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瑞昌專訪】每天重新歸零 終得夢寐以「球」(下)

陳瑞昌描述作教練時的種種。攝影/葉豐瑋
記者 葉豐瑋、蕭惠敏、張至人、王彥婷/採訪報導
「被需要」的渴望

受到2009年的假球案波及,兄弟象不僅元氣大傷,球隊戰力也嚴重折損,陣中可用的捕手,更只剩下他和陳智弘,且當時陳智弘擔任捕手的功力頗受質疑,連時任兄弟總教練陳瑞振都直言,「從沒看過這麼差的捕手。」因此,陳瑞昌就在球員與教練兩個身份選擇之間,猶豫不決。

「其實我還可以打。」陳瑞昌語帶惋惜,但迫於年紀、傷勢,以及當時弟弟陳瑞振甫接任球隊教頭,可能會需要他在旁協助,陳瑞昌最終選擇高掛球鞋。然而象隊捕手人才匱乏的情況,在他看來還不只是普通的糟。

陳瑞昌擔任教練最重要的任務,就是負責培訓捕手群,但當時陣中可以放到檯面上的捕手只有陳智弘,以及剛轉隊進來、已待退的老將葉君璋。他甚至透露,陳智弘之前還被球隊趕去當投手,「因為教練看不下去,直接跟他說不用當捕手了」, 這對球員的自尊心,是個莫大的打擊。

「我那時候就在思考,我要怎麼成為一名被選手需要的教練」,陳瑞昌說,自己過去也曾經是個不被球隊需要的球員,但他從未放棄過自己。如今在陳智弘身上,他彷彿看到自己小時候的影子,因此也更加堅定,為了球隊、為了眼前這位球員的未來,他必須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幫助他走出低潮。

職棒競爭激烈,教練需為戰績負責。攝影/葉豐瑋

「他(陳智弘)有潛力成為一個優秀球員,但他缺乏經驗跟自信。」陳瑞昌認為,對球員而言,最直接的肯定就是數據上的成長,而對捕手來說,盜壘的阻殺率更是用來判斷一個球員好壞的主要依據之一,「我就跟他(陳智弘)約定,今年球季結束,他的阻殺率會在四成以上」,陳瑞昌也坦言,當時陳智弘壓根不相信。

隨著球季開打,陳智弘對於擔任捕手一職,更加得心應手,過去在春訓時所累積的實力,也逐漸展現出來,果不其然,那年球季結束,陳智弘的阻殺率上看四成,而這也使得他的信心倍增,成為象隊的主戰捕手;後年他又與陳智弘加碼約定,「單季阻殺率要在五成以上。」

眼看球季打了三分之二,陳智弘的阻殺率仍保持五成,卻在一次本壘攻防戰中,與統一獅的跑者郭俊佑發生嚴重衝撞,造成左肩鎖骨斷裂,當場送醫。

賽後,陳瑞昌趕往醫院探視,沒想到陳智弘竟見到他,第一句話就說,「教練,我可能沒辦法破你的紀錄了」(2003年,阻殺率0.565),讓他感動不已。即便是這時正在受訪的陳瑞昌,再度回想當時場景,仍舊難掩激動。

「等一下、等一下」,陳瑞昌語頓十秒,再喝了兩口水,情緒稍稍平復,才繼續與記者分享。「我怕我待會哭出來就好笑了」,他接著說,一位選手會講出這樣的話,代表他打從心裡服從你;對陳瑞昌而言,更是執教生涯中最難忘的一刻。

「他是我目前執教生涯中,最讓我感動的一個球員」,從一個可能會被球隊列入戰力外釋出的球員,到如今逐漸站穩腳步,成為陣中主力,更以超越他為最大目標,陳瑞昌直言,身為一名教練,最值得的就是這一刻。此刻他說,無論是當球員或教練,最渴望的都是「被需要」。

 

心心「象龍」 重溫舊夢

現在的球迷進到球場,最主要是享受比賽的氣氛,職棒早期的球迷,卻是把支持球隊的勝負放在第一順位。就舉中職早期支持度最高的球隊為例,每逢味全龍、兄弟象兩支高人氣球隊碰頭,就是票房保證,不僅「黃牛票」氾濫、雙方球迷頻頻叫囂,就連球員在場上也得拼個你死我活,「龍象交鋒」至今仍是許多球迷心中,最經典的對決之一。

