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挺粉紅口罩 讓孩子不被顏色框架

記者 賴心怡、黃潔文/採訪報導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發後,口罩成了民眾每人每日生活必需品,其中唯獨粉色口罩最具爭議,疫情期間就曾有小男生戴粉色口罩上學被其他同學議論而不願配戴等情況發生。各大品牌甚至是政府機關紛紛換上粉紅色頭貼,指揮官陳時中與政府官員們也特別在記者會上戴上了粉色口罩聲援。

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官員在記者會上全部配戴粉紅口罩。圖片來源/衛生福利部粉絲專頁

男藍女粉?色彩性別框架

長久以來,民眾對於性別氣質的認知總會與顏色掛鉤。傳統社會中男女性別氣質總被以「陽剛」、「陰柔」作為劃分,而男生配藍色、女生配粉色的觀念也深植在許多人心中。

從孩童時期就可以看到社會中常以「男藍女粉」為劃分的現象。攝影/賴心怡

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專案經理張明旭表示,以20年前發生的「葉永鋕事件」為例,在當時喜歡粉色的男生,是會被老師、家長甚至所有人指責,甚至以「你可以不要這麼娘嗎?」、「你可以好好當個男生嗎?」不這樣做就不會被欺負等言語,將被霸凌的問題歸咎在受害者身上。

而在20年後的現在,粉色口罩的事情一被提出來,隔天的記者會上指揮中心所有的官員們以及教育部長就通通戴上粉紅色口罩,為的不僅是告訴大家可以配戴粉色口罩,更是向大眾呼籲顏色沒有性別之分。

世界粉紅日 響應粉紅風潮

此次粉色口罩事件不僅有政府官員的作為,各大企業、知名品牌,藝人網紅們也紛紛換上粉紅色大頭照站出來聲援,而口罩製造商行銷企畫部經理周令怡也表示,為了響應指揮中心顏色無性別的倡議,在彩色口罩系列中也特別產出10萬片櫻花粉口罩給政府徵用。從這些舉動都可以看出各界對於粉色口罩延伸出性別議題的重視度。

政府機關、品牌、網紅紛紛換上粉色頭貼。圖片來源/公部門粉絲專頁

其實不只是台灣,早在2007年如同粉色口罩事件般,加拿大一所高中曾有位男生因為穿了一件粉紅色的POLO衫而被同學以「娘娘腔」、「同性戀」取笑。此事也令其他高年級同學替他抱不平,進而呼籲其他學生們一起穿粉紅色衣服表示支持。

爾後,「世界粉紅日」就此誕生,加拿大的學校裡也設立了粉紅襯衫日,在那天大家可以選擇一起穿上粉色衣服上學,除了反對欺凌行為,為的就是告訴大家可以自在地穿自己想穿的衣服、選擇自己喜愛的顏色。

社會風氣雖改變 性平教育仍需努力

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專案經理張明旭。攝影/賴心怡

以過去的經歷來說,可能很難想像中央疫情指揮中心或者是教育部長會願意為粉色口罩這件事發聲,甚至是這兩年,教育部長特地為了葉永鋕事件站出來,希望大家不再有性別的歧視及偏見,讓每個小孩都能自在的長大。對此張明旭認為,台灣已經往更好、更平等的大方向前進。

張明旭說明,20年來台灣性別平等的進步,其中包含許多人的倡議、女性主義的崛起及性別平等的教育等都是相當有關聯的,透過教育能讓性別平等的狀況慢慢提升,有認識就能減少恐懼及汙名,然而雖然情況有在改善,但台灣目前的性別平等教育尚未完全落實、教得還不夠。

而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主要透過政策及法律的部分在推動教育,與立法院及教育部溝通作改善,除了學校、政府機關內外,在與中央及地方上的合作及社會教育的部分,也會藉由投書、粉絲專頁的經營、拍影片甚至是開記者會等,在宣導性平教育概念的同時,也倡議台灣的性平教育能夠走得更深路更長遠。

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舉辦活動等宣導文宣及成果。攝影/賴心怡

延伸閱讀:

勇敢做自己 性別認同路漫漫

同志=弱勢?彩虹不停轉變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