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工資連四再調漲!勞資雙方怎麼看

基本工資時新將自2020年調漲至158元,工讀生也會享有更好的薪資待遇。
記者 王品力、李撰之、陳芊妙/採訪報導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於今年八月十四日決議,自2020年起月薪從23100元調漲至23800元,時薪則從150元調整至158元。勞資雙方對調漲結果持不同意見,勞方表示調整幅度未達期望,未來應持續調升,補足先前凍漲缺口,資方則持反對意見表示不滿。
基本工資時薪將自2020年調漲至158元,工讀生也會享有更好的薪資待遇。攝影/李撰之
全國產業總工會秘書長戴國榮強調,應一次補足先前凍漲的缺口。攝影/陳芊妙
對於本年度調整結果,全國產業總工會秘書長戴國榮認為調漲幅度太小,即使自2016年以來連續調漲基本工資,仍難以補足19972006年間凍漲的缺口,依每人每月最低生活標準平均值,乘以就業扶養比的公式計算,目前時薪應調至169元、月薪29199元。
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計算,在台灣工資低於27075元就屬低薪,且OECD國家低薪族比例為15.9%,台卻超過20%,已邁入低薪困境。勞方期盼能提高偏低的起始工資,補足缺口、提升年輕勞工消費力,增加國家經濟能力,企業生意也能漸入佳境,形成良性循環。
成果未與勞工共享 恐成惡性循環
戴國榮指出,今年時薪調幅為5.33%、月薪為3.03%,月薪較時薪緩漲,甚至趨近停滯,進而衍生企業不再按時計酬薪資,改成支付月薪給部分工時工作者,以減少自身開銷,此舉雖未涉及法律責任,但已與勞動倫理的觀念背道而馳。企業獲利賺錢、經濟成長,卻沒有與勞工共享利潤,因此勞方才不斷強調要大幅度調足基本工資,避免所得分配不公、貧富差距擴大。
戴國榮強調,資方主張調整工資不應參考最低生活費的標準、民生物價年增率、勞動生產力等,但若排除上述最貼近人民的生產指標,工資調升將窒礙難行,影響邊際勞工,更難以提升國家競爭力,造成惡性循環。
  • 邊際勞工:一般指低技術、低學歷、身心障礙及中高齡工作者,亦即就業競爭力較差的勞工。但以資方角度而言,包含薪資、福利等「邊際成本」若等於「邊際報酬」,使資方聘請卻「無利可圖」,即為「邊際勞工」。

資料來源/方格子

外銷訂單負成長 轉單利潤增加有限
至於資方團體看法,中華民國工商協進會國內業務處長朱萍透過書面表示,工商界不建議今年調漲薪資的緣由,包含我國外銷訂單已連續9個月呈負成長、78月出口值大幅下降,及受中美貿易戰波及、利潤增加額度有限、我國出口值表現不樂觀等。朱萍指出,我國雖為轉單效應受惠國,但業者受到中美貿易戰影響,下單時被要求降價10%20%,造成訂單數增加,利潤卻無法回升。
在綜合考量下,資方認為企業負擔太過沉重,朱萍強調,企業同意保障弱勢勞工,但這不應完全由企業承擔,而是全體社會的責任,政府更該推出相應措施。資方也表示,期望政府能立法保障工商業者的利益,調漲標準除保留消費者物價指數CPI)年增率之外,國內生產毛額(GDP也該一併納入「應」參採指標,以更廣的面向去協定工資調整。
低薪現象未改善 台灣淪為「老人島」?
此外,針對國內低薪現象持續,戴國榮表示,工資不漲,將影響國家競爭力,讓台灣缺工問題日益嚴重,使未來產業人力空洞化、製造業外勞化、服務業低薪化,即便來日政府想產業轉型,年輕人也已經失去投入產業的誘因,選擇赴國外打拼,台灣恐淪為老人島。
朱萍則認為,低薪主因是國內沒有良好的投資環境吸引國內外企業,導致國民就業困難而開始外移,建議政府補助國民進修第二專長,增加勞工實力,調高基本工資並無法改善低薪問題。勞資雙方皆站在自身立場,考量最有可能延續台灣經濟的作法。

