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獨有的文化風景 特色卡拉OK巡禮

記者 江采蓁、林承鴻、黃元秋/採訪報導

浪漫屋視聽歌唱城(以下簡稱浪漫屋)鄰近台北市林森北路,位於不起眼的停車場旁,但卻矗立著一塊顯眼繽紛的招牌,像一座屬於上世代的不夜城。在這裡,有一群人正在底下進行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狂歡,這些人大多都是六十歲左右的銀髮族,卻有著不輸給年輕人的熱情。

來到店裡的客人們正在隨著音樂跳舞。攝影/黃元秋

老闆娘:就是為了帶給大家快樂

浪漫屋老闆娘林詩敏回憶,起初她對於退休生活感到無聊乏味,某次報紙上得知有卡拉OK店面要頂讓,本就喜愛唱歌跳舞的她,便決定開始她的卡拉OK事業。她說,經營這間店的最大宗旨就是希望提供給退休的老人們一個乾淨、快樂的空間,讓他們能用最低消費來這練舞、唱歌。

她笑稱,浪漫屋的營運是一種半公益性的經營模式,錢賺多少不重要,浪漫屋存在的意義就是為帶給大家快樂,只要來的客人都能盡興而歸,她就心滿意足。

寬敞的空間提供客人隨興自由的跳舞。攝影/黃元秋
浪漫屋視聽歌唱城老闆娘林詩敏(左)正與客人歡唱。攝影/黃元秋

林詩敏表示主要客群以退休的公務員為主,店內並無小姐作陪,以及場地寬敞能間隔不同組的客人,因此不易起衝突,經營至今尚未發生任何衝突事件。店內常客葉小姐與陳小姐皆表示多數傳統型卡拉OK空間狹窄,但浪漫屋為一個能載歌載舞的好地方,既能活動筋骨,同時也兼具娛樂性。

不同於時下流行的大型連鎖KTV,傳統型卡拉OK也別具有另一番復古的風情。林詩敏回憶,自某次透過學生媒體採訪後,店內開始陸續出現年輕客群,吸引更多的年輕人來這裡打卡拍照,享受不同的歡唱新體驗。

店內客人開心合影。攝影/黃元秋

用歌聲聯繫感情 唱出在地人情味

位於台北市大同區的快樂歌聲歌友會,則由早晚班不同的老闆每日輪替經營,至今已營運二年。早班的老闆娘楊玉環表示店裡的氣氛溫馨和諧,主要客群大多都是退休的長者,彼此相處都像老朋友般見面時總會噓寒問暖。

店內消費模式單純,雖雇有「小姐」坐陪唱歌,但並無帶有任何情色的遐想,小姐主要的工作就是陪伴客人泡茶、聊天、唱歌,不須酒促也無業績壓力。楊玉環強調在她的店裡不論老闆、員工或是客人間都要情同家人,這樣才符合「快樂」歌聲歌友會的經營理念。

晚班老闆阿財(化名)已在卡拉OK產業耕耘十五年之久,當初創業是認為自己年事已高不適合在外就職,加上本身熱愛唱歌,因此開啟他晚年的卡拉OK事業。他表示快樂歌聲歌友會是他開業以來的第二間店,相較某些開在巷弄內的違法傳統型卡拉OK,這裡的店面有合法營業登記,店內使用的歌曲也具有版權並非盜版,他保證客人在他的店裡絕對能唱得快樂又安心。

阿財透露近年來,由於經濟不景氣,加上今年的疫情肆虐,已有多間傳統型卡拉OK面臨倒閉。在大環境的嚴峻挑戰,他表示只要營運上不至虧損,就會將傳統型卡拉OK的人情味繼續流傳下去。

問世50年 卡拉OK伴唱你我生活

出身日本的井上大佑於1971年發明最早的卡拉OK機,然而因歌曲著作權等問題,卡拉OK未能在一開始普及,井上大佑也未因卡拉OK專利權而獲利。1980年代中後期,歸功於CD儲存格式的普及,卡拉OK才開始在全日本流行,並在1990年左右風靡全亞洲,卡拉OK也在那段時期傳入台灣。

金擘聯合法律事務所合署律師王至德表示,早期民眾法律觀念不足,不知道卡拉OK需要取得合法授權,也不了解安裝在社區的卡拉OK是違法的。但伴唱機製造商及卡拉OK店家其實都清楚,這些伴唱帶遊走在法律灰色地帶,只是被告發的風險低,當時的警察對於這些情形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此鮮少聽聞有人使用盜版伴唱帶而被查緝。

