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中的台灣足壇 女子足球即將起飛

記者 鍾恩曜、方桉珉、林洸志/採訪報導

四年一度的奧林匹克運動會,是無數運動員一生中夢寐以求的競技舞台;同樣也是四年舉辦一次的世界盃足球賽,則是屬於足球員的最高殿堂。

全世界最受歡迎的運動項目,非足球莫屬。然而,在地狹人稠的台灣,排在前頭的還有棒球、籃球等其他球類運動,加上代表台灣的中華台北隊除1991年的首屆女子世界盃獲得八強成績外,近三十年皆無踢進世界盃決賽圈的紀錄。使得台灣人民頂多只有四年一度「瘋」世界盃,民間並未產生如南美洲巴西、阿根廷,乃至於西歐的英國、西班牙那樣的足球文化。

台灣足球風氣不盛,女子足球員更是少之又少。 照片提供/醒吾高中女足隊

世界排名前四十 女足挑戰世界盃

長年被戲稱為「足球沙漠」的台灣,近年來基層參與的民眾有逐漸增加的趨勢,前些年(2017)中華男足代表隊曾創下史上排名最佳紀錄(世界第121名),掀起一陣旋風。近幾年,則是女子足球有機會再將國內足球風氣推升至另一高峰。

相較於男足,中華女足代表隊有著全球排名前40的實力,其實更有踢進世界盃決賽窄門(原二十四強,2023年澳洲女子世界盃將擴編成與男子世界盃相同的32支球隊進入決賽)的潛力。除了排名較前外,台灣女足另一項發展優勢則為已經默默耕耘七個年頭之久的「台灣木蘭足球聯賽」,該聯賽從首季的四支球隊,發展至今不但擴增至六隊規模,更於2021年首度實施全主場制,以及三地同時開踢、同步轉播等多項突破,無一不是首開台灣足壇先例。

女子足球成長茁壯,可說是讓台灣足球迷看見一絲曙光。台灣足球發展協會名譽理事長石明謹表示:「轉播多,就會增加觀眾人數及曝光度。木蘭聯賽去年平均單場收看人數約五百人,其實與職業化三十餘年的日本女足聯賽的八、九百人相去不遠。」

台灣足球發展協會名譽理事長石明謹分析台灣女足發展優劣。 攝影/方桉珉

聯賽進步非一蹴可及 長期耕耘落地生根

木蘭聯賽能在八年內提升至今日規模,背後有著許多默默付出的無名英雄。聯賽勁旅台中藍鯨隊、同時也曾任中華台北女子足球隊的總教練呂桂花談到,她們除了結合台中在地國、高中基層選手,乃至於大學與職業隊的選手,形成一個完善體系外,同時也曾於2019年冠軍賽首度嘗試售票。為的就是建構出足球融入生活、走進社區的文化。

綜觀上述優點,台灣女子足壇看似前景一片光明,然而在基層教練眼中,也是有些根本問題必須解決。坐落於新北市林口區的醒吾高中,發展女足已有三十餘年。在總教練謝志君的帶領之下,早已成為國內國、高中女足強權。以個人長年帶隊經驗而言,謝志君感嘆:「場地(標準足球場)是一大問題。公園可見籃球場、直排輪場地遍布,甚至占地廣大的棒球場也有不少座。然而,一整個林口地區完全沒有足球場,甚至連鄰近的龜山、桃園也找無場地可用。」

謝志君曾有多次執教青年國家隊的經驗,圖為教練與中華代表隊錦旗合影。攝影/方桉珉
醒吾高中女足隊總教練謝志君在校服務三十餘載,不但建議校方成立足球隊,更率隊在短時間內晉升強權、獲獎無數。 攝影/方桉珉

足壇發展困境 教練們吐心聲

不僅場地稀少的問題,謝志君更認為,基層球員人數同樣也是根本問題之一。唯有更多基層選手,國家隊在選才時才能夠精挑細選出箇中好手。否則人才來源不足,對整個國家隊發展也不是好事。

基層選手的數量與素質攸關成人國家隊的發展。 照片提供/醒吾高中女足隊

擁有國際教練資格的呂桂花則認為:「教練素質相當重要,唯有好的教練,才能夠給予選手們更好的訓練,以激發出選手們的最佳表現。」此外,台灣足球環境大多以男性角度思考。若真要帶動女子足球發展,足球協會應當擬定長遠女子發展策略與訓練方針,並且貫徹、落實其計畫。呂桂花也建議能夠比照日本、澳洲等國確保一定比例經費發展女子足球。

前國家隊總教練呂桂花以圖示給予幾點足球發展建議。 攝影/鍾恩曜

為了不再讓足球熱潮只是曇花一現,使社會大眾不再只是四年跟風一次世界盃,而是讓足球成為你我生活之中茶餘飯後的話題。國家隊的精彩表現、職業聯賽的日新又新,乃至於基層足球的默默耕耘。台灣足球發展正在往好的方向慢慢前進,一旦上述問題一併解決,進軍世界盃決賽圈也許不再只是天方夜譚。

