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收視平台崛起 賽事直播風起雲湧

球迷使用Line Today收看中職賽事直播。攝影/王騰毅
記者 王騰毅、湯檸、李宜儒/採訪報導
球迷使用網路平台收看中職賽事直播。攝影/王騰毅

過去收看球賽轉播,民眾多數透過電視或廣播,但近年民眾使用網路時間大幅增加,因此網路賽事直播也隨之興起。MOMO TV賽事製作部資深製作人陳瑤琦分析「民眾的生活習慣」,是促使網路直播大量出現的一大主因。他解釋,像現今通勤時,多數民眾會於空閒時間使用手機,也促成民眾利用空檔,觀看比賽的現況。

中職賽事線上轉播開紅盤 瞬間最高人數破2萬

比賽進行到關鍵時刻,瞬間收看人數常突破萬人。截取自elevensportstw 頻道
比賽進行到關鍵時刻,瞬間收看人數突破2萬人。截取自Twitch elevensportstw 頻道

以國內中華職棒(以下稱中職)賽事為例,中職官方於2014年發展「CPBL TV」網路收費直播平台,而其他平台在後來則陸續推出免費直播,吸引球迷免費觀看球賽。有球迷表示,在觀看網路直播時,可利用即時「聊天室」功能,與其他觀眾於線上針對球賽進行討論,能增添看球樂趣,也成為吸引球迷使用網路直播收看的誘因之一。

眾多免費平台中,由麥卡貝網路平台(以下簡稱麥卡貝)早期推出的「Lamigo TV」、現在的「爪TV」,以及 LINE TODAY等眾多平台,都屬於此類型。麥卡貝後台人員透露,中職本賽季例行賽直播中,爪TV的比賽平均觀看人數達6000人,到球賽後半段決定勝負時刻,更有破萬人於平台進行即時觀看,網路直播已然成為球迷非常重要的收看管道之一。

累積觀看人次超過十萬次,且觀眾可於網路直播時聊天討論賽況。截取自LINE TODAY直播畫面

此外,為吸引更多球迷,今年賽季,中職一軍的四隊球團皆在知名遊戲直播平台「Twitch」開設直播。中信兄弟球隊甚至自己經營頻道,其頻道的賽事主播及球評皆為球團相關人士,甚至球員或當天的嘉賓也會上直播台一起轉播,形成「主場台」的概念。

中信兄弟球迷表示,相較一般體育台頻道轉播,中信兄弟在Twitch官方頻道的轉播風格較輕鬆,也能看到自己喜歡的球員當球評。因此,只要是中信兄弟的主場賽事,就會優先選擇使用Twitch觀看比賽。

對於網路平台的興起,國立台灣體育運動大學運動資訊傳播系教授蔣任指出,由於網路直播成本較低,且與電視頻道不同,網路平台只需服務特定收視群,因此可專心經營單一賽事,而觀眾也會為了觀看賽事而去該平台收看。

蔣任說明,東森、TVIS及緯來等頻道,早期即投入運動賽事轉播,但目前只剩緯來體育台仍在營運。他分析前兩者的轉播內容過於單一,無法滿足觀眾胃口,間接導致後來的退出;而緯來體育台則是轉播多元賽事,服務的觀眾較大眾,因此得以生存,此論點套用至現在的體育台也適用。

體育頻道收視小眾化 廣告收益難以提升

然而,即使體育賽事網路直播模式興起,台灣體育媒體環境也存在需解決的困境。國內知名體育頻道FOX福斯體育台(以下簡稱FOX),長年轉播各項體育賽事,包括美、日職棒賽事和四大網球公開賽等。然而FOX於今年九月中旬,傳出因不堪連年虧損,無預警宣布將於年底撤出台灣市場,消息一出,令國內眾多體育觀眾感到錯愕。

福斯娛樂公司的體育台將撤離台灣市場。攝影/王騰毅

曾任資深體育媒體人,現為網路體育媒體TSNA執行長的卓君澤提到,台灣體育媒體由於受眾較少,因此相較於商業新聞台,經營上更為困難,「一則王建民的新聞若能達到十萬點閱,在體育媒體的標準來看,已是很不錯的成績,但和政治新聞相比,十萬卻可能是它們的基本量。」

無論對體育電視台或體育網路直播平台,廣告收益都為重要收入來源,然而儘管網路收視群增加,廣告的投放量卻仍不如預期。對此,資深體育媒體製作人馬爾斯(Mars)提及,201912強棒球賽為該年最大的運動賽事,廣告收益本應要亮眼,但實際卻非如此,他指出,搶到國內12強網路獨家直播權的LINE TODAY,去年竟只招到知名運動品牌愛迪達的廣告。馬爾斯感嘆,大賽事都無法順利招到廣告商,何況其他賽事,體育媒體的經營不易顯而易見。
 
