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隱憂 化妝品成分潛藏危害

化妝品成分多樣,安全性存疑。攝影/郭亭延
記者 王貝儀、陶郁瑩、郭亭延、林小筑/採訪報導

化妝品產業近年來蓬勃發展,據經濟部統計處的數據顯示,台灣2018年的藥妝零售業總營業額已達2106億元,約是2017年的1.04倍。但人們在購買化妝品、追求美麗的同時,容易忽略其帶來的危害。

藥品及化妝品零售業年營業額。資料來源/經濟部統計處、製圖/劉宴伶

化妝品成分疑慮多 恐傷害人體與環境

化妝品的危害通常與成分有關,影響對象包含人體和環境,但造成的損害是依成分異同而定的。如常見的聚乙二醇等化學成份,根據2013年化妝品調查委員會(CIR)國際毒物學期刊中公布,多項含聚乙二醇之化妝品的化驗結果,發現許多的產品中都具存在致癌物質與重金屬污染物。

衛福部對市售口紅、眼部化妝品含重金屬之含量研究提到,化妝品中若含重金屬,可能影響身體健康。攝影/郭亭延

2006年藥物食品檢驗局研究調查年報中,針對口紅與眼部用化妝品含重金屬鉛、鎘、砷含量的研究報告指出,重金屬易使細胞病變、免疫系統受損。人們常用的口紅中,有些就含有少量上述提及的重金屬物質。儘管台灣有《化妝品安全衛生管理法》嚴格規範,但長期下來對人體仍有影響。

此外,針對環境傷害,長庚科技大學化妝品應用學系副教授黃俊薰表示,不當的丟棄化妝品,如將其內容物倒入馬桶或水槽中,就可能造成水汙染。

  • 聚乙二醇:聚乙二醇(PEG),也稱為聚環氧乙烷(PEO)或聚氧乙烯(POE),是指環氧乙烷的寡聚物或聚合物。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 藥物食品檢驗局:2010年1月1日和行政院衛生署食品衛生處、藥政處、藥物食品檢驗局、管制藥品管理局整併,成立「行政院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2013年7月23日,《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組織法》施行,行政院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改組為「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天然不等於安全 安全劑量是關鍵

種種問題使人們對化妝品的安全性愈來愈要求,為此,業者也跟上潮流,推出天然與有機化妝品。但天然化妝品以天然為名,就代表產品中不含化學成分嗎?歐盟國際生態認證中心定義,產品中的天然成分達95%以上,即可稱為天然化妝品。 

儘管天然成分普遍被認為具溫和、刺激較低的特性,但也不保證完全不會有傷害。中醫師游景卉表示,如天然果酸、茶樹油就可能會使敏感的皮膚產生不適;另外,化妝保養品中常見的天然成分,中草藥萃取,也存在疑慮。

游景卉提到,有些中草藥在經特定反應後可能會刺激皮膚,造成負面效果。以具美白功效的白芷為例,其內含的呋喃香豆素在照射紫外線後易引發植物性感光過敏,使肌膚紅腫發炎,是中國已明令禁止添加在化妝保養品內的中藥材。

關於化妝品成分的危害,黃俊薰說,其實無論成分為何,只要過量都會造成傷害,因此安全劑量是很重要的概念。

化妝品成分多樣,安全性存疑。攝影/郭亭延
減少塑膠微粒危害  立法應與時俱進

除了針對人體,化妝品成分的危害還同時影響生態環境造成污染。像是已在2018年被禁用在各項化妝品與個人清潔用品中的塑膠微粒,就會對海洋生態造成巨大傷害。

塑膠微粒的汙染在於,這些顆粒會順著排水系統流入海中,被海中生物當作食物吃下肚,最後經過食物鏈循環再回到人體,可能會干擾內分泌系統與致癌,其危害範圍廣泛,引起各方關注。目前台灣已禁止在化妝品中添加塑膠微粒,但另也有鋁+PE製成的亮粉顆粒引起討論。

  • PE:聚乙烯(polyethylene)是日常生活中最常用的高分子材料之一,大量用於製造塑膠袋,塑膠薄膜,牛奶桶的產品,也是塑膠污染(白色污染)的主要原因。

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對此,海洋大學海洋環境與生態研究所助理教授曾筱君則認為,亮粉屬直徑較小的微粒,數量與其他塑膠製品相較較少,對海洋生物影響有限。同時她呼籲,若想減少塑膠微粒對海洋生態的危害,倒不如減少使用塑膠製品。

立法委員賴瑞隆也表示,目前立法是針對易流入河川的清潔用品做規範,至於其他產品,還有待評估。他說明,台灣開始重視塑膠微粒相關法規,是在2017年美國正式立法實施後,然而台灣因環保議題具在地性,在立法上無法完全比照美國辦理。

