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溪國小百步穿楊 校長力推原民射箭技藝

記者 蘇意凡、李明媚、林芳綺/採訪報導

花蓮縣卓溪鄉卓溪國小射箭隊是校長田楊橋於民國105年就任後成立,在各個比賽中都有出色的表現。110年11月舉行的全國總統盃射箭錦標賽,卓溪國小勇奪國小女子組團體賽冠軍,且包辦個人金、銀、銅牌。校長田楊橋表示,期望打造一條鞭的養成訓練體系,完善射箭隊的未來發展,帶動花蓮南區射箭風氣。

卓溪國小校長田楊橋先前在卓溪鄉古風國小就任時,因為學生大多為布農族,而自己也身為原住民,在評估哪項運動適合學生學習時,聯想到射箭與原住民的狩獵、祭典文化有關,便提議要發展射箭項目,並承諾在三年內會有成果。

卓溪國小射箭隊在110年全國總統盃射箭錦標賽中拿下女子組個人金銀銅獎牌及女子團體組冠軍。照片提供/高浩文

「當初沒有詳細規劃,只是提出想法,因為這樣可以激勵我向上。」田楊橋表示,因為這個想法,他把兒子當成「白老鼠」訓練,並與兒子一同學習射箭,他的成績相當出色,在國二時就入選青少年國家培訓選手。而田楊橋自己也取得國家A級裁判、國家A級教練,並當選中華民國射箭協會理事,能更進一步推廣射箭。

目前卓溪國小射箭隊有三位教練,其中教練高浩文是射箭國手,未來也有計劃參選奧運國手。在招募射箭隊的隊員上,田楊橋表示,沒有特別限制,只要學生願意學習、父母也同意,就會讓他加入射箭隊,加上有的同學因爲看到學長姐努力為學校爭取榮譽,也會想要加入射箭隊。

田楊橋解說射箭隊訓練使用的設備與器材。攝影/林芳綺

資質和理解力較好的學生初學射箭時就容易上手,但射箭技術有分兩種,分別是一般技術和心理技術,其中心理技術包含理解比賽時的緊張程度。田楊橋也舉例,出現兩位選手同分加賽一人一箭時,當對方先射出十分,此情況對選手的個人心理素質要求非常高,需要能控制情緒,才能穩定發揮。

田楊橋也提及,校內學生多為原住民,相對於都市孩童,原住民的優勢是個性樂天,常與大自然為伍,且經常活動,所以體能很好,可以吃苦耐勞。對此,高浩文也表示,「偏鄉的小朋友放學之後就是回家拿球跟部落的朋友玩,不會有多餘的課後課程,剛好學校就是利用這個時間訓練,因此比都市的小朋友有更多的時間來練箭。」

射箭隊大多利用課餘時間練習,例如早上八點上課,就會安排七點晨間訓練,田楊橋也會在校長室裡擺放靶紙,有空就會拉弓、對紅心。他也強調,要把「射箭生活化」,不然到時間點再練習已經太晚了。

高浩文表示,他會依照學生狀況隨時調整訓練規劃,也告訴他們有任何問題可以盡快反映。而目前經常會遇到的問題是家長對於孩子學習射箭這件事能否全力支持,如果家長支持,同學可能就會持續朝射箭選手發展,但若是家長認為升學更重要,便會讓少部分學生在畢業後放棄繼續射箭這條路。

射箭隊成員高姓學生表示,在反覆練習過程中,雖然偶爾會感到射箭很無聊,但很享受射箭的過程,在比賽得名後也有很大的成就感。

期盼一條鞭養成體系 保障射箭隊名額

為了落實推廣射箭風氣,田楊橋訂定三大目標,第一是對小朋友傳承射箭技藝,第二是要把花蓮南區的射箭發展起來。目前有四所小學、兩所國中與一所高中有射箭隊,這些學校分別是古風國小、卓溪國小、卓楓國小、卓樂國小、玉里國中、三民國中以及玉里高中。現在已經達到前兩項目標。最後第三項目標他也期盼,東華大學可以有射箭隊的保障名額進入體育系,讓學生可以採取「一條鞭」從國小培育到大學的完整養成體系,以便持續從事射箭。

每年卓溪國小都會跟體育署申請基層訓練的經費,田楊橋也會與企業或身邊朋友一同募款,購置學生比賽器材。對此,前國手李重志表示,國手級的伊斯頓碳鋁箭桿(Easton X10)要價上千元,淘汰率又高,需要大量的經費才足以支付。對於籌措經費,田楊橋也會向立法委員申請,來解決經費的問題,讓選手可以無憂無慮地參加比賽。

卓溪國小射箭隊選手的反曲弓與弓箭。攝影/李明媚

奧運國手當偏鄉教練 高浩文:先教會待人處事

同樣身為原住民的高浩文是太魯閣族,雖然曾在2016年奧運選拔賽上射出男子第一名的佳績,成功當選奧運國手但大學畢業後他便毅然決然來到花蓮卓溪國小擔任教練。高浩文表示:「因為自己也是從偏鄉出去的,特別感謝當初的教練及老師。」上了大學後也把當射箭教練當成一個目標,他期許自己能讓學生們學到更多的不是射箭技巧,而是待人處事的觀念。