陳瑞昌描述做球員時的種種。攝影/葉豐瑋

陳瑞昌回憶道,早期剛加入兄弟象時常客串外野手,曾經在外野守備時,一顆球都還沒接,就被看台上的球迷罵到雙腳發抖,「他們(龍迷)就是要影響你,讓你表現失常」。後來真的快要忍不住,去向隊上學長李居明請教,沒想到李居明回答他,「身為一個職棒選手,必須學會適時把耳朵關起來。」那刻他才體認到,職業球員的心理素質,非常人可想像。

如今適逢味全龍散20年,頂新集團三董魏應充公開拜會中華職棒聯盟,展現復隊的決心。對此,陳瑞昌樂觀其成,表示擴隊對國內的職棒環境是件好事,也是遲來的好消息,但仍坦言,「當時聽到味全龍要解散很錯愕」。

他也感嘆,經歷了這麼久,過去那些龍迷的熱情、那麼無怨無悔的支持,球團突然的一句解散,就化為烏有,確實讓太多人失望,「這也是為何龍球迷到現在都還放不下這件事。」

球打得好又如何? 陳瑞昌的歸零哲學

身為一個球員,自我要求是基本,陳瑞昌常對選手說,「你在練,別人也在練,但今天一旦你休息,別人仍然在練,那差距只會越拉越大。」十年前,陳瑞昌卸下球員身份,轉任象隊教練,後來離開職棒圈,也到輾轉到台北市立大學,擔任棒球隊教練一職。

曾受他指導的北市大球員邱邦認為,陳瑞昌確實要求非常高,「每當他來場邊督軍,球員們的皮就要繃緊一點但他也提到,比起許多教練,陳願意花更多時間和選手溝通,讓球員了解每項訓練的原因和用意,訓練起來讓選手可以有更明確的目標。

陳瑞昌教練對球員要求高,球場上的每刻都是平日練習成果。攝影/葉豐瑋

「有次比賽我被陳教練罵,那次印象很深刻,我想我可能一輩子不會忘記。」邱邦透露,那是在大專盃的一場比賽,前一天他單場四支四(四打數四安打),隔天並未先發,比賽開打後就在場邊與隊友練習揮棒、聊天,於是教練就把他叫過去,問他:「剛剛被打安打的是什麼球?」邱邦坦言自己當下有點分心,只回答:「變化球」。他永遠不會忘記接下來教練對他說的話,「昨天打四支四很了不起嗎?」

如今邱邦笑笑地說,其實自己剛聽到那句話的時候,心裡很不開心,覺得自己好像被教練誤會,不過事後他再想想,教練會說出如此重話,代表他真的很重視球員的態度。「陳教練時常叮囑我們球員,每天都要將自己歸零,也非常要求選手必須隨時保持專注。」所以被罵的情緒並沒有帶到隔天,仍與教練聊天打鬧、開開玩笑,他坦言,「陳教練真的教會我很多。」

陳瑞昌認為,大學生對未來的憧憬是好事,但如何把你的理想堅持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他不否認,自己對於學生球員會花比較多時間溝通,同是北市大球員的魏全就說,「陳教練在球隊中就像爸爸一樣」。

 

因為棒球 所以精彩

走了這麼一遭,陳瑞昌說,這輩子注定奉獻給棒球,「連兒子都是棒球員」。至於未來,除了陪伴自己的孩子們成長,他更提到,自己已達成了年輕時候的目標,因此希望能幫助這些球員們,讓更多年輕選手也可以完成自己的夢想,和他一樣在職棒戰場上發光發熱,「這樣就夠了。」

時光荏苒,踏入球場已逾30個年頭,「相信奇蹟、堅定自我」是他一生所尋,回顧當年一度差點放棄棒球路,陳瑞昌慶幸地說:「若選擇升學,我有可能成為一位學者,影響特定領域的人,但因為棒球,帶給我人生不斷的驚奇。」

相關報導:【陳瑞昌專訪】顛簸棒球路 苦練創奇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