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驗光人員法》上路五年 七成業者仍違法

記者 黃建軒、陳澔緯、張品澤/採訪報導

《驗光人員法》201616日公布施行迄今已過五年,於十年期滿之翌日起,眼鏡業者必須通過國家考試,才能合法為民眾提供驗光服務。不具驗光人員資格,擅自執行驗光業務者,處新臺幣3萬元以上15萬元以下罰鍰。根據衛生福利部醫事司調查統計,全台現有眼鏡行7321間,而驗光所僅有2127間,因此目前仍有7成以上眼鏡業者仍屬違法驗光。

《驗光人員法》第56中針對既有業者所訂定的「落日條款」亦規定,五年內未考取驗光師或驗光生證照者,於十年期滿之翌日起,由登記機關廢止其公司登記之全部或部分登記事項,不得繼續經營驗光業務。

衛福部醫事司媒體公關葉子平表示,將驗光納入法規時,因考量到驗光屬醫療行為衛福部設立特考年限,在五年內舉辦五次特種考試。若五年都無法順利考取,驗光業務僅可繼續執業至202615日;另外若五年內皆未參加特考, 則只能繼續執業至202115日。

康寧大學視光科主任丁先玲認為,法案的通過一方面保障民眾在店面配鏡上的健康安全,另一方面也讓相關從業人員的專業被認可,可確保驗光業者維持一定的專業水準。

對於修法,資深驗光師梁展舒則表示認同,他感嘆道,過去《驗光人員法》尚未通過,眼鏡行業中常有「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許多快時尚眼鏡店內的驗光人員並未接受嚴格的專業教育及培訓,導致消費者配鏡後佩戴不適。

驗光醫療化 保障視力安全

中華民國驗光師公會全國聯合會執行長黃群宸表示,《驗光人員法》實際上是把眼鏡販售與驗光切割,將驗光專業視為醫療行為。法規通過後,主要影響販售度數眼鏡的業者;至於原先在夜市販售造型鏡框或太陽眼鏡等業者影響較小。他認為,若以保障消費者來說,這個法案的存在是有必要性。

《驗光人員法》 自公布後已施行五年,眼鏡業者必須通過國家考試,才能合法為民眾提供驗光服務。圖片來源/Pixabay

黃群宸說明,過去並沒有所謂驗光的專業科目,驗光與配鏡同屬一個行為,但其實早在30年前台灣就已有相關科系,在法規通過前這些學生無法與不具專業的驗光人員們做區隔。

黃群宸表示,《驗光人員法》通過後,在眼鏡產業中主要影響販售度數眼鏡的業者。攝影/陳澔緯

現階段驗光師也非通過考試後就可高枕無憂,丁先玲表示,根據《驗光人員法》驗光師每年皆需接受教育課程,以求與時俱進,這在法案通過之前並無強制要求。

珍世明眼科診所院長王孟祺表示,期望《驗光人員法》通過後驗光師職業會漸漸受到重視。她坦言,消費者到門市配眼鏡時常會忽略驗光步驟,認為眼鏡的價值僅在於鏡框與鏡片的價格,社會並未給驗光專業足夠的尊重。

「驗光就相當於量身的步驟,專業性很高」王孟祺比喻,配眼鏡就如同訂製衣服,需經過量身、剪裁、縫製,並非只有布料的價值而已。

王孟祺也說,有些國家對於配鏡在取得驗光處方籤的步驟上花費較高,相對於台灣過去並沒有這個觀念,且消費者時常僅以鏡框與鏡片的費用成本,衡量一副眼鏡的價值,並沒有考慮到驗光技術本身具專業性。驗光的過程有時也需半小時以上,其中花費的時間與專業知識都應算在一副眼鏡的成本之中。

未設立合格驗光所 屬違法行為

全國驗光所與驗光人員分佈對照表。資料來源/經濟日報、製圖/何元凱

然而,根據衛福部醫事司數據統計,目前有七成業者設立不具合格登記,屬違法驗光。黃群宸指出,目前還有許多店家尚未設立合格驗光所卻依然從事驗光行為,目前驗光師公會正積極呼籲及宣導,同時政府也將對此展開相關的稽查。

葉子平補充,未來將交由地方政府衛生局輔導,若是勸導多次未果,就會進行開罰。但他也坦言,因目前十年緩衝期尚未結束,並無法確定緩衝期結束後具體取締辦法。

黃群宸透露,公會的申訴平台預計將在六月上線,設立最大目的除了考量民眾端外就是會員端。事實上許多驗光師被迫非法執業,原因是資方不同意設立。

雖該法案已上路五年之久,但眼鏡行業中仍有大量業者未確實設立合格驗光所,導致民眾在驗光上仍存在一定的風險,對此未來政府相關單位也將積極稽查與進行開罰。

嚴格把關驗光專業 國考通過率逐年降低

根據「公職王」網站統計,驗光師考試由2017年首次舉辦通過率34.59%下滑至2019年只剩11.27%;驗光生考試通過率更由51.17%下滑至20.17%,並且報考人數也逐年減少。梁展舒亦表示,許多業內人士多次報考但尚未通過驗光人員考試。