此外,不只FOX,國內各體育台幾乎都面臨經營虧損困境,常需透過電視台其它部門收益來填補虧損,而網路頻道亦是如此。麥卡貝幕後人員透露,爪TV也是投入大量資金經營,但由於「期望能讓更多觀眾收看體育賽事」的經營理念,且爪TV還是能為麥卡貝其他部門帶來新的收視族群,因此仍會持續經營。

改變「吃到飽」付費模式 培育下一代觀賞賽事文化

面對體育台的沒落,MOMO TV製作人陳瑤琦認為,就文化層面而言,台灣早期由於國人傳統觀念與電視收費制度不完善,造就現今國內電視閱聽眾普遍無法接受付費頻道。1990年代,立法院三讀通過「有線電視法」,電子媒體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但快速發展的電視頻道,政府卻未能與時俱進制定配套收費方案。

根據2020年有線電視台收費方案,「看到飽」模式平均不到600元,體育台均含蓋其中,正是造成頻道生存不易的主因。
  
對此,陳瑤琦表示,國外多頻道電視業者可設計額外的付費頻道模式,但台灣人從小打開電視第四台就能看到所有頻道,導致民眾產生「為什麼要額外付錢去買頻道」的想法,從根本打擊「使用者付費」的觀念。
  
陳瑤琦進一步補充,要根治台灣收費頻道的環境,必須從下一世代的教育做起。他解釋,改善體育媒體環境,父母必須從小培養孩子對運動文化,甚至是各種文化的欣賞能力,才能讓孩子漸漸習慣要「付出合理的金錢去欣賞探究」。

然而,陳瑤琦也指出,在台灣鮮少看見父母帶孩子出門運動或進場看球賽,如此一來,運動就不易形成生活的一部分,自然無法培養孩子對運動文化的理解,也更加無法擁有「付出合理的金錢去欣賞探究」的正確想法。

以國內熱門職業運動賽事「中華職棒」為例,根據中華職棒平均觀眾人數統計,自2013年經典賽中華隊打出佳績和Lamigo球團帶頭引進主場經營模式後,國內球迷雖有回流,但平均進場人數,曾在2013年創下平均單場6000人次高峰,之後就沒有明顯成長。因此不僅未來世代觀念須培養,所有民眾也需要一起改變。

針對如何改善體育頻道的經營,體育媒體製作人馬爾斯認為,國民習慣會間接影響廣告商的投放目標。他直接點明,網紅是現在廣告效益最好的市場,是年輕世代最常接觸也最感興趣的,若想挽救台灣體育頻道,業者必須多加研究時下流行事物及閱聽眾的喜好。

SBL平日學生免費入場,進場人數卻不到100人。攝影/王騰毅

傳統電視被取代? 傳播學者:仍有其存在價值

根據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的委託報告顯示,網路收看影音內容使用行為分析中,高達89.26%的民眾對於使用網路觀看影音感到滿意,主要原因為收視時間彈性且可隨選收視,其次認為節目內容多元。而觸及傳統電視的人口類型多為中老年人,在人口替換的結果下,導致電視圈的收視人口快速流失。

近年掀起一波第四台「剪線潮」。資料來源/NCC(106107108109)、製圖/王騰毅

對此,蔣任認為,電視媒體不會因網路媒體的興起而消失,兩者間的關係雖有消長,但會呈現相輔相成的並存模式。對此,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教授蔡念中抱持同樣的看法,他說當初在電視媒體出現後,廣播媒體也被認為可能就此消失,但時至今日仍保有一席之地,因此電視媒體也是同樣道理,「老兵不死,只是凋零。」
 
電視媒體未必絕跡,但各家電視台為了生存也必須思考新的經營模式,對此MOMO TV製作人陳瑤琦指出,若各個電視台間在競爭之餘還能發展合作關係,將會對傳統電視產業產生助力。陳瑤琦認為,電視頻道間簽訂合約,並合作轉播大型賽事,就能打造出互利共生的環境。

數位匯流時代,國內電信業者中華電信MOD也推出新型態頻道訂購模式,客戶可依自己的收視喜好,購買特定頻道或方案。

以體育頻道來說,愛爾達電視台和MOD的合作已建立口碑,讓觀眾能直接將愛爾達電視台和體育賽事轉播做品牌連結,愛爾達電視並依性質分為三個頻道,觀眾可選擇特定喜好的體育活動項目進行訂閱,等於將選擇權交由閱聽眾掌控,回應訂戶個別需求。

蔣任和陳瑤琦一致認為,儘管用手機收看賽事很方便,但觀眾終究是「欣賞」賽事,若同時有手機和電視,相信多數人還是會選擇大螢幕的電視收看,能擁有更加舒適的觀賞品質。

MOD的啟動裝器為數位機上盒。攝影/王騰毅

 

延伸閱讀:

揮出夢想甲子園 大溪高中棒球隊之路

大數據時代來臨 科技走進棒球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