擲出下一個80年 台灣飛盤的現狀與展望

徐尉庭從國中開始接觸飛盤,參加過大大小小的比賽,也拿下不錯的成績,現在是中華飛盤代表隊的國手。圖為中華飛盤代表隊選手徐尉庭。圖由徐尉庭提供。
記者 洪旻延、褚秉毅/採訪報導

振臂一揮,輕巧的圓盤劃過天際,飛盤運動自40年代從美國引入台灣後,已走過近八十個年頭,除了成為民眾的日常休閒外也發展出許多專業競技,而中華飛盤代表隊也將於今年7月赴荷蘭代表台灣參加2020年世界飛盤爭奪暨勇氣錦標賽。即使已達世界級水準,這些選手們卻必須自費參賽,凸顯台灣相關資源的不足,這也是選手們和中華飛盤協會嘗試突破的障礙。

飛盤玩法多樣 休閒競技兩相宜

飛盤因為其輕巧、簡便的特性成為常見的休閒運動,在專業競技上也有多變的玩法。飛盤競技在國際比賽中分為個人賽和團體賽,個人賽包含了擲準、擲遠及飛盤高爾夫等,團體賽則有爭奪賽與勇氣賽兩項,其中又以飛盤爭奪賽最熱門。

飛盤運動在台灣發展許久,除了一般休閒外也有許多專業競技,圖為中華飛盤代表隊選手衛世杰在比賽中與對手攻防。照片提供/衛世杰、攝影/Ultirotate

飛盤爭奪賽又稱為終極飛盤,規則類似美式足球,選手們在場中四處跑動、彼此傳接飛盤,目標是將飛盤送入達陣區,是個非常重視團隊合作及策略的項目。前師範大學飛盤隊隊員邵暐婷表示,在錦標賽中,只有一個人強是沒有意義的,一定要整個團隊都強才有用。

飛盤爭奪賽是團體運動,非常重視團隊精神,圖為師範大學飛盤隊在練習完後圍成如飛盤般的圓,互相勉勵。攝影/褚秉毅

而勇氣賽有著和爭奪賽完全不同的氣質,顧名思義,勇氣賽十分重視勇氣。守方會以五人為一排形成一道人牆,並嘗試以單手接住攻方選手全力擲出的飛盤,過程非常刺激,而這也是台灣在國際賽中最擅長的項目,更分別在1994、1996、19982000年連續贏得四次世界冠軍。中華飛盤代表隊選手衛世杰表示,台灣在爭奪賽上的表現較不亮眼,他的目標就是為台灣贏得第一個飛盤爭奪賽世界冠軍。

飛盤競技無裁判 重技巧更重道德

台灣的飛盤運動深耕校園,從中小學開始的全國青少年飛盤錦標賽全國中學運動會等賽事,到大學間的交流賽及大專杯等,參加校隊和民間俱樂部是接觸飛盤最快的管道。師範大學飛盤隊隊員徐尉庭說,飛盤做為高技巧的運動,除了體能外,新手最一開始要練習的就是丟盤,這是一切的基本。

想投入飛盤運動,心理素質非常重要,由於沒有裁判,再加上飛盤比賽中經常發生激烈碰撞,選手在近距離交會時如何拿捏、有無犯規,一切交付選手自由心證。年僅18歲的中華飛盤代表隊選手江彥誠也說,他認為最重要的就是道德,這也是飛盤競技最重視的價值。

在飛盤比賽中沒有裁判,有無犯規都由選手自由心證,所以道德也是飛盤玩家們十分看重的價值。圖為中華飛盤代表隊選手江彥誠。攝影/褚秉毅

飛盤運動在台灣發展80年,除了因為沒有裁判而無法加入奧運,較難進入大眾目光等因素,台灣在資金和場地的缺乏更是限制其發展的主因。在缺乏資源投入的狀況下,選手們只能透過募款平台向大眾籌募比賽資金,而更多的重視及關注也是使他們能擲出下一個80年的重要關鍵。

國中就愛上 徐尉庭的飛盤路

飛盤在公園中隨處可見,卻鮮少有人看過真正的飛盤比賽。在台灣,飛盤競技雖然不被重視,但還是有一群願意為了飛盤努力練習的運動員。台灣在2019年亞洲大洋洲飛盤爭奪錦標賽中,勇奪青少年男子和女子組兩座冠軍。即便取得佳績,但目前台灣的環境對飛盤運動員來說,還因缺乏許多資源因此較不友善,使得飛盤依舊是小眾運動。

