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台唯一松煙墨廠 製墨技藝陷失傳危機

記者 沈麗容、李凱欣/採訪報導

文房四寶之一,水墨畫家梁震明指出,松煙墨為早期百姓家中必備的,適合用於寫篆隸;而水墨畫家作畫時也會用松煙墨為輔助。但隨著時代的改變與市場萎縮,手工製作松煙墨的技藝逐漸沒落。

製墨師傅陳俊天解釋,製墨當中最為費時的步驟是輾墨,全憑雙手的觸碰以及多年的經驗去感受墨團的完成度。攝影/沈麗容

  • 松煙墨:靠燃燒松樹時所產生的煙灰為主要製作原料的墨。

資料來源/百度百科

製墨工序都在空間狹小但設備齊全的工作室裡完成。攝影/李凱欣

挺過壓力 擔起傳承重任

接手全台唯一手工製墨廠近五年的製墨師傅陳俊天表示,願意繼承的主要原因,是因為台灣唯一擁有手工製作松煙墨技藝的父親陳嘉德受傷,他若不繼承,製作松煙墨的手藝將會消失。

他坦承,剛繼承家業的前兩年因頂著父親的光環,承受了不少壓力,在製墨的過程中常因缺少經驗而狀況連連,曾有過放棄的念頭,所幸得到各界的鼓勵,讓他堅持下來。

陳俊天表示,雖人手不足是產業發展上的阻礙,但他堅持不能因為利益與速成而打破傳統工序。攝影/李凱欣

薪火相傳 尋找下一代「鐵砂掌」

早期松煙墨製作技藝曾遭遇斷層問題,陳俊天指出,父親只把製墨技藝傳授給他,到他繼承製墨廠後,便開始招募年輕人學習傳統製墨技藝以解決失傳危機。他表示並不介意教授外人製作松煙墨的技藝,也不管學徒的未來發展如何,重要的是製墨技藝得以保留。

陳俊天表示,木模從陳嘉德製墨時期傳下來,已使用超過一甲子。攝影/沈麗容

現今文創風潮崛起,各界也逐漸將許多早期的傳統文化科技進行融合、創新,讓傳統文化獲得新風貌。除了客製化墨條,陳俊天也嘗試與大學生合作,利用3D列印模具,製出媽祖與象棋等造型的墨條,打破過去木製模具的刻板印象。

陳俊天透露,文創方面需要靠年輕人的協助去打破傳統的觀念。 攝影/李凱欣

技藝傳承上,梁震明認為傳統產業應該學習掌握媒體與主動發言權,利用網路適度地宣傳傳統文化,讓社會對傳統技藝產生更多認知。此外,政府機關投入師資到傳統產業或許能收獲更好的成效,但他強調,齊聚各界的努力是傳承傳統技藝最有效的方法。

 

延伸閱讀:

【攝影報導】不再「墨」守成規 大有製墨兩代堅持的手工技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