      1997年起凍漲基本工資10年,2007年後整體基本工資呈現上漲。資料來源/勞動部、製圖/王品力

調漲方式溫和穩健 雇主優先考量自行吸收
勞動部說明,基本工資的目的在於保障基層勞工生活,每年定期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討論如何調整。攝影/陳芊妙
基本工資目的在於保障勞工維持基本生活所需,於每年第三季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參考各社會經濟數據指標,由勞、資、政、學四方共同商議是否調整基本工資數額,針對今年決議調漲,勞動部主張調整方式溫和、就業層面無不利影響;服務業雇主也表示,人事成本增加確實有壓力,但仍在可負擔範圍。
勞動部透過書面回覆表示,民生物價上漲,造成消費支出增加,將影響基層勞工的基本生活,因此基本工資的保障至關重要、不可或缺。勞動部指出,基本工資審議國家經濟發展狀況、勞動生產力、各行業勞工工資等,以社會整體經濟為考量擬定調整數額,再由勞動部陳報行政院核定、實施。
餐飲服務業老闆陳柏堯表示,目前沒有計畫漲價,會自行吸收將增加的成本。攝影/王品力
針對今年決議2020年實施的調漲幅度,勞動部表示,是透過衡量消費者物價指數、國內生產毛額、十七項重要民生物資的年增率等相關數據,同時考慮中小企業的承擔能力後,得出的結論。為使調整制度更為健全,目前已擬定《最低工資法》草案,並於今年五月二十九日陳報行政院審查,盼以更穩定明確方式調整最低工資。
至於資方擔心調漲工資恐造成物價上漲、邊際勞工失業等疑慮,勞動部則回應,雇主因成本上升而降低雇用勞工意願,導致部分就業機會減少、失業率上升。但近年來我國調漲工資採取穩健方式,物價波動溫和,據相關數據評估,對就業面並無不利影響。
實際訪問受調漲工資直接影響的餐飲業雇主陳伯堯、租賃服務業雇主許毓倫皆表示,人事成本增加,有一定程度的影響,但就營運狀況來說尚可負擔,目前以自行吸收為優先考量,並無裁員、漲價等計畫,將按照政府決議,自2020年調整工資至規定數額。
工資再增企業難生存 學者籲調漲公式化
世新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陳菁瑤呼籲,將基本工資調漲公式化,以減少不滿聲浪。攝影/王品力
針對基本工資再次決議調漲,世新大學經濟系副教授陳菁瑤指出,自民進黨上任,基本工資調漲幅度高,消費者物價指數成長則不明顯,企業壓力確實不小;再加上勞動生產力並未明顯提升、政府卻強制調漲,企業可能因此削減勞工其他福利。陳菁瑤呼籲將基本工資調整公式化,減少雙方爭議。
2016年民進黨執政至今,已連續四年決議調漲基本工資,時薪從120元調漲至2020年的158元,漲幅高達31.67%,月薪漲幅則為18.95%
陳菁瑤表示,工資漲幅明顯,但消費者物價指數僅成長2.42%,且近來經濟情勢不穩、中美貿易戰導致我國出口表現欠佳,勞動成本再增對資方而言確實是一大負擔,尤其鐘點工、工讀生多的服務業等勞力密集產業狀況更劇。 
至於物價波動方面,陳菁瑤說明,這三年來產品售價調升約有20%左右,但工資漲幅達30%,企業藉此次工資調漲,補漲剩下的10%,也是無可厚非;工資成本和產品售價相互追漲,在貼近日常生活的便當、飲料等民生消費,民眾感受會特別明顯。
陳菁瑤特別提到,我國工資相對較低,反映出勞動生產力未提升,在這樣的狀況下硬性提高工資,可能造成勞工缺少保障。舉例來說,如果勞動生產力高,企業自然願意付出較高成本雇用;但若勞動生產力不足,政府卻強制調漲工資,企業可能會削減勞工的其他非薪資福利,例如勞健保、失業保險、餐費等,外包派遣勞工數量也可能增加。
此外,關於基本工資擬定制度,陳菁瑤點出,政黨輪替後,基本工資審議也會將原委員更換成較支持執政黨措施的委員,政策易朝執政黨想發展的方向通過。陳菁瑤呼籲,應比照油價調漲,將基本工資的調整以勞資都能接受為前提公式化,自然較不會有反對聲浪,減少雙方的對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