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的學長姐每年都會精心策劃迎新活動,以期讓新鮮人的新生活能有個難忘的起點。攝影/蔡明圻

性別界線難拿捏 活動尺度惹爭議

記者 蔡明圻、洪采姍、宋亭玟、蔡承佑/台北報導

 每年九月,高中及大學校園都會舉辦開學季活動來幫助新鮮人融入新生活,為了拉近彼此距離,打破尷尬、陌生的局面,社團及系學會成員會使出渾身解數,設計、安排破冰活動。但由於每個人的身體認知與界線不同,一個不小心,學長姐的熱情安排,卻反而觸碰性平的火線,引發不少爭議。

 案例篇|景文、中原尺度過火  主辦學長姐送法辦

 去年九月,景文科技大學迎新活動,因遊戲尺度過大,女生脫內衣、男生脫內褲,並喊出具性暗示的字眼,造成參加活動的大一新生不舒服,事情經社群媒體揭露後,引爆討論話題。

 今年九月,中原大學工業與系統工程學系迎新同樣因遊戲尺度失去分寸,經該系新生在社群網站揭露後,亦引起討論話題。

 最後,景文科大主辦成員依妨害自由、妨害祕密等罪嫌被函送法辦。中原大學迎新活動目前雖尚沒走上司法途徑,但校方也表示將會更積極提醒、輔導學生,讓學生的熱情能以更恰當、相互尊重的方式展現。

新生在宿營活動中感到不舒服,卻受到校方漠視,轉而在網路上還原事情經過,藉以提醒其他新生注意,別受侵害。照片來源/Dcard(https://goo.gl/eDpL5P)
 兩性遊戲不強迫 八成學生可接受

 從高中到大學,為了讓新鮮人更快融入群體,社團或系學會多半會舉辦不少互動遊戲,像是大地遊戲、RPG解謎遊戲、營火晚會等,另外也會安排能促進異性互動的聯誼橋段,例如以男女為分組的團康、第一支舞(或稱雙人舞、土風舞)、合舞(男女一起貼身熱舞的表演)等。

 根據本報此次「高中、大學生對迎新活動的觀感問卷」結果顯示,約73.8%參與者表示類似活動中都會出現鼓勵異性接觸的橋段,如雙人舞等,可見這類的遊戲安排,常見於迎新活動中;且約八成的人都認為這類的活動設計並無不當。

透過問卷結果顯示,超過七成受訪者所參加的迎新宿營活動裡有鼓勵異性接觸的環節。製圖/蔡承佑

 世新大學新聞系林俊亨認為,每個成長階段和異性相處的機會、模式都不一樣,此類活動可以讓彼此認識,甚至有進一步交往的可能。問卷調查結果也顯示,大部分參加過的學生都認為,在這類活動中設置異性互動橋段並無不當,認為「可以拉近彼此距離」、「適當的肢體接觸是很健康的交流」,但也有約兩成受訪者覺得並不適當,認為:「有些人不喜歡跟不認識的異性接觸,恰不恰當要看帶活動者尺度的拿捏。」

受訪者林俊亨、郭家妤親自示範手語表演裡的「合手」,男生將手繞過女生的腰後,將女生的手牽起,雙方外側的手一起做手語的展演。攝影/蔡明圻
 個別感受差異大 兩成學生不舒服

 儘管有八成的受訪者都表示,這類的活動安排是可以接受的,並不會感到不舒服,然而,也有近兩成的受訪者表示會感到不舒服,不舒服的經驗包含流手汗、和對方的互動的過程感覺不好,甚至遇過被偷摸屁股、聽到猥褻的話……等。

 性平觀念未落實 救濟管道不管用

 此次問卷調查結果亦顯示,曾有不良互動經驗的受訪者中,約八成的人會向家人、朋友或是老師、輔導室尋求協助,可是僅9.6%的受訪者表示有幫助,其中約24%的人認為,得到的意見是「不舒服不要參加」、「不要在意」、「建議以後少參加類似活動」等,可見類似活動中隱含的性平觀念未來落實,且救濟管道也未能完善。

 給新生的建議|社會學習過程 懂得自我保護

 到底要怎麼看待類似的迎新活動呢?世新大學性別所陳立婷認為,若遊戲橋段是在缺乏信任及熟悉度的基礎下,活動過程的確有可能令人尷尬、不知所措;不過,若是在可接受的範圍內,這類的遊戲可視為社會學習的機會,但前提在於參與者有沒有公平的環境和足夠的機會表達自己的感受?參與者會不會因為自己的表現而被懲罰、排擠?畢竟這類比較幽微的權力運作是需要具有性別平等意識來檢視,活動才不會弄巧成拙。

 另外陳立婷提到,促進兩性接觸的橋段設計是否必要,也得從具體情境及當事人的感受來判斷。

 因此,她個人比較建議學生可多主動吸取性別知識,獨立去判斷,畢竟在進入高等教育體系後,大多學生已經成年人,專家或老師可能比較適合以輔導的角度介入,而非過度的協助,畢竟學生在校園外的社會生活是不會有人時時幫忙的。若活動過程中發生較嚴重的踰矩行為,陳立婷表示,如果活動設計不合理,社團或主辦單位內部除了討論並思考解決方式外,也應立即向學校社團輔導單位反映並尋求解決方法。」

