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金年年上漲 青年租屋處處受限

記者 葉思妤、何妍霈、瑙蜜・吉赫/採訪報導

許多青年都會選擇到雙北就學或就業,來到北部後,這群北漂青年必須面臨到的一大任務便是租屋。隨著物價上漲、各線捷運興建,雙北地區的房價和租金也隨之水漲船高。對租客而言,想要找到交通便利但租金低的房子越來越困難,「租不起」成為許多北漂青年共同的煩惱。

北漂青年必須面臨租屋問題,但許多租屋環境卻不盡理想。攝影/何妍霈

 

台灣房價攀升快速,越來越多人以租屋取代購屋,根據內政部統計,全台租屋人口在2017年達到285.8萬人,佔全台人口約八分之一。而台北市統計資料庫統計更統計,代表著台北市出租房屋租金價格變動水準的房租指數,在2021年來到了103.82的新高,且近10年來年年攀升,顯示台北市的租金每年波動、不斷上漲,租金成為年輕族群生活沈重負擔。

資料來源/台北市統計資料庫、圖片來源/Pexels、製圖/李佩宣

 

青年北漂追夢 租屋通勤各有所好

從桃園北上來到台北就學已經四年的曾名原,為了通勤方便,租下離捷運站走路10分鐘、月租約9000元的小套房。對於以租金和交通為首要考量,且有預算限制的他而言,這間六坪大的小套房已經是他的最佳選擇,但在沒有對外窗的房間裡,除濕機、電風扇這些家電用品卻增加了他的額外開銷。

而在台北租屋的這四年間,曾名原同時感受到,與剛來到台北時相比,近兩年開價相同的房屋,環境都不盡理想,自己心目中的房子似乎越來越難找,在現實考量下,只能將最初設下的租屋條件逐條放棄。

同樣是從桃園北漂的王定勛與曾名原不同,考量到雙北租金昂貴,他選擇通勤到台北上學,每天最多要花上3小時在通勤上,省下了租金,卻要花費大量的時間成本,但在金錢花費與交通等多方比較下,他依然不考慮未來在台北租屋。

經濟發展快速 租金隨之飆升

不管是通勤亦或是租屋,金錢花費都是北漂青年考量的最大因素之ㄧ,想要便宜和交通便利兩全其美似乎很難達成。雙北地區租金雖不如房價一飛沖天,但卻像溫水煮青蛙般漸漸上升,其中通貨膨脹就是造成租金攀升的主要原因之一。

捷運興建帶動人潮,也促使站點周邊租金上漲。攝影/何妍霈

連鎖房屋仲介公司店長曾唯育就指出,熱錢流竄讓全球房市、股市都受到影響而飆漲,雖然台灣通膨不像美國一樣嚴重,但仍然超乎預期,這也導致租金不斷地上漲。

除了通膨外,近幾年積極興建的各線捷運也同樣帶動站點周邊的租金。曾唯育提到,捷運增加了交通的便利性,導致附近人口增加、建商進駐,房東購屋的價格上升,基於成本的考量,租金勢必會攀升,但就居住正義而言卻是不公平的。

房東身份不公開 租屋黑市問題大

而台灣租屋市場長期不透明,更是助長租屋市場大環境的惡化,許多人在有租屋需求時,會至網路平台尋找合適的租賃住宅,但租屋市場卻不像購屋有實價登錄,讓租屋者能夠查詢合理的房價。

崔媽媽基金會宣傳專員蔡亞芳就表示,租屋平台以區域或路段導向設定租金時,房東常會忽略房子屋齡、設備等問題,造成老房子和新房子租金同價的畸形現象。

北部新建物不斷興建,但因租屋價格不透明,造成新房老房同租金的狀況。攝影/葉思妤

房東因為稅率問題,不願向政府申報公開,也直接導致租屋黑市的問題。蔡亞芳指出,當房東向政府公開身份成為一般出租人後,不管是在房屋稅、地價稅和所得稅,都必須比公開前繳交更多稅額,在房東不願曝光身份的情況下,近年來政府設立的租屋相關措施,房東也無法受惠。

房東與租屋市場不公開,成為解決台灣租屋問題的一大關鍵,政府設立的措施也因透明化沒有被落實,而無法發揮真正功用,不管是房東或房客都無法得到最好的保障。

租客透過網路平台或連鎖房屋公司尋找租屋處。攝影/葉思妤

青年不敵現實因素 落腳租屋黑市

隨著捷運興建,都市房價飆升,雙北地區的漲幅尤為顯著,租屋的費用也提高許多,這讓北漂青年們的生活備感壓力。多數民眾在選擇租屋時的首要條件,往往都是尋求價格合理、地處方便的交通要道,然而在尋求「價廉」租屋處的同時,還想找到環境良好的住所,實在是一大挑戰!

