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紙紮漸衰 找嘸學徒承技

記者 黃瑞雯、林怡均、許庭綸/採訪報導

紙紮常見於宗教慶典喪葬場合,用以燒給神明或逝者確保其能享有舒適生活。但隨時代演變,產業面臨無學徒繼承及形式老舊等問題,導致傳統技術逐漸流失。因應此趨勢,紙紮品轉向精緻、客製化,甚至有業者一改風格、融合文創元素,讓民眾在選擇上更多元。

紙紮業者曾進隆說,他15歲時跟著師父拜師學藝,學成後自立門戶,轉眼已做了50年之久。在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民眾願意花錢將喪事辦得隆重,訂單也就較多。除了白事外,在慶典或普渡也會用到,加上作品尺寸較大,需由一群師傅共同完成,從事此行的人自然不少。如今,人們不像以往願意花大錢舉辦儀式,導致傳統紙紮物需求減少,人才和技術逐漸流失。

老師傅感嘆傳統紙紮技術正在流失,自己能做多久就會繼續。攝影/許庭綸

「自己還能做多久就會繼續做」,曾進隆感嘆,現代年輕人大多不願意從事費時費力的行業,何況自己做的又是傳統紙藝而非靠電腦完成的新型製品。加上有些傳統紙紮在製作時須先瞭解其中儀式和原則,如普渡用的水燈、廟宇建醮搭的神壇或者王船等,因此,願意繼承手藝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加上近年來新式紙紮興起,越來越多人傾向購買客製化商品,許多業者也紛紛轉型,改以製作創意商品為主,為的就是拓展多方客群、開發更多商機,同時,民眾也能以自己的需求訂做出專屬商品,甚至一圓亡者生前未完的夢。

面對這樣的衝擊,曾進隆表示,紙紮就像是蓋房子,得先紮穩地基、規畫出樓層結構後,再利用紙糊一層層黏貼上去,每一步驟都必須相當細心、耐心。因此,他堅持一步一腳印,不推出客製化服務,雖然會流失部分客群,但他相信依靠自己的經驗絕對能為客人製作出最好的商品。

傳統紙紮屋從設計到組裝全由人工完成。攝影/許庭綸

雖然傳統紙紮逐漸式微,但曾進隆並沒有因此被擊退,即使過去繁盛時期不再,他仍堅持著做到自己不能做為止,展現對於傳統手工藝的熱愛。

開發創意拼轉型 邁向現代精緻化

紙藝老闆林建江則認為,大環境不斷改變,產業勢必得與時俱進。民眾思維與從前大不同,現在大多喜歡新穎、有創意的紙紮形式,如歐風建築、電動機車,甚至是太空梭都有。因此,有別於過去固定模式,改依客人需求打造專屬商品,也成功開拓更多市場。

現代紙紮常依照客人需求製作出相關商品。攝影/許庭綸

此外,林建江說,台灣傳統思想上認為燒給神佛、亡者的東西「越大越好」,通常都會做到三至五公尺左右,甚至更大才能顏面有光。但近年環保意識抬頭,政府呼籲減香、減金政策,大多寺廟、殯儀館改用口徑較小的環保金爐,且只剩少數地區會在空地燃燒,所以商品尺寸也改良成精緻小巧的模式,並捨去塑膠、尼龍繩等致汙材質,達到環保及需求兼具的雙效果。

新式紙紮屋尺寸較小巧精細、現代,連內部也會裝上燈泡。攝影/許庭綸

「傳統無法製作出太現代與精緻的物品」,創意紙紮坊業者顏翰錡指出,這是兩代紙紮技術最大的差異。傳統工藝從設計、切割到組裝都由人工負責,現代則由電腦量測尺寸和3D繪圖後,再印製出來交由人工組裝。因此,基本上有九成的物品都能靠現代技術製作且還原度高,但價錢也隨之提升。

顏翰錡補充,現代紙紮就像是美術勞作一樣,完成構圖後,再交由人力組裝完畢即可。只要具備設計、電腦繪圖等技術的年輕人都可以勝任,不像以往必須學會傳統紙糊、折骨架等技能,因此,不擔心未來會無人繼承或技術流失,反倒要思考如何讓紙紮產業呈現更多不同樣貌。

