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報導】從工地綻放出的水泥花 鄭志鴻翻轉泥作新價值

記者 林昱汶/採訪報導

水泥為一種混合砂礫的建築材料,其歷史可追溯於古羅馬時期。台灣雖於清領時期劉銘傳擔任臺灣巡撫時,就曾輸入「鐵水泥」建設砲台、兵舍工事,但直到日治時期引進鋼筋混泥土技術,才將水泥運用在民間住宅上。

直至今日,水泥已成為建築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從房屋搭建到室內裝修都需要泥作工程,以打造舒適的居住環境。然而高勞動力且高危險性的工程,使泥作師傅的缺工潮不曾間斷,甚至有供不應求的情況產生。

泥匠阿鴻——鄭志鴻為了吸引年輕世代接觸泥作產業,不僅創立粉絲專頁與社團分享泥作工法,也開設水泥鏝抹作畫的課程,將傳統產業搖身成為創新美學,打破世人對水泥的既定印象。

被稱為泥匠阿鴻的鄭志鴻致力於推廣泥作產業,翻轉大眾水泥的既定印象。攝影/林昱汶

國中畢業成為學徒  投身推廣泥作產業

鄭志鴻出身於泥作世家,十五歲時就跟著舅舅來到台北擔任學徒,至今已從事泥作工程28年。憶起學徒時期,     在起初的體力養成期,他每天都在工地搬載著上百包50公斤重的水泥,也沒習得半點功夫。他望著遙遙無期的學徒路程,不知何時才有機會學得一技之長成為師傅,因而對未來感到迷惘。

第二階段是技術琢磨的過程,因為即使真正出師後,也要面臨工期不穩定的挫折。鄭志鴻把握每一次機會,努力將每個案子的施工品質做到最好,扛起成家的經濟負擔。

鄭志鴻出身於泥作世家,從事泥作工程至今超過28年。攝影/林昱汶

因社會大眾普遍不了解泥作,在無名小站時期,連電腦開機都不會的鄭志鴻一手創辦了部落格來介紹基本工法與內容。當時不懂得操作電腦的他,需要耗費一個鐘頭才能完成一篇一、兩百字的圖文。如今鄭志鴻只需五分鐘,就能張貼一篇圖文並茂的文章在粉絲專頁上,與大眾分享泥作過程與作品,不僅節省與業主解釋的時間,也希望能吸引更多年輕人加入泥作產業。

鄭志鴻不僅創立社團、粉絲專頁,也開設水泥畫課程吸引年輕族群。攝影/林昱汶

賦予水泥新生命 台灣師傅也能站上國際舞台

在台灣的傳統觀念裡,水泥只有「黑、白、灰」三種顏色。但鄭志鴻將水泥加入顏料調色,開設水泥鏝抹無框畫課程,以鏝刀為畫筆、水泥為塗料,做出更為立體、紋路更為複雜的畫作,賦予水泥全新生命,使傳統泥作轉變為美學藝術。

鄭志鴻更是因此受邀到香港分享創新的泥作思維,當時不僅有專車接送,還有隨行攝影團隊,備受禮遇的經歷使他發覺台灣的泥作師傅也正在被國際注目,「傳統都會認為日本師傅很酷、很帥,但我們台灣師傅也不差!」鄭志鴻笑著說。

鄭志鴻將水泥加以調色,使水泥跳脫「黑、白、灰」的黯淡框架。攝影/林昱汶
以鏝刀為畫筆、水泥為塗料,鄭志鴻從職人變身藝術家,創造新工藝價值。攝影/林昱汶

水泥畫課程學員黃建蒼分享,身為設計師的他常與鄭志鴻配合設計工作,曾看他在工作之餘將剩餘的材料即興創作,非常有趣,因此特地前來參與。

黃建蒼認為,使用水泥作畫與其他媒材最大的差異,在於水泥有許多不可測的地方。由於水泥需要使用鏝刀層層堆疊,無法調製出預期中的顏色,也無法畫出精細的人物或風景,而是使用色塊呈現抽象的畫面,反倒是一種大膽且不同的美。

黃建蒼認為使用鏝刀作畫的效果不可預測,大膽卻富有不同風采。攝影/林昱汶
鄭志鴻以現場學員創作為例,說明水泥畫如何用堆疊色塊的方式,層層表現出抽象概念。攝影/林昱汶

學員陳彥旭也認為,許多人覺得水泥工只是一個平凡無奇的工作,但鄭志鴻不只是一位專業的水泥師傅,更是一位藝術家,他呈現更多水泥的不同面相,讓自己看見這個職業原來有無限的可能性。

從職人工匠成為水泥藝術家

其實剛開始受邀開設課程時,鄭志鴻非常不適應,「我一個十五歲就沒讀書的人,只有國中畢業卻要當老師,有點怪怪的啦!」沒想到這卻成為鄭志鴻的意外收穫,不僅課程堂堂爆滿,頗受好評,也被藝術家周世雄邀請參加百人藝術聯展,成為當中唯一一位水泥畫家,「他們稱我是一名水泥畫家,從工地綻放出的一朵水泥花。」鄭志鴻靦腆地說著。

能透過水泥畫作揚名國際,是鄭志鴻從沒想過的意外收穫。攝影/林昱汶

即使是因不愛讀書才選擇「做土水」,但鄭志鴻對於泥作的愛與熱忱仍完全顯露在臉上。談及水泥的特性時,鄭志鴻專注且堅定地說著:

水泥不會亮、不會刺眼,很平凡地就在你眼前,很樸實。但對這個空間來說,它就是一個很堅固、很雋永的經典建材。它有可能會吃色、會髒,但它會隨著歲月的斑駁而有歷史刻痕,我覺得水泥就是這麼傳統的經典。

過去人們認為水泥是建築中的配角,需要透過油漆掩飾它的「髒」,但透過水泥質感及水泥畫的推廣,使得大眾對於水泥的接受度日益增高。鄭志鴻也致力於更新傳統工法,從舊有問題加以改善,期待能不斷琢磨、進步,讓更多人看見水泥美感,翻轉過去「髒」的印象,創造屬於這世代的水泥里程碑。

 

延伸閱讀:

漆線工藝重生 顏金益貫徹職人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