2000年代後,如KKBOXSpotify等音樂串流平台出現,民眾開始能以較低價合法取得有版權的歌曲,也因此大幅減少使用盜版的動機。此外,市場出現「維權公司」,專門替唱片公司找出使用盜版歌曲伴唱帶的店家,再向其索取和解費,維權公司常派人喬裝成客人到卡拉OKKTV門市消費,取得證據後再提出告訴。因使用盜版的風險增加,較大型的連鎖KTV,便不敢再使用盜版伴唱帶。

到卡拉OK唱歌的民眾。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王至德分析,音樂著作權法的立法,及日益被重視的智慧財產權觀念,是卡拉OK產業消長的重要因素,傳統卡拉OK多是小本經營,可能無法負擔音樂版權費用,即使買得起,由於歌曲版權分屬不同音樂公司,可能也負擔不了多間公司版權費用。而現代大眾較注重隱私,消費模式改變,也轉而前往包廂式KTV消費。

現今網路科技發達,資源共享觀念產生,即便社會大眾具智慧財產權觀念,卻仍常出現為貪圖方便、低成本,而侵權的情形。許多卡拉OKKTV為了留住客人,選擇使用最低廉的方式,透過購買盜版音樂,取得最多樣化的歌單。王至德建議,假如智慧財產權得以大致分為商業使用與非商業使用,依照分級落實使用者付費,大型經營業者、小本經營業者及自用者,得利用相對的金額購買版權,便能稍微緩解歡唱文化中違反智慧財產權的猖獗。

K歌方式推陳出新 滿足消費者多元需求

現代社會大眾為忙碌生活疲於奔命,偶爾萌生進入KTV歡唱的想法,卻常因找不到親朋好友,或認為前往大型連鎖KTV開包廂價格太高昂又不方便而作罷。業者順此趨勢,發掘家庭式KTV、行動KTV電話亭KTV等歡唱商機,主打方便、隨時心血來潮就能一個人高歌一曲的模式,提供現代社會消費者的多元需求。

隨處可見架設於路邊的電話亭KTV。攝影/林承鴻

家庭式KTV將整個客廳搖身一變成為最豪華、舒適的KTV包廂,消費者可以依照家人喜好選配各式歡唱設備,最為客製化。除家庭式KTV外,自2018年起電話亭KTV在台灣騎樓下、百貨大樓,抑或是任何人群聚集的地方隨處可見,民眾只需要透過一首歌曲三十元到五十元不等的少許價格,隨時都可以利用零碎的時間進入唱歌。在密閉的玻璃空間裡,戴起耳機,拿起麥克風便能歡唱,不受任何限制。

傳統VS現代 歡唱地點任君挑選

許多愛唱歌的人都有一個共同困擾,就是歌友怎麼那麼難找?日本因應單人歡唱的需求,出現許多「一人卡拉OK」,故名思義,就是一個人也能開包廂唱卡拉OK的地方。不止曲庫豐富,設備也不馬虎,隔音、耳機都很講究,包廂外提供自助飲料吧喝到飽,對顧客來說是一大福音。蔡同學表示,台灣雖無一人卡拉OK包廂,但心情差時會獨自進入電話亭KTV大吼大叫,抒發壓力。

傳統型卡拉OK設備不比現代KTV新穎,但濃濃人情味,是許多忠實顧客唯一選擇。浪漫屋客人分享,自己去過KTV後,仍較喜愛傳統型,他表示,雖然傳統型卡拉OK的歌單較老舊,但很享受在開放式包廂與大家一起唱歌的感覺,感受著大家對唱歌的喜愛,並共同分享歡笑。

蔡同學則認為,唱歌是抒發情緒的方式,不管唱功好壞與否,享受開心唱歌的當下。特別是包廂式KTV的昏暗燈光營造了獨特的空間感,給人不分晝夜、不需理會現實世界的氛圍,相較用手機唱歌,KTV有存在的必要。

卡拉OK發明半世紀,演變出不同樣態,多數人仍選擇前往包廂式KTV消費。然而傳統型卡拉OK與現代KTV大不同,如何選擇才能唱得盡興,端看顧客需求為何。

延伸閱讀:

線上音樂興起 盗版猖獗重創產業

電話亭KTV 休息殺時間好去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