林建江提到,社會模式和人們價值觀會隨時間不停改變,不論是哪個行業,若只堅持維護傳統模樣而未設法加入新元素,總有一天會被汰換。因此,保持傳統技術基礎和新式創意以及加入環境保護的概念,成為紙紮業轉型的重點。

新型紙紮產品搭配印刷在細節上也做得唯妙唯肖。攝影/許庭綸

台灣小吃化身紙藝 融合文創貼近民心

紙藝設計業者張毓軒表示,紙紮常被民眾與不吉利、喪事畫上等號,但事實上,它也可以做得非常精巧當作展品。而為了讓更多人看見此文化,她除了將作品客製、生活化外,也加入文創元素,打造得更貼近人心。

2017年時,紙藝於台南愛國婦人館出展,以紙紮工法結合文創策劃出三大主題,分別是富含歷史背景的安平古堡、以台灣小吃發想的珍珠奶茶童子、牛肉麵妹妹和手繪書法行李箱。張毓軒說,有些民眾看到金童玉女會感到恐懼,因此,在文創和傳統中調配,打造出可愛活潑的珍奶、牛肉麵童子,並保留腮紅特色和省去眼睛,讓民眾在紙偶的神秘感中,卻又能發現其玩味十足,與生活更親近。

台灣小吃融入金童玉女,神秘中又帶點童趣。圖片提供/紙曰微模型紙藝設計

此外,張毓軒曾於美術館和校園授課,教民眾利用紙張做出模型、紙雕,也替新人製作過婚禮紙花,甚至前往市集擺攤,為的就是推廣紙紮文化。她提到,已經有越來越多人能夠接受紙藝並了解紙紮其實不恐怖,反而能以各種樣貌呈現在生活上,不再局限於喪葬場合。

透過授課、動手做讓民眾對紙藝文化能有進一步認識。圖片提供/紙曰微模型紙藝設計
紙紮技術不再侷限於喪葬場合,也能製作出精美小物。照片提供/紙曰微模型紙藝設計

「雖然紙紮漸為世人接受,但未來如何傳承仍是一大挑戰」,張毓軒表示,製作紙紮對身體造成的傷害其實不小,因時間緊迫常常得熬夜,反而導致用眼過度、手部勞損。此外,培養人力更不容易,除了耗時長,學徒在學習過程中,也可能會受到家庭阻礙而中途放棄。價格上則因人力、技術等無形成本致使成品價錢較高,過去總會引來民眾的質疑,認為要燒化的東西為何得賣這麼高價。

因製功精細,價格往往也會比傳統紙紮來得高。圖片提供/紙曰微模型紙藝設計

即使如此,張毓軒依然非常用心對待每一樣作品。她笑說,如果做張偷工減料、黏貼不完整的椅子,結果讓先人坐上去就垮掉怎麼辦,所以絕對得細心、耐心製作。而每一次製作中,她也感覺像是在認識更多人、參與祂們的生活一樣,縱使祂們已經不在世上,但卻能透過紙紮物了解先人們生前所喜愛的事物。

隨時代演變,紙紮正在褪去恐怖色彩,不再只是當作陪葬品,還能結合文創元素以不同樣貌展現。張毓軒也提到,當初將工作室取名為紙曰就是希望能夠透過紙來對話。換個角度來說,每個紙紮背後都有一段專屬故事,甚至是家屬與往生者的最後一道連結,反倒成為託付心靈、撫慰民心的重要文化資產。

對家屬來說,紙紮傳達了無盡思念,也成為與故者之間的一道連結。照片提供/紙曰微模型紙藝設計

燃燒過程憂觸忌 籲:勿過度迷信

由於紙紮製品要價不斐,民眾總會存在許多疑慮,比方說先人真的收得到嗎、是否需舉行相關儀式又或者要挑選良辰吉日燃燒等。加上近年來,人們多半將紙紮與喪事、往生者做連結,讓不少人擔憂一不小心就會觸犯禁忌、惹禍上身,也為紙紮文化蒙上一層恐怖面紗。