卓溪國小射箭隊教練高浩文。攝影/李明媚

回想起剛開始到卓溪國小當教練,高浩文說:「學生很常訓練不專心,所以有部分的時間都是在要求他們專心。」另外因為反曲弓是昂貴又高精密的儀器,學生有時在使用上會較粗心大意,造成器材耗損很快。剛開始遇到這些問題,會用口頭警告,告訴他們這個器材該怎麼用,警告他們練習時不專心會有處罰,讓他們知道自己應該要集中精力訓練,等到學生高年級的時候,就會用訓話的方式,或是跟他們講道理。

高浩文也提到,因為自己曾經是選手,在過程中也常看到自己以前的樣子,有時候也會想到,自己以前也做過一樣的事,所以很能理解他們。高浩文在教導學生時,會根據學生的狀況用不同的教導方式,因為有的學生喜歡被讚美,有的需要用比較嚴厲的方式去指導,高浩文教練的耐心指導,也讓學生們很喜歡,田楊橋也非常看重高浩文教練,也希望當他校長退休後,高浩文能繼續帶著射箭隊前進。

教練高浩文在調整瞄準器。拍攝/李明媚

培育國家神射手 超前部署是關鍵

中華民國射箭協會悉心栽培台灣射箭國手,不僅制定短中長程計畫,嚴謹備戰國際大小賽事,國內賽的國手篩選條件更是競爭激烈。中華民國射箭協會申訴評議委員會執行秘書長李水河表示,近年來有企業的贊助加乘,選手們在企業聯賽上有好的發揮空間與環境,以比賽代替訓練。透過舉辦各項射箭賽事,不但能穩固國內射箭的運動風氣,選手們水準的提升也讓他們得以望向國際更大的舞台。

台灣的射箭國手近年來在國際賽事上表現相當亮眼,射箭男團在2017年世界錦標賽中奪下男子團體的銅牌,更延續氣勢,在2020東京奧運上拿下男團銀牌,是臺灣射箭隊睽違21年來再度重返奧運金牌戰,寫下隊史新猷。而選手在賽場上穩定發揮,背後仰賴的是一連串的前期計畫,以及精密的培訓過程。

針對台灣射箭國手的培訓與國際賽事的備戰,李水河提到,射箭協會目前在國內有受幾個單位補助,並分為幾項計劃來運作執行。第一個年度計畫指的是國內的比賽與協會講習會運作的部分,賽事包含青年盃理事長盃總統盃三大年度賽事。男女選手只要在全國排名的前32強,就具備亞洲運動會的選拔資格。

110年全國總統盃射箭錦標賽現場。可看見年紀最小的國小組選手們,在賽場上自信展現其運動專長。攝影/林芳綺

另外針對培育未來國手的潛力優秀選手計畫(下稱潛優計劃),從20歲以下的選手當中進行挑選,尤其以年齡層落在高中、大學一二年級,較年輕優秀或有潛力的選手作為主要挑選對象。我國目前主要劃分出兩個計畫,分別是前面提及年度計畫賽事中,選出的國家隊選手負責專攻世界賽,以及潛優計畫亞洲隊的培育,主要指派參與亞洲盃亞洲大獎賽另外還有安排歷年暑期的職訓,來培養國家未來的選手。

還有國內企業聯賽的推波助瀾,及國家訓練中心為國家隊選手提供的資源和比賽經費,使選手參賽無後顧之憂。例如亞奧運世錦賽亞錦賽、世界大獎賽等國際賽事,都是要去到國外,花費會比較多,加上射箭有反曲弓複合弓的項目,且分成男女組,隨隊人員包括教練、防護員跟心理諮商師,出發一趟大概就有25個人,若是到歐洲比賽的話,一個人的花費差不多要新台幣二十幾萬,費用負擔十分龐大。

  • 反曲弓(Recurve bow)
    反曲弓與其他弓的分別在於上弦的反曲弓的弓弦與其弓臂有所接觸,相比同等擁有直臂的弓,反曲弓可儲存更多能量,使得射出的箭有更高的動能。因此,反曲弓可以比普通的弓造得更短,卻可保持其威力。反曲的弓臂能使弓承受更大的拉力,但射出箭時會產生更大的噪音。
  • 複合弓(Compound bow)
    使用現代的科學原理設計的弓,在弓的設計中加入滑輪來彎曲弓臂。複合弓的器材和反曲弓相比一般組件更多,特別在於瞄準器的配置上和一般反曲弓的規定有分別。複合弓的瞄準器可以加入放大鏡,另外還可以透過在弓弦上組裝的覘孔進行瞄準,從而提升其準確度,還有在複合弓的磅數上也有更嚴格的規定, 一般上限是60磅,而且複合弓因為比起反曲弓準確度較高,所以在比賽上距離也會有差別,而且瞄準的靶紙也會比起反曲弓的小。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李水河強調:「也許別人看到的部分是比較表面,可能就是有比賽有得名才會報導,但協會對於亞奧運的選手,培訓期其實是很長期的,像是2024年的巴黎奧運,現在早就已經在經營和規劃。」通常一個大賽在前兩年就開始規劃運作,並且一年半前就得執行。對於2022年杭州亞運,目前也已經進行到第三階段的決選,2021年底的兩場選拔與2022年1月,將決定出代表國家參賽的最終名單,備戰亞運也正在進行中。

 

延伸閱讀:

空手道好手文姿云 首次挑戰東京奧運

街頭次文化受肯定 滑板溜進奧運

打破框架 霹靂舞進奧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