雙北奇形怪樣的租屋格局和環境屢上新聞,無論是一層多戶、環境狹窄、陰暗潮濕、頂樓加蓋,又或是長期偏低的租屋投報率,導致房東不願投入經費修繕房屋,這些都造成租房市場的惡性循環。

青年因租金考量租下沒有對外窗的套房,但通風不佳也造成問題。攝影/何妍霈

像是住在士林的曾名原,他的租屋處不但一層有六戶、共用陽台與洗衣機,室內還沒有對外窗,導致房間長期陰暗潮濕,除了要時常開著除濕機,夏天更是容易悶熱,他坦言這些因素都使得電費的開銷增加不少。

而另一位北漂青年楊宜庭的租屋處,離捷運站只有兩分鐘的路程,卻面臨到相似的處境,她的租屋處一層有五戶,雖自己房間內有洗衣機,但也讓室內容易感到濕氣重,衣櫥、櫃子都紛紛掛起防潮袋。

楊宜庭租屋處的窗戶更是緊鄰對面的大樓,即使打開也沒有陽光透進來,她笑說:「每次出門前都要把手伸出去感受今天的氣溫,有時還會穿錯合適的衣服厚薄度呢!」而租屋處的隔音不佳,也使得她有時會睡不好,甚至習慣帶著耳塞睡覺。楊宜庭表示,曾想過要換個租屋處,卻也認為租金是她考量的第一條件。

在追求便宜租金的條件下,青年犧牲了租屋品質,金錢壓力使得他們不得不和現實妥協。而租屋市場的不透明,更是助長房東對租屋環境的忽視,因此為了讓青年有安心的租屋環境,政府更應加嚴盤查,才能減少這些遊走在法律規定邊緣的「租屋黑市」。

租屋處走廊堆放個人雜物,不僅觀感不佳,在逃生上也可能受到影響。攝影/何妍霈

租屋補助難申請? 租客權益需重視

台灣房租不斷攀升,不只雙北,中南部大眾運輸工具的發達也促使租金上漲。這樣的高租金讓到北部就學、就業的「北漂青年」生活備感艱辛。對此,政府設立「青年租屋補貼」的福利,希望可以減輕租屋青年的負擔。

其實租屋補貼不難申請,政府近年來放寬許多限制,且申請人數也在持續增加,新北市政府住宅發展科股長王學志表示:「2020年到2021年間就多了3000戶申請補貼,並且以2021年中央租金補貼資料統計,通過申請的比例高達76%。」但許多需要補助的青年,卻因不同的原因受限,對租金補貼看得到卻用不到。

蔡亞芳指出,租金補助條件並不嚴格,但房東卻是租屋族無法申請補助的重要原因。雖然法規並沒有規定要經過房東才能申請補貼,但在申請通過後,政府會寄核定函給房東,許多房東會因此被政府發現逃稅。台灣的租屋市場並沒有像購屋市場一樣透明化,大部分的房東為了逃稅,出租房屋卻沒有向政府機關通報,以至於許多房客的權益很難被保障。

租金補貼一次的期限只有一年,房客申請通過後,政府會給房東稅負上的優惠,但一年後若房客不續約或不申請補貼,房東還是要以原金額繳納房屋稅等稅金,對房東來說得不償失,蔡亞芳也說:「為了不讓房東討厭你、不續約給你,你根本連開口的勇氣都沒有。」

蔡亞芳補充,租金補貼其實好申請,但政府沒考量到後續房客要去面對房東的壓力,所以建議政府還是要解決租屋市場不透明化的問題,並期許政府應該在租屋市場建立實價登錄,讓租屋和購屋的市場達到平衡,避免房屋租金持續上漲。

租客申請租金補貼成功後,房東也能得到稅額減免。資料來源/營建署、製圖/葉思妤

這個slideshow需要JavaScript。

資料來源/內政部不動產資訊平台股感知識庫、圖片來源/Pexels、製圖/李佩宣

 

延伸閱讀:

學生租屋問題多 首重安全與衛生

房地合一2.0七月上路 有效打擊房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