根據「公職王」網站統計,驗光師考試通過率由2017年首次舉辦的32.91%下滑至2019年的11.14%,而驗光生的通過率亦由51.17%下滑至19.03%。資料來源/公職王、製圖/黃建軒

王孟祺說,有些人徒具專業能力,以前沒有《驗光人員法》,也沒有相關證照考試,然而過去無專業能力的業者亦可開設眼鏡行,業界對於驗光專業沒有一定的評估標準。

黃群宸說明,《驗光人員法》在制定時分為驗光師與驗光生兩個部分,驗光師屬於國家高考,因此規範及門檻相對較高,而驗光生則屬於過渡性的醫事人員,二者之間的區別就如同藥師與藥生一般。

黃群宸表示,《驗光人員法》裡驗光生的設立即是為了保障既有從業人員的工作權,因此驗光生的考試門檻相對較低,但驗光生的執業範疇已經可以處理絕大部分消費者的需求。

全台目前已有驗光師3567人,驗光生7714人通過驗光人員考試。攝影/張品澤

王孟祺補充,2021年之前,未接受過相關專業教育而開設眼鏡行的執業人員,可經由參與課程,報考驗光師或驗光生的考試。或在明年的落日條款到期時考取證照,皆可證明其專業能力。

黃群宸坦言,驗光師公會每年考試結束後都會檢視考試內容的難度目前看來,驗光生的考試難度並沒有太高。他也表示,驗光師的考試難度逐年提高是合理的。

對此,丁先玲則認為,在特考開放之初,既有的從業人員及科班出身人員皆會報考因此初始報考人數較多,再加上許多人已通過考試,報考人數相對逐年減少。

正確驗光 保護靈魂之窗

驗光這項業務已確立為醫事行為,但目前全台僅有不到三成眼鏡行合法設立驗光所。對此消費者面對市面上琳瑯滿目的眼鏡行,應當謹慎區辨,挑選合格眼鏡行配置眼鏡,以保護「靈魂之窗」免受傷害。

消費者應當謹慎挑選合格眼鏡行,以保障自身權益。攝影/黃建軒

對此,丁先玲表示,現今醫療設備先進,大多數店家皆有電腦驗光設備,但電腦驗光所得出的度數僅能作為參考數據,無法成為消費者配製眼鏡的最終度數。

丁先玲也說,電腦驗光雖可以驗出眼球屈光度,但電腦驗光機所測得的度數,僅能作為初步了解民眾屈光狀態的參考數據,並不適合直接當作最終驗配的處方,完整的驗光檢查應該要考量每個人的需求及健康狀況,再透過專業的驗光技術,找出每位受測者所適合的度數,唯有經過專業的評估,才能提供民眾一副在日常生活中看得清楚也看得舒服的眼鏡。

王孟祺認為,配眼鏡如同訂製衣服,即是選用名貴的布料,但量身不正確,穿上後多少會感覺不適。眼鏡亦同,自動驗光所量測出來的度數未必會是消費者實際舒適的度數,若驗光不正確,除了會讓眼睛產生不適,可能會導致屈光異常的問題。

王孟祺警告,若兒童配鏡度數過高,可能造成兒童的眼睛為配合過高度數的眼鏡導致假性近視加成。而成年人若度數配置不正確,老花的現象可能會變得更加嚴重。

「配眼鏡是非常客製化的」丁先玲說,鏡框的高低和大小及瞳距的差異皆會影響佩戴眼鏡的舒適感,例如漸進多焦鏡片就無法選用太小的鏡框。另外,鼻墊過高、鏡片距離眼球較遠及個人用眼習慣等等,需要依個人情況做考量及調整。

梁展舒也呼籲,未來消費者在配眼鏡時應謹慎挑選店家,可先於網路上查詢店家是否已合法設立驗光所,以保障自身權益。

當驗光成為醫療行為,期待驗光師的社會地位及專業性會比以往提升,或發展收費制。與此同時,民眾對於佩戴眼鏡的消費觀念也必須改變應謹慎挑選、尊重驗光的專業,自身視力安全也更有保障。

透過專業的驗光人員把關,方能保護靈魂之窗。攝影/陳澔緯

延伸閱讀:

隱形眼鏡雖方便 錯誤使用恐傷眼

控制近視程度 角膜塑型有利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