 若新生在活動過程中遇到相關不舒服,或覺得受騷擾的行為出現,卻無專業人員協助,得向學校輔導室、心輔中心或班導師提出問題,依「性別平等教育法」第24條規範:學校或主管機關處理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事件,應告知當事人或其法定代理人其得主張之權益及各種救濟途徑,或轉介至相關機構處理,必要時,應提供心理輔導、保護措施或其他協助;對檢舉人有受侵害之虞者,並應提供必要之保護措施或其他協助。因此當事者不必擔心會遭受異樣眼光或是得不到應有的協助,凡向學校提出有相關事件的發生,學校則當立案處理,另處置之流程方式亦受法律所保障。
 主辦活動壓力大 尺度拿捏成關鍵

 為什麼迎新活動中,經常會出現兩性遊戲的活動呢?曾主辦育成高中愛育康輔社迎新的郭家妤認為,迎新中鼓勵兩性互動的橋段(如第一支舞等)是活動的重頭戲,可藉由這些團康打破同性與異性的小圈圈,讓大家更認識彼此;但並非所有活動策劃者都贊同這類的遊戲設計,文華高中青年愛心服務社的劉秀雯就認為這類的遊戲安排並不重要,她說:「因為不論是哪一類型的遊戲,在過程中一定會彼此認識,不一定要特別安排雙人舞、打公關來認識。可是對學長姐來說,這類活動蠻好用的,可以製造效果,打發時間。但如果我是學弟妹的話,我會覺得很尷尬。」

 此外,歷年來的傳統,也會是活動主辦者的重要考量,劉秀雯表示,過去學長姐都這樣辦活動,有效果也可以掌控時間,接手的幹部就算覺得活動沒必要,也不會隨便更動這些傳統遊戲,以免屆時出現問題。

 根據調查,通常迎新活動的主辦者自己也曾是參與過類似活動的人,對於自己舉辦活動的尺度,多表示「會拿捏尺寸,將以往別人辦過的活動加以改良,把不適合的地方拿掉。」

作為主辦者,大多數主辦方會以將鼓勵異性接觸的環節納入活動規劃的考量。製圖/蔡承佑
 給主辦者的建議|避免追求氣氛 忽略活動本質

 但如果活動中學員表示對這類的異性接觸感到不舒服時又該怎麼辦呢?東吳大學社會心理學系學會長潘俊傑認為,基本上主辦者事前都會避免易造成爭議或踰矩行為的活動,盡可能控制好尺度規範,否則對主辦者及參加者都會造成困擾,對迎新活動也會產生極大的反效果。他認為,像景文科大這樣的迎新活動,「絕對是個案!」是主辦同學沒有拿捏好分寸,才會發生這類的憾事,因此建議大家不宜以偏概全但應深自警惕。

潘俊傑指出,主辦方規劃相關活動都會有所拿捏,事先設想最適合學弟妹的活動內容。攝影/蔡承佑

 曾指導過許多高中康輔社團的中華康聯輔導聯盟執行秘書長張力堃亦表示,站在校方輔導的立場,在審核學生活動企畫時,一旦發現不合適的遊戲設計,就會請學生重新思考舉辦活動的初衷。他強調,迎新活動之所以會出現尺度過當的行為舉止,主要是主辦者的心態問題,主辦活動者忘記辦活動的本質,而一味的追求效果或氣氛,才導致擦槍走火的局面,造成學員不舒服及困擾。

 他強調,異性互動橋段的重點不該放在「異性接觸」上,而應該是認識新朋友,因此,他建議兩性接觸的遊戲設計不該老是牽手跳舞,而是多想想有沒有可以更正向,像是相互競爭、才藝表演等活動,既能讓活動更豐富,又能達到打破隔閡、認識彼此的效果。

 法律小百科

 「性別平等教育法」第25條:校園性侵害、性騷擾或性霸凌事件經學校或主管機關調查屬實後,應依相關法律或法規規定自行或將加害人移送其他權責機關,予以申誡、記過、解聘、停聘、不續聘或其他適當之懲處。

 學校、主管機關或其他權責機關為性騷擾或性霸凌事件之懲處時,應命加害人接受心理輔導之處置,並得命其為下列一款或數款之處置:

一、經被害人或其法定代理人之同意,向被害人道歉。

二、接受八小時之性別平等教育相關課程。

三、其他符合教育目的之措施。

 校園性騷擾或性霸凌事件情節輕微者,學校、主管機關或其他權責機關得僅依前項規定為必要之處置。

 第一項懲處涉及加害人身分之改變時,應給予其書面陳述意見之機會。

 第二項之處置,應由該懲處之學校或主管機關執行,執行時並應採取必要之措施,以確保加害人之配合遵守。