歹路不可行!從黑幫到街友 陳自強的導覽人生

記者 莊依軒、蘇芸潔/採訪報導

他是亞洲地區第一位街友導覽員,同時也是一位雜誌販售員。今年71歲的陳自強,年輕時因為血氣方剛,在左營海軍服役時逃兵,後來加入黑社會幫派,在這段時間內犯下20幾個案件,也因此坐了23年的牢,陳自強曾說:「因為被關過2、30多年,關久了你會不會怕,一定會怕啊。」這也是他在民國90年後浪子回頭的契機所在。

這是陳自強帶導覽時,無時無刻拿在手上的書,裡面有許多陳自強自己的資料,還有導覽的內容。攝影/蘇芸潔

陳自強說,只要是學生找他導覽,他一律不收錢,當作做公益。在導覽途中也能感受到他非常樂意分享他的人生故事。陳自強還曾被詢問為什麼懂這麼多?他則是很坦然地回答:「因為我自己曾經是街友,所以我瞭解街友的生活方式。」

帶過很多導覽團的陳自強其實心知肚明,很多人會抄襲他的導覽內容,但他表示,3家都同樣賣滷肉飯,但做出來的味道還是有所不同。他還說:「我親身經歷過,所以講出來的東西還是比較有味道,他們來參加我的導覽團,就會錄音,然後學我講,連路線都一樣喔,但我才不怕他們抄襲。」因為這真的是陳自強曾經的生活方式,所以才有辦法講得這麼生動。

陳自強曾經帶過2、300個團的導覽,一團就是20個人起跳。照片提供/陳自強

現在在路上看到有人有刺青,早已是習以為常的事。「以前身上有刺青,不是藝術感,是黑社會幫派流氓的標記,你身上有刺青,就兩個字寫在這裡,流氓。」陳自強說,在民國6、70年代,傳統社會上的觀念就是,身上有刺青的人就是學壞的人。陳自強分享早期刺青是用1根筷子綁著5、6根繡花針,現代刺的紋路跟顏色都比較漂亮,也比較不痛。

陳自強年輕時混過黑社會,手臂上的刺青是他金盆洗手的證明。攝影/蘇芸潔

陳自強在台北地下街停車場暫住的期間,有個睡在陳自強附近的女街友,被三名30多歲的年輕人在車子旁邊喝酒,因為女街友長年沒有洗澡的緣故,他們聞到異味就想驅趕女街友,甚至出腳踹她。在一旁的陳自強就走上前去跟那三位年輕人說:「這位女生的街友,60多歲了,當你媽媽都可以,而且又是智障,你罵她,她聽不懂,根本不會理你,幹嘛踢她呢。」

旁邊當時也有其他看不慣這種行為的街友,紛紛過來打抱不平。三位年輕人見情況不利,丟下一句:「相遇得到。」陳自強當時不把他們當一回事,一樣回到自己睡覺的地方。

半夜兩三點陳自強睡覺時,左胸突然被不知道是汽車大鎖還是木棍打到吐血,旁邊的街友就把他送到台北車站一樓的交通警察派出所,之後送往中興醫院。但因為長期是街友,沒有錢繳健保,本來醫院想放著不管,是後來值班的主任醫師說先不管健保的問題,等社會局社工員上班之後再處理,最後陳自強才得以手術保住性命。

陳自強受傷住院時,因為長期當街友沒有收入,導致都沒有繳健保費,是萬華社會福利中心幫助他解決這項難題,得以讓他保住一條性命。攝影/莊依軒

陳自強住院期間,萬華區社福中心社工員曾幫他解決健保沒有繳費的問題,出院後也特地向社工員道謝,社工員也詢問他:「你以前前科很多,你找不到工作對不對?」並介紹清潔工作給陳自強,讓他稍微能度過目前的生活。

因為前科太多,在社會上難以靠自己的力量找到工作,因此社工員介紹清潔的工作給陳自強,讓他以工代賑。攝影/蘇芸潔

後來萬華區社區大學開辦導覽課,社工員就介紹陳自強參加。導覽課結束後,芒草心慈善協會也有提供導覽的平台,讓他可以開始帶團導覽。

今(2021)年因為疫情較嚴峻,沒辦法常常開團,所以陳自強又在社福中心社工的介紹下開始販賣大誌雜誌。雖然曾經走過歹路,但現在仍然闖出自己的一片天,陳自強說:「我不敢說導覽是回饋社會,主要是能夠讓一般人了解歹路不可走」。人生大半場走得如此曲折,陳自強並沒有因此放棄,反而是藉由讓更多人了解他的故事,來警剔所有有可能走歪路的人,希望讓他們改邪歸正。

只要有空,陳自強就會在傍晚時到捷運古亭站擺賣雜誌。攝影/蘇芸潔

延伸閱讀:

大誌雜誌!街頭無家者叫賣 贏回生活自主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