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是賺錢天堂?外籍看護的笑與淚

外籍看護帶長者到公園休息。攝影/李依庭

記者 劉昱廷、李依庭、陳慕珊/台北報導

外籍看護帶長者到公園休息。攝影/李依庭

近年來臺灣的外籍勞工持續增加,根據勞動部統計每年約有23萬的外籍勞工入境,截至10月底,移工的在臺人數已達70萬人,處於高齡化社會的臺灣,外籍看護在外勞中比例高居第二,但他們的權益卻不易受到重視,高工時、低薪資且缺乏保障;外籍看護的議題,需要社會的關注與審視。

台灣外籍勞工總人數。資料來源/勞動統計調查網、製圖/王芳瑋

遭雇主虐待孤立無援 外籍看護強忍痛苦

來自印尼的泰莉,為了生計於2006年來到臺灣擔任看護,透過仲介公司找到雇主的她,第一份工作卻是她一生都不願想起的噩夢,當時泰莉在臺南的一個家庭工作,雇主並不重視泰莉的需求,除了禁止泰莉擁有手機,也幾乎不讓泰莉與印尼的家人聯絡,因為語言的隔閡,她也不敢跟雇主反映;加上工作時間很長,休息的時間非常少,泰莉向仲介公司求助,卻也只得到來臺灣就要忍耐的回應,隻身在異鄉的她,痛苦也只能往心裡吞,為的就是賺錢,回去養家活口。

臺灣高齡人口增加,長者在家需要照顧。攝影/陳慕珊

泰莉表示,在臺灣工作月薪約1萬9000元,遠高於印尼平均的4000多元,在臺灣只要工作3年,就可以在印尼蓋一棟平房,所以對他們來說,為了讓家人能過更好的生活,再多的苦也得忍耐。泰莉的個案或許只是外籍勞公工權益被剝削的冰山一角,還有更多類似事件被人們忽視,不論國籍,每人都應平等相待。

 

勞動部設多元管道 盼實質協助勞資雙方

工資的考量下,有看護需求的家庭,多數都會以外籍做選擇,卻因為語言、文化的不同,常常忽略了看護的權益,他們的工時、休假都不受《勞動基準法》保障,也因為語言隔閡,往往對於保障自身的法令不熟悉,無法為自己爭取更多的保障及權益。

勞動部跨國勞動力管理組專門委員蘇裕國表示,外籍看護目前在臺人數為25萬,而看護因工作地點分成了機構與家庭,其中家庭看護的數量已高達23萬,外籍看護的相關議題絕對是臺灣未來的一大要點。

蘇裕國說明對外勞的政策及配套措施。攝影/李依庭

針對移工需求,在2005年時,勞動部也推出了入出國外勞機場關懷服務計畫,計畫實行是在桃園、高雄兩大機場設點,除了入境的接機指引外,最重要的就是替所有入境的外籍勞工做法令宣導,在未來可能觸犯法律的界線上打預防針,讓他們對於自身權益的相關法規有更深層的認知。

勞動部也在機場設立諮詢臺,提供一個管道讓外籍勞工們在工作期間,若薪資、法令或和雇主發生爭議等,都可以經由此協助調解,不過這些外籍勞工在工作期間能出外的機會非常少,若真的發生問題,恐怕也無法到兩大機場投訴。

蘇裕國說,在2009年勞動部設立了1955諮詢申訴專線,這是個不論勞方、資方都能使用的管道,該專線也配有5種語言,讓各國語言隔閡,不成為保障權益的阻礙。而這些申訴電話大多都攸關勞資爭議、合約問題以及法律諮詢等,若發現有觸法疑慮,例如:性騷擾、性侵害等,則會在接獲申訴後,地方政府勞工局會接管了解,並由中央協助安置保護或轉換雇主。

 

設立專法窒礙難行 保障看護權益成疑慮
現代人工作忙碌依靠外籍看護照顧長者,只有假日才能陪伴長者。照片提供/黃燕招

政府提供再多的申訴管道,其實都比不過法律的保障,現今家庭看護不受《勞動基準法》的保障,僅能由勞動部提出一些規範讓仲介公司以及雇主去遵守。

蘇裕國表示,目前在看護休假的制度,是規範雇主必須讓他們工作七天要休假一天,不過這些家庭,往往都是因為工作,沒有時間親自照顧家人,才會有看護的存在,若是看護休假了,這些病患、長者可能就沒有人能照顧。

這問題使得七休一的制度窒礙難行,多數的看護也沒辦法得到足夠的休息。目前勞動部研議,推出「喘息服務」,針對這些沒辦法抽出時間讓看護休假的雇主,尤其是失能重症或老人照護老人等家庭,只要向勞動部提出申請,政府會指派替代的外籍看護,進行一天8個小時的照護服務,讓無法休息的看護獲得時間休假,同時看護好這些長者、重症患者。

薪資方面,蘇裕國表示,從民國104年至今,家庭看護的平均薪資為1萬7000元,遠低於臺籍看護的3萬元,會選擇外籍看護的往往和錢脫離不了關係,若是要提升看護的薪資,經濟無法負擔的家庭,恐怕就沒辦法負荷,若是這問題發生,長照政策也沒辦法保障下,長者、病患的照護,將會成為難解的問題。

原本研議訂定的《家事勞工保障法》一直受到外界的批評聲浪,保障法的內容攸關看護薪資以及工時等問題,在雇主看護雙方權益拉鋸下,如何在兩方取得平衡,仍是未來有待商榷的課題。

 

尊重文化差異 雇主與外籍看護共創雙贏

印尼籍的阿咪在臺灣工作多年,就是為了能讓家人有好的生活品質,平時在家的工作就是照顧長者、洗衣、煮飯等,她表示,在臺灣環境遠比家鄉好,不僅工作環境,薪資方面也優渥很多,不過因為語言的不同和文化差異,多少會發生一些衝突,但雇主多半都會體諒她,也讓她有足夠的休息時間,阿咪更說到,家裡的人都對她非常好,她也很喜歡臺灣,若有機會,會一直在這工作下去。

阿咪除了照顧長者也會幫忙做家事,樂在其中。攝影/陳慕珊

對於不同的文化若能有更多的體諒,許多問題都迎刃而解,雲林雇主林怡珊就是一個例子,家中因為工作繁忙,還有經濟因素,必須雇用印尼外籍看護去照顧長者,不過因為語言的不同,還有文化的差異,一開始磨合了非常久。她認為看護把家中的人都當成一家人,工作也很認真,對於有衝突的地方,林怡珊也告訴家人們,多體諒、用溝通取代爭執,才能建立雙方間的信任。

臺灣聘請外籍看護的風氣盛行,作為互利的勞雇關係,泰莉說,政府在這方面不一定要訂定專法,若能有更多的政策幫助,或是福利措施,能保障看護的權益,且雇主家庭有更多的體諒與幫助,也能讓遠赴他鄉工作的外籍看護更安心。

外籍看護與被照顧者常培養出好感情,成看護的台灣家人。攝影/陳慕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