另外,法律的訂定除了依靠政府外,還需民間的配合,且一定要經過溝通與適應期方為妥善。賴瑞隆也期望,國內在這方面的立法能更主動先進,同時考量到民眾與業者的適應能力。

科技日新月異下,越來越多成分被研發使用,化妝保養品也不斷推陳出新,與此同時,也埋下危害的隱憂,因此,國內相關法規能不能跟上腳步就顯得十分重要。為此,台灣在2018年開始實施《限制含塑膠微粒之化粧品與個人清潔用品製造、輸入及販賣》規定,包含牙膏、洗髮精、洗面乳等日常的清潔用品都受到此法限制。

看不見的傷害 帛琉立法禁用防曬乳
防曬乳流入海洋恐怕加重珊瑚汙染。攝影/郭亭延

為了有效抵禦紫外線,防曬乳是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物品,更是去海邊遊玩的必帶品。但防曬乳中的化學成分流入海中會造成汙染,為此,帛琉已通過立法,預計在2020年全面禁用防曬乳。

觀光產業是帛琉的主要經濟來源,據帛琉政府2017年的入境旅客統計,遊客數逾12萬人。但隨著觀光人數增長,對環境的破壞也跟著提升,為此,帛琉政府宣布將全面禁止旅客攜防曬乳入境,以保護生態。美國夏威夷州州長大衛井下也在2018年簽署法案,將在2021年禁止銷售含二苯甲酮甲氧基肉桂酸辛脂等成分的防曬乳。

海洋大學曾筱君助理教授表示防曬乳中的二苯甲酮成分流入海中,恐破壞珊瑚生態。攝影/郭亭延

曾筱君提到,防曬乳中常使用的二苯甲酮會對珊瑚造成嚴重傷害,如白化與小珊瑚變形的問題。

另外,海水的流動大小也對污染的程度有所影響。因帛琉周遭的海流較為平靜,汙染也相對嚴重:而在台灣,墾丁也具備類似的條件。

「對比蘭嶼、綠島等海流較強的區域,墾丁的流況相對穩定,防曬乳較容易累積,珊瑚白化的問題可能會更嚴重。」

曾筱君強調,並不是蘭嶼、綠島等地的海洋汙染就不需加以規範,只是墾丁的問題更為迫切,應盡早擬定相關法令。她也建議,墾丁既然設有國家公園,適用國家公園管理法,以特別法規範,來保護珊瑚礁生態。

但不使用防曬乳,應如何防止紫外線的傷害呢?曾筱君說,在南太平洋小島的居民,多是使用天然的椰子油來進行防曬。她表示,使用天然的椰子油雖不能防止肌膚曬黑,卻能在減少傷害環境的同時,保護肌膚、減少曬傷的機會,並可以同時搭配物理性防曬(如戴寬邊的帽子、撐傘、穿長袖衣服)以減少紫外線的傷害。

 

環保與公益 二手彩妝品找回價值

彩妝品買太多卻用不完是許多人的困擾,如何處理更成為一大難題。為此,公益團體「寶島淨鄉團」與「她渴望」發起回收二手彩妝再利用的活動,避免直接丟掉所造成的浪費,轉而以二手拍賣與為弱勢婦女化妝的方式,賦予這些棄置品新的意義。

「寶島淨鄉團」的創辦人林藝表示,彩妝品的丟棄問題鮮有人關注,但此情況卻十分頻繁,以替彩妝品找回不被丟棄的價值為目標,團體開始舉辦二手拍義賣活動,貫徹減少浪費,物盡其用的理念。她也回憶,第一次獨立舉辦義賣當天雖氣候不佳,但響應的人數卻遠超預期,面對大家的熱烈支持,她們十分感動,也對推廣零浪費的理念更有信心。

林藝在收募二手品的過程中還發現,人們的實際需求與消費量是有一定差距的。她說,環保不是買想要的,而是買需要的。對此,「她渴望」的創辦人陳衍綸則表示,要避免浪費,最重要的是認識自己。

「她渴望」志工們整理物資的過程。照片提供/「她渴望」

與「寶島淨鄉團」不同的是,「她渴望」是藉募資二手彩妝為弱勢婦女化妝,使他們重拾自信心。陳衍倫說,在活動過程中,他們最常聽見的一句話就是「我已經好久沒有化妝了」。他提到,過去的醫療背景使他對這群特殊境遇的女性有更多的關懷,她們有的單親、有的受虐,大多已是傷痕累累,被現實壓的喘不過氣。許多人唾手可得的彩妝品對她們而言,是沒有能力也沒有心力取得的。

「她渴望」的志工彩妝師Angle則說,最感動與開心的,莫過於看見婦女們在化完妝後的笑容。她表示,還有跟來參加活動的小孩在事後被媽媽驚呆,差點認不出來,而能得到這些回饋,一切都很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