入選本屆世界飛盤爭奪錦標賽中華隊國手資格的徐尉庭國中就開始接觸飛盤。特別的是,他當時是籃球校隊的隊員,經過體育老師的輾轉介紹下,轉換跑道。當時對自己可以遠距離擊中目標感到非常驚訝,也就此開啟了他的飛盤生涯。

升上高中後因為學校並沒有校隊可以參加,於是只能和幾個同好報名新竹市內的比賽精進實力,課業和興趣兼顧的他也如願考上台北師範大學並加入飛盤代表隊。

徐尉庭從國中開始接觸飛盤,參加過大大小小的比賽,也拿下不錯的成績,現在是中華飛盤代表隊的國手。圖為中華飛盤代表隊選手徐尉庭。照片提供/徐尉庭

徐尉庭年僅19歲,就征戰過大大小小的比賽,其中令他最為印象深刻的是在2017年的台灣飛盤俱樂部公開賽,由於比賽中下起大雨,加上選手在草地上跑的十分激烈,不久後場地就都成了爛泥巴,很多人飛撲接盤後整張臉沾滿泥巴,還時常要喊暫停來清洗眼睛!即便過程很辛苦,但是徐尉庭卻覺得這一切都非常有趣。      

相較其他熱門運動,如籃球、棒球等,丟飛盤得不到太多的關注,對於運動員來說自然就少了一個投入的動力,但樂觀又自信的徐尉庭對此表示,飛盤帶來的成就感讓他不知不覺愛上這項運動,他也始終懷抱著熱情去努力練習,「不害怕跌倒受傷只為了完成每一次的傳接盤。」

即便年紀輕輕就代表國家出國比賽,但這背後卻沒有足夠的資源支持他,包括今年在荷蘭舉辦的世界賽,由於飛盤並非亞奧運競賽項目,飛盤代表隊長年是在沒有充足補助的情況下,選手須自行負擔些費用才能出去比賽,這讓還只是學生的小將們除了飛盤技術外多了一個需要憂心和顧慮的地方,他也期盼能多獲得些贊助和鼓勵,讓他們可以全心全意投入在練習中,成績或許能更上一層樓,替國家爭取更多的榮譽。

突破困境 飛盤的未來展望

飛盤運動雖已引入台灣數十年但一直無法如籃球、棒球等其他運動成為普及的競技運動,台灣校園中也僅有少數有以飛盤為練習項目的校隊,為達到飛盤運動的蓬勃發展,從學生階段開始培養就變得格外重要,不過這些學生將來能不能以飛盤擲出一片天,從校園走進職業都必須得到更多的重視和妥善規劃。

即便中華飛盤代表隊在國際賽屢獲佳績,但飛盤在國內的風氣仍舊不盛行,更別說要以飛盤做為職業去賺錢,徐尉庭表示,除了少數還是學生身分的國手外,其餘中華隊隊友都是在有主要職業的情況下參與飛盤運動,沒有任何一個能以飛盤做為本職,最多就是以開夏令營的方式賺點外快。

無論在體壇,或是運動資源等大環境中,飛盤競技都相當辛苦,儘管如此也還是有很多人努力的為飛盤運動盡一份心力,其中之一的中華飛盤協會致力於將飛盤推廣到整個社會,使飛盤運動全民化。

中華飛盤協會理事長彭俊橙表示,目前協會採取全面性的推動,只要是世界總會規定的項目都有在積極規劃,且中小學到大專每年都會舉辦比賽,但彭俊橙也提到場地租借問題是一大困難,飛盤競賽需要的空間相當大,場地約長100公尺、寬37公尺,因此較難尋找到適合比賽的場地。

儘管飛盤競技非亞奧運競賽項目,在補助款項不如其他運動來的多,但目前協會正積極努力的就是盡量讓選手有機會出去為國爭光,彭俊橙也指出,目前長程規劃就是瞄準2028年奧運能被提名參賽,讓台灣和飛盤都能被世界看見。或許離飛盤蓬勃興盛的那天還有一段路要走,但只要還有人在努力就要保持希望,期待有朝一日選手們都能闖出名堂,擲出屬於飛盤運動的一片天。

飛盤運動已引入台灣數十年,但受限於環境,仍難以成為主流競技運動,要突破困境,加入奧運是首要目標。攝影/褚秉毅

延伸閱讀:

運動員轉換跑道不「易」 堅持造就成功

擲出名堂! 台灣飛盤薪火盼能傳承

國中生快運動! 免試入學採計體適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