「規則其實都跟日常生活一樣」,顏翰錡表示,燃燒紙紮品不需經過任何儀式,也不必特地挑時間,就像凡人一樣,隨時隨地都能付錢買東西。對於往生者來說,世人將紙紮品燒掉的動作就等於在替祂們付錢,只需要在燃燒前如同人間寄包裹般,於紙紮品上註明日期、逝者姓名和蓋上訂做者手印,先人就可以收到。

有些人則擔心紙紮處理過程中會觸犯禁忌,如供奉方式錯誤、人偶是否能開眼或法事如何舉行等。對此,顏翰錡說明,若是使用紙紮人偶確實要謹慎些。過去,清、明朝代的上流人家會佣請家境窮困的人來服侍,雇主也勢必會給予報酬。以紙紮來看,大眾熟知的金童玉女、僕人也是一樣的概念,因此,燃燒前必須先以糧食或香火供奉,讓紙紮人偶願意為往生者服務。

紙紮人偶的用途為服務過世親人。攝影/許庭綸

至於謠傳中,人偶一但點上眼睛就會具有生命,對家屬帶來不利。新北市雙和宗教民俗文化協會理事長翁敏杰回應,神明舉行開光儀式是因為要讓其附在金身上,才能控管無形靈體,而紙紮人偶確實不能點眼開光,否則恐招來橫禍。他補充,通常只在往生者立牌位及招魂時,會為人偶取名並請法師唸口咒招引祂們來照顧亡者。

紙紮人偶不會開光,但會為其取名並由法師唸口咒迎請。攝影/許庭綸

民眾透過紙紮傳遞思親之情,難免憂慮家人能否確實收到。顏翰錡就表示,處理上不必過度煩惱和擔心因為要燒給過世親人而蒙蔽在處處皆禁忌的迷思中。

水燈天燈改良發展 平衡文化與環境

新北市平溪天燈節基隆中元祭所放流的水燈,為每年萬眾期盼的紙紮藝品相關活動,每每吸引不少遊客前往欣賞。但燃放後的水燈、天燈是否會對環境造成影響,或因未燃燒殆盡而引發災害,皆成為觀光發展和環境保護如何取得平衡的一大問題。

燃放天燈雖為平溪重要文化,但也對環境造成破壞。攝影/林怡均

台北市環保局水質病媒管制科股長陳建良說明,水燈架構及外觀主要製材為竹子和植物纖維,燃放後會隨時間自行分解成碳,或在水循環過程中由微生物分解,對環境造成的汙染並不大。

中元祭施放的水燈會由水循環自然分解。圖片提供/基隆市政府

新北市環保局空氣品質維護科股長黃淑晴則指出,對平溪來說,天燈屬於文化資產,帶動了觀光活動、促進地區發展,較難強制限制施放。而目前能做的除了撿天燈殘骸兌換好禮、擬定天燈永續發展自治條例和未來向店家收取永續基金外,今年新北市政府更首度與文化銀行合作施放百盞永續天燈,共同為環境保護盡一份力。

永續天燈底座與傳統式不同,能夠在空中燃燒殆盡,減少殘骸造成的環境污染。照片提供/文化銀行

文化銀行市場開發經理徐嘉臨表示,傳統天燈無法完全分解,永續天燈則會在空中燃燒殆盡,藉此避免天燈殘骸掉落,造成附近民眾的安全疑慮。而永續天燈價格雖然比傳統式高出一倍,但能透過「以價制量」的方式減緩民眾施放數量。

永續天燈具備六大特色。圖片提供/文化銀行

徐嘉臨提到,過去,在地商家對永續天燈存有疑慮,較不願意合作,但在了解其原理、模式後,也逐漸接受天燈文化轉型。目前永續天燈及傳統天燈銷售量則約為六比四,顯現出民眾對於環保議題逐漸重視。

在觀光推動和文化保存上,雖然無法以政策強制規範,但在環保意識興起的時代中,民眾能做的就是配合宣導、減量施放相關產物,才能共同維護環境品質,讓生態永續經營。

延伸閱讀:

傳統戲曲文化創新轉變 開拓年輕市場

光汙染威脅健康 政府推「管理指引」

手工蒸籠老店 編織百年傳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