每日「津貼」僅五百 女足國腳好「薪」酸

國際賽事往往能夠激起民眾的熱情,也是凝聚國民向心力的一帖良藥。其中默默為國征戰沙場的「台灣之光」們,理應是國家捧在手裡的掌上明珠。然而,政府給予國家代表隊員們的待遇,卻微不足道。

2021年初,中華民國足球協會副祕書長焦佳弘率先點出,女足選手每日僅能獲得516元的補助金,引起知名足球球評暨台灣足球發展協會名譽理事長石明謹轉發該篇貼文,接著連聲呼籲政府必須正視國家隊選手的補助問題。事後,有數名關心此議題的立法委員試圖了解情況,欲透過可行管道提供協助。

談及當時發文背景,焦佳弘表示:「一月六日時,立法委員吳思瑤及劉世芳曾舉行一場協調會,會中教育部長潘文忠答應相關改革事宜。然而事後回到體育署執行時,又落入舊有框架思維,乃至於作法並無顯著改變。」焦佳弘更直言,若政府僅是不斷消費國家隊選手(如奪牌時便大讚「台灣之光」),制度面前景在哪?而這些選手們做出的犧牲(向正職工作單位請假、移地訓練長期與家人分隔兩地等),有能得到哪些補償?

中華足協副祕書長焦佳弘還原當時補助爭議來龍去脈。 攝影/方桉珉

礙於台灣特有的風俗民情,足球協會徵召頂尖選手為國爭光的同時,並不若歐、美先進國家視國手與國家隊為勞方與資方關係。隸屬於中華民國教育部轄下的體育署認為足球協會與國家代表隊員並非雇傭關係,因此政府給予的補助僅透過零用金或津貼方式發放。因為不認定其為薪資的緣故,因此每名選手平均下來的每日「津貼」才會僅五百餘元,換算每月所得甚至可能還不及原先的正職工作。

有鑑於此,本屆足球協會正、副祕書長重新審視給予國手們的合理待遇,將男、女足的每日補助費用均提高為一千元(男足原每日三百多元、女足每日五百多元)。除此之外,欲使體育改革更為徹底執行,政府單位(如:體育署)必須修正其既有的組織文化,並且正視自身(國家)所應承擔的責任。而非每當又有運動員在國際賽場上發光發熱時,才又第一時間跳出來消費這些「台灣之光」。

外籍好手來台助陣 提升國內競技水準

談到台灣女子足壇最具指標性賽事,非木蘭聯賽莫屬。而2020至今以來的最大天災「新冠肺炎」更是擾亂了全球體壇秩序。在這段疫情期間,全球諸多地方皆因疫情肆虐,導致賽事無法如期原舉行。先前防疫表現有目共睹的台灣,於2020年間仍舊如期舉行「台灣木蘭聯賽」,成為全球極少數能夠照常進行的女足聯賽。

也因如此,照常開踢的木蘭聯賽吸引到日本撫子聯賽一級好手若林美里(Minori Wakabayashi)、泰國國腳頌賽(Pitsamai Sornsai)、香港代表隊門將吳卓蔚等好手投入此賽事。外籍選手的加入,無庸置疑的一定會提升國內選手的競爭力及挑戰性,同時也大幅提昇聯賽可看性。

至於國內女足好手是否會因為外援來台而壓縮上場的機會,新北市醒吾高中女足教練謝志君認為:「在目前為止,我看是不會的。」像是台灣國內半職業隊的比賽,桃園國際隊在這種半職業賽裡一個球隊湊不到三十人,最後勉強只有十三人參賽,「出去比賽的人都不夠,怎麼會去壓縮到國內選手的上場機會。」

台中藍鯨隊總教練呂桂花談及球隊引進外籍好手的用意。 攝影/鍾恩曜

台中藍鯨隊總教練呂桂花則說:「一名踢過世界盃的選手(指頌賽),其基本技術之紮實,並且如何自我要求、訓練,以及她的敬業精神。這些都值得讓我的選手們借鏡。」

2021年邁入第八個賽季的木蘭聯賽,首度採取三地同時開踢並提供現場直播服務。加上落實主客場制度,吸引各地球迷進場支持在地球隊,或是透過轉播收看及時戰況。資深球評石明謹予以肯定:「這個絕對是對台灣是非常大的一個進步。」三地直播不僅跟上世界潮流,也是一個聯賽正常化逐漸被重視的里程碑。台灣女子足球也正邁向更好的方向前進。

 

延伸閱讀:

從幼兒訓練 翻轉台灣足球風氣

「原」力崛起 來義小將燃燒足球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