有點難的事情。」舉辦樂團與地偶的拼盤場成了讓雙方粉絲互相了解不同領域的鋪陳。

地下偶像想走出舒適圈不僅要擁有才華,還需要更多的演出機會、舞台。主辦單位如何設計活動,吸引不同族群接受、喜愛這個文化,與地下偶像的發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延伸閱讀:

韓國追星文化影響 生日應援形式多元

虛擬網紅VTuber崛起 商機不容小覷

「韓」流來襲!